谢谢您,婶婶

谢谢您,婶婶

胡桐

眼睛向四周环视了一遍,却始终离不开我眼前这一幅精心装裱的十字绣,越看它,心里就越觉得那一丝回忆隐隐约约地又浮现在了我的思绪中

一来到婶婶家,一幅精美的十字绣画便展现在眼前:冬天来临了,远望崇山峻岭一片雪白,宛若一位沉稳而又持重的老人,满头白发,默默无言。此刻,它们怀中正抱着魔镜般的小溪,岸边,一只水鸟叽叽喳喳,像是一个孩子焦急地等待着下班后迟迟没有到家的妈妈。啊,多美的意境啊!

“桐桐,发什么呆呀?快进来坐!”我向婶婶对视一笑,继续看着这幅画。

婶婶似乎已经看出了我的喜爱,温柔地说:“孩子,是想要这幅画吧?”

向妈妈这一边望去,她似乎也不太同意让我收下,但此时这幅画对我的诱惑却比任何一样东西强烈!

“好的!”我不管一切,发出了压抑得比蚊子还要细小的声音。一时间,我惊呆了!却发现自己的声音脱口而出。“刷”地一声我脸红了,不敢看任何人。

我抬了抬头,又收回了自己那“不要脸”的脸,继续保持着沉默。

空气中穿梭着暖暖的气流

“如果你要的话,就拿去吧,没关系,我还可以再绣,没关系的!”说罢,便递过手中的那一幅精美的画,我,犹犹豫豫,但还是接了过来。

惊喜竟这般来临!

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不语。也不想和妈妈搭上几句,无语。顶着刺骨的寒风,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这样的一幅画面:夜深了,婶婶的房间里却透出了一丝微弱的光线,那是婶婶在绣着十字绣,只见她一手拿着针线,一手端着十字绣的架子,一针一针地缝着、缝着,而且,时不时地摸摸脑门,汗水从她的脑门上流了下来,可婶婶却丝毫不在乎,她绣得那么专注,那么一丝不苟

想到这儿,心里似乎有一股奇怪的东西一动不动地弥漫了开来,有些甜蜜,又有些忧伤,有些温柔,又有些慌张,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