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个“活土豆”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透过了树枝星星点点地洒在了我的温暖小床上,这时,我家的“一大霸”主土豆便朦朦胧胧地睁开了它那黑亮的眼睛。土豆用前爪刮着它湿漉的小鼻子,小屁股借着前肢的力量向上起,它伸了个懒腰,就一边摇着它的小尾巴一边小跑到我家的起居室来了,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戏剧……

戏剧名称:三打黄鸡蛋

上演地点:厨房餐厅

我一瞧土豆满嘴的口水,就知道它这个“小搀狗”又想着它的“梦中情人”——蛋炒饭了。唉,我只好拍拍它的小脑瓜,用我们俩通用的ET语言对它说:“你要是再把我的早饭也吃了,小心我让你尝试一次六楼免费飞天游!”我把土豆放在了它专用的早餐椅上,就把两个鸡蛋顺手放在了餐桌上,开始忙别的了。土豆一看我走了,就耷拉个小脑袋,一会儿用小鼻子嗅嗅那两个鸡蛋,一会儿用用小眼睛看看那两个鸡蛋,一会儿用小爪子拨拨那两个鸡蛋。最后,它把其中一个可怜的鸡蛋推下了桌子,开始用它的一排小牙牙把哪个鸡蛋壳咬破,然后用脚掌去挤鸡蛋的蛋黄,再用它那沙红的小舌头去添香滑的蛋清,最后它又把所有的东西弄的乱七八糟。我一打开厨房门,当场气绝身亡。

戏剧名称:智斗枕巾魔

上演地点:温馨卧室

我看着土豆时不时地打哈欠,也把我带到了梦精灵的城堡里。我抱着土豆一起钻进了被窝里,土豆在它的心里莫念着:一只小狗四条腿,两只小狗八条腿……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土豆在我的床上不停地翻滚着身体,活像一只自动翻烤的乳猪。它用锋利的指甲一勾,就让枕巾把自己的头裹住了,土豆好象感觉到自己被包住了,就用它有力的后退蹬着床单,它应该很闷,用牙齿撕咬着枕巾,平躺在床上“汪汪——”地叫起来,我一惊,连忙把枕巾取下来,用ET语言对土豆说:“就算你反省自己把鸡蛋弄碎了,也不用怎么自残吧?!

戏剧名称:土豆杀日寇

上演地点:浪漫客厅

晚饭后,我们一家四口在客厅津津有味地看着喜剧《举起手来2》,当土豆看到村民殴打日寇时,它也终于奈不住自己的性子,跳上沙发叼来一个带着帽子的军官玩具,冲到客厅中央就用牙啃,用爪子抠,我看着它的逗样,笑嘻嘻地用ET语言对土豆说:“豆豆啊,你也想苦练获得‘奥斯卡’金奖吗?”

怎么样?你喜欢今天的戏剧吗?我家这个活土豆可是会咬你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