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桌 450字

“哗啦——”“老师,老师,任天梁把桌子推翻了。”望着同桌任天梁的超级“牛脾气”再次发作,我不禁想:今天就要换座位啦,千万别再跟任天梁坐了,愿上帝保佑我。

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沈璐奇和任天梁一起坐。”老师思忖了好久,终于说出了一句令我大跌眼镜、欲哭无泪的话。“沈璐奇,恭喜恭喜啊!”胡英琦嬉皮笑脸地说,满脸写着幸灾乐祸。唉,我命真苦!我伤心地想。回想起上学期的事,我仍记忆犹新。同桌一张“小白脸”,一副蓝框眼镜,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看都像一个好学生,可没想到他却有着很多“臭”习惯。怎么说好呢,反正他属于那种上课在沉默中死亡,下课却在沉默中爆发的类型。

“丁零零——”上课铃响了。任天梁拿出他的图画本,在上面一笔一画认真地画着小人,还一边喃喃自语:“呀刀,呀刀。”反正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找个世界高级翻译官也难懂。“喂,给我看看好吗?”我试探着问。“不行不行,这可是我的全部家产。”他说着,便把本子使劲往里移。“这么小气呀!”我生气地说。“嘿嘿,我知道你在用激将法,我偏不吃这一套。”同桌一副很得意的样子,不一会儿,又转入他的画画中去了,又是“呀刀,呀刀”个不停。

“丁零零——”下课了。此时的同桌又变成了一个话篓了。“嘿,你梦幻西游几级了?”“什么?一级菜鸟一个!”“你真没用……”“去玩啦,任天梁!”当沈哲伟出现时,同桌就好像变成了一只乖乖的小狗:“奸啊!”“任天梁,你的铅笔盒呢?”同桌的超级死——鲁彦升说。“在你那儿吧?”同桌似笑非笑地说。“谁说我拿了?”这种在我眼中早已过时的游戏,却被同桌玩得不亦乐乎。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不用说,一定是我的同桌在用他那超级“好嗓音”唱《月亮之上》。

至今我都弄不明白,同桌怎么会跟沈哲炜、鲁彦升变成死,为什么他上课不喜欢听讲,为什么他喜欢打打杀杀……他像一只怪葫芦,永远都让人摸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