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的代价

又是一年春天到,在一个阳光和煦的午日,风爷爷开始了辛勤的工作--它要把花种撒播到四处,不久后,到处就都能看见迎春花的身影了。

突然,一个细小的声音打扰到了它,“爷爷,爷爷!”,原来是它掌中一颗即将被抛撒出去的小花种,它请求风爷爷让自己选择一个落脚点,而不是做一个被别人决定命运的花种。看着它稚气的脸上那分倔强,风爷爷微笑着答应了。

它们出发了,经过了湖畔、经过了田埂、经过了森林、经过了山崖......湖水说,来和我做伴吧;麦苗说,来和我做伴吧;大树说,来和我做伴吧;岩石说,来和我做伴吧......它摇头再摇头,这样的地方,怎么能让人发现我的美呢?

终于来到了城市里,经过中心广场的大花坛,风爷爷说“留在这儿吧,这儿是城市最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大家都能看见你。”“不行!不行!”它焦急地叫着“这儿已经有了那么多种类的花,大家争奇斗艳的,怎么能显出我的美呢?”

风爷爷无奈的继续前进,突然,小花种眼睛一亮,它发现了一个好去处,那是校园里一片绿油油的平坦的“草坪”---足球场。每天都有那么多年轻人在这儿奔跑嬉戏,这么大一片草地,我是唯一一朵花,那得多引人注目呀!小花种喜滋滋地想着,来不及向风爷爷告别就奔向了它的选择地。它在那儿生了根,发了芽,它拼命的吸取营养,拼命的往上生长,终于开出了最灿烂的花朵。果然,它引了来关注的目光,人们在奔跑时总会停下脚步看看它“咦?这么怎么有朵这么大的迎春花?”每当这时,它总是暗暗得意于自己的选择。

这天,天刚蒙蒙亮,草地上就响起了“嗡嗡”的噪音,几个园艺工人推着几台大家伙在草坪上来回走着,所到之处,断裂的草枝四处飞扬。它大惊失色,“怎么回事?”旁边一株绿草懒洋洋的开了口“肯定是今天有重大比赛了,每次大赛前,人们都会修理球场,以便球员们在最好的场地上发挥出最佳的状态。”“可是我是一朵花呀,这里唯一的一朵花!”它情急的嚷嚷起来,感觉耳边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那又怎么样?对人类来说,球场上只需要有合适的草地就可以了。”

它来不及听完这句话就被卷入了黑乎乎的大家伙里,几秒后,一朵断了根的迎春花孤零零躺在一片断裂的残草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