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的老人

窗外,烈日下,是一位大概有80几岁的老人,骨瘦如柴!仿佛一阵轻风就可以将她单薄的身子刮走。时间在她脸上留下了一道比一道深的皱纹!岁月已将她原来的身子逼走了形。让她陀了背,跛了脚……但她唯一能让人惊奇的是她的眼神,总闪动着一种东西,我却无法言语……

无论春夏秋冬,烈日阴雨。她永远都是那一身“装备”。头戴一顶用零碎线织成旧帽子,身穿一件深红色绣着暗花但又有些发黄白色的棉袄,下身则是一条已经发了皱的裤子,一双破旧、满是补丁,但明显还有着小洞的解放鞋。她总是一手拿着一只硕大的口袋,一手握着一根竹篙,在草丛中寻找着……

窗外,是我们学校的后山坡,坡上长满了乱蓬蓬的杂草和几株不起眼的小树。不过最多的要属密密麻麻的荆棘,蔓延了山坡的每一个角落。在我印象里那里只有鸟儿飞来飞去,从来没有同学去那里玩耍。因为那里太危险。然而,那位捡破烂的老人,却在那里来回的攀爬,不论是那道坎,哪条沟,那位年迈的老人都要“亲身感受”一下,从来没有后退过!

记得有一次,她用竹篙拔开挡在她前面的荆棘,意外的看见不远处有几个丢弃的纯净水瓶,她欣喜若狂,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满是激动。她开始缓缓地、小心翼翼地向那边迈去。放稳了第一脚,才踏出第二脚,就这样,她做着同样的机械动作。但俗话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足”。由于地面是陡坡,再加上她本身行动不便的双腿。结果一脚没落稳,踩了个空,就从上面那道坎一下子摔到下面的那块石板上,落入了荆棘网丛中。爬出来时,她的线帽子没了。破旧的解放鞋也掉了,手和脚被那些无情的刺划破了,我透过这扇玻璃窗,我清晰的看到她在手在不停的流血,膝盖已经红肿了。她挣扎着在地上打着滚儿,好不容易才坐起来。她用嘴含着鲜血淋淋的手。用她的唾沫抹在红肿的脚上,我知道,这是我们农村人特有的治伤办法!

她顺手抓住一把草,再次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没想到那些长满锯齿的草叶又给她那双已经鲜血淋淋、皮包骨的手增加了新的一道伤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多久……她终于爬到了那个她想去的地方,仿佛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用力抓住那几个破瓶子,紧紧地抓住,生怕它们会掉下去,失消失。隐约地我可以看见那些瓶子上沾满了血渍。她看了看我,开心的笑了,虽然她已经脱落了牙,但她笑得依然很灿烂。看到她眼里泛着泪光,那是开心的眼泪!还是痛楚的泪水?我想我是分不清了。我的眼泪终于惹不住从我脸颊划落了,模糊了,模糊了我的视线。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终于懂得生活的辛酸,知道为了生活,有多么的不容易……

回想,在我们那个贫穷的小山村,祖祖辈辈都靠种田维持生计,除了把粮食搬到购粮处换得一些零钱外,基本上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想着父亲为了供我们兄弟俩上学,外出打工赚钱,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想着母亲怕我们挨饿受冻,没日没夜的在田间劳做。想着哥哥拿着鲜红地大学通知书时,却流着眼泪的无可奈何。想着每个月收到父亲和哥哥寄给我的生活费,我却拿着乱花,想着母亲做了好吃可口的饭菜,我却生气说:“不好吃,我不吃!”如今,想起来,我已经是泪流满面,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的不懂事,有多么的不听话,多么的没有良心。

高中三年的生活,她就这样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不论在哪里,我都能看到,一顶破旧的红帽、一件破旧的棉袄、一双破旧的鞋……在我视线里出没。我没有排斥她,更不会故意躲开她,我们碰面会用相同的微笑来慰问对方,会用简单的语言来表达我们心里的想法。

不论未来怎样,我都要感谢她,感谢她在我生命中出现过,感谢她在无形中为我上了人生中最难忘的一课,感谢她给了我最深的感悟,请让我在这里为她祝福:亲爱的老婆婆,祝福你一生平安,健康,幸福!谢谢你让我重新找回了自我,让我那颗被湮没的心,从新散发出湿润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