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遥远的2050年,妈妈生活在一个座座荒废的高楼聚成的部落,那时的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

昔日漂亮的河流妹妹如今全身乌黑,阴霾密布的天空姐姐也早已不再温情。幢幢荒废的高楼是妈妈孩提时代嬉戏的经常去处。攀爬高楼觉得累了,便倚在电线做成的秋千上荡荡秋千。抬头随处都是涂鸦,晃到高处,妈妈把头仰过。“咦?那是……”一点亮亮的颜色在远处眨着眼睛,闪闪的。妈妈身轻如燕,一跃而下。凑上前去,仔细思忖,好像在…。对了!在家里的一本古老的书上见过,好像叫“芽”,于是妈妈捧着这抔土,痴痴地望了望这广袤的大地,回到了家。

从这天起,妈妈家里挤满了看热闹的各个部落的人,大家走到哪都在谈论这个奇怪的东西。一个突如其来而且神秘传奇的东西,没有人真正能一探其究竟,于是请出部落的最老的酋长来辨认。

那天,永远愁脸的灰色天空依旧灰暗,永远流淌的黑色河流依旧黑的深沉。老酋长缓慢的走上圣坛,抬头望天,四周是肃穆的人群。妈妈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个奇怪的东西走向前去,老酋长目光突然变的炯炯有神,眼睛里绽放出闪电般的光,慢慢扫视了一下灰暗的四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这…,这,预示着新世界的到来啊。”大家疑惑不解,酋长接着说:“2012年,在我们之前的地球第五代人遭到毁灭,几乎所有千百年来的人类文明经历了一场浩劫。而这个芽原本是属于那个已经毁灭的世界,没想到,会出现在我们这个世界。大概,这也预示着一个新世界的到来。看,这个东西的颜色是绿色,多么美啊,那是生命的美。”于是,大家将这“芽”珍藏起来,并按照老酋长的指示呵护这个“芽”。

一天一天,“芽”悄无声息地舒展延伸,叶片越长越多,越长越大,茎杆越长越高,越长越粗,变成了老酋长所说的“树”。那绿色鲜亮,翠色欲流。然后那绿蔓延开来,大家把部落移到了这绿中。离开了闲置的废墟和遍地的垃圾,妈妈生活在一片绿色中,有了绿化家园,有了绿化道路,有了绿化食品,有了绿色通道,还有了绿色心情和绿色行动。

由的河流象征着成长中的生命,自然的天空包容着性灵的河山。在深绿与浅绿相逢的地方,妈妈邂逅了爸爸。然后,就有了我,再然后就有了我们。我们时常带着演绎生命和绿的“芽”走向圣坛,倾听老酋长为我们世界虔诚的祈福:第五代人类以利益为驱动力的行为,在盲目乐观与荒唐的欲望驱使下,使自己生存的地球毁灭,那是宇宙间最大的悲剧。我们第六代人一定要在发展与理性中创造文明,实现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