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毛衣

外婆的

十月了,秋风萧瑟,该穿上外婆的手织衣了。

几根长长的线针,一滚滚的线,经外婆飞针走线,就变成了绒绒、软绵绵的衣。

在我的眼里,外婆是个能用线和长针变出衣物的魔术师。每到秋冬季,外婆的衣就派上了大用场,线裙、线裤、线衣外婆总是能及时为我们添置新衣,用那长长的、绒绒的线为我们织出了温暖的冬天。我早已习惯了外婆织衣时低头弓腰的专注模样,以及她织衣时的沙沙声。我在家里玩腻了,便给“魔术师”的表演增加点难度。一到下午外婆开始织衣的时候,我偷偷藏起了她的老花镜。在我看来,每根线都很细,没了老花镜肯定不行。谁知,外婆照样飞针引线,半天工夫,一只袖子就成型了。我忍不住问道:“外婆,织衣这细活儿,您不需要老花眼镜吗?”

“织衣就几个循环,重复下去,有什么难的?”外婆十几岁就学会了织衣,五十多年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金科玉律,那么多年过去了,怎么可能不熟呢。我顿时心生敬佩。

我一天天长高,一批批衣嫌小穿不下了,外婆的衣工厂总是立刻补上新货。外婆的针线盒对我来说是个百宝箱,我经常去翻弄半天。一天,我翻到了她的一个小本子,上面整整齐齐地画着六七幅图样,标好了衣服的长短数据,每幅图都不一样,我指着最小的问:“外婆,这是谁的呀?”“当然是你的。”“大的呢?”“也是你的。”“为什么大小不同呢?”“你一天天长大,衣服也要变大呀,瞧瞧你都快比我高了。”

的确,我长大了,衣自然也变大,外婆也要重织。一年又一年,她在小本子上也记下了我的成长足迹。

我感到衣橱里的衣不仅仅是衣,更是外婆对我的爱。我从小就被一爱包裹着,好温暖,好幸福。

点评:

一针一线织出的衣里,蕴含了外婆深深的爱。小作者懂得了这份深沉的爱,将这份理解和感激融入了字里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