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峰石钟山

江湖奇峰石钟山

朱虹

很多人去石钟山,是因了苏东坡的缘故。苏东坡在《石钟山记》中写了他夜察石钟山的经历,文章行云流水,变幻莫测,潇洒自得,绘声绘形与卓识妙理兼具,吸引着人们寻迹而至。

石钟山属九江市湖口县。从九江市区出城往东,全程高速公路,跨过雄伟的鄱阳湖大桥,很快就能来到石钟山的山门。与从《石钟山记》中得到的印象不同,石钟山并非危岩千尺、四面绝壁的湖中大岛,而是三面环水、一面连着陆地的水渚高崖。湖口县城半围着石钟山呈扇形展开,石钟山山门正对着热闹的街市,非常方便人们来登山观景。

山门外是一片喧嚣的繁华。街道上的汽车来往穿梭,“湖口全鱼宴”的大幅招牌直人人眼,各种各样的酒店、大排档、商铺一间挨着一间。一走进山门,却又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静谧的世界。这里的游客随性地徜徉着,动听的鸟鸣声不时传进耳朵,微风夹杂着清新的花香环绕在你的四周,未及细细游览,已然放下了心尘,期待来一次心灵的旅行。

拾级而上,首先看到的是东坡先生的汉白玉雕像。雕像足有3米多高,被安放在正对山门的山坡之上,通身被清扫得一尘不染。游人都不禁要在此驻足良久,间或还有人要鞠上一躬。只见东坡先生背手而立,衣袂随风微卷,面容和蔼,很是恬淡自得。此景让人想起了东坡先生与这片土地的不解之缘。苏东坡从小聪颖好学,被欧阳修称赞为“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他一生仕途坎坷,屡遭贬黜,多次出入江西,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作品,使江西众多景点声名远播。在赣州八境台,他第一个提出城市八景概念,为后世模仿;在庐山,写下“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等千古绝唱;尤其是湖口石钟山,更因他的《石钟山记》声名鹊起,引发定名原因千年之争

依依别过苏东坡雕像,接下来一条茂林垂荫、修竹掩映的石阶小道引领着游人前往景区深处。石钟山海拔57米,全山面积约9万平方米,体量不算很大。然而越走就越发现其精巧雅致,好一派江南园林的美妙风光。

据考古记载,早在商周时期,湖口先民就在此结庐为居,从事渔猎活动。自唐初到清咸丰七年(1857年),石钟山曾有古建筑约五十余处,但后来基本毁于历次战火。现存的古建筑群主要由清末湘军将领彭玉麟主持重新修建的。石钟山的建筑集亭、台、楼、阁、塔、榭、舫、廊等二十多种形态为一体,皆是依山就势,因地制景,“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各种各样的植物遍布山头,古榆浓荫匝地,香樟四季常青,紫薇搔首弄姿,梅花暗香浮动,樱花轻盈漫舞,不大的山头森林覆盖率竞达95%以上,仅木本植物就有二百多种,与各式建筑相映成趣,相得益彰。漫步其中,石钟亭、怀苏亭、昭忠祠、报慈禅林、浣香别墅、坡仙楼、临湖塔等相继巧妙呈现,一步一景。尤其是当你走进浣香别墅,沿着天河向前,过听涛眺雨轩、芸芍斋,再至且闲亭,突遇石岩障前,几欲返身而退时,却有一座石板小桥,曲径通幽,又见一石门洞开,豁然开朗,原来是“桃花洞口,渔人精舍”,让人感慨别有一番洞天。

近年来,当地在保留原有建筑风貌和特色的基础上,又新建了一批当代建筑,泛舟亭就是其中的绝佳代表。泛舟亭坐落在岩下水滨,需从临湖塔旁援崖而下,经绝壁,穿洞、跨桥、过隙,一路曲径陡险方能到达。这是一个不大的亭子,周围乱石穿空,古树倒挂,景致清幽。九百多年前一个月朗星稀的夏夜,东坡先生就在此岩之下,坐着一叶小舟艰难前行,湖水发出很大的声响,山林中惊起的猫头鹰凄厉的喊叫,划船人神情紧张,不断催促快回。东坡微欠着身体,紧紧抓住船身,借着月光辨明了波浪冲击下的岩壁布满大小不一、不知深浅的洞穴,风水相吞吐,哐哐啷啷作响,转而笑语:“石钟之名原来如此,凡事还是要耳闻目睹才算啊。”如今,静坐亭中,闭目细听,仍然可以亲聆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响若洪钟之美妙声音。

石钟山又是一座有着丰富文化遗存的档案馆。这里集中了大量的由历朝历代大家名流、文坛巨匠留下的诗词歌赋、金石铭文、长短楹联。它们看似散乱,实则本真,只要细心揣读,无不有跨越时空,望云卷云舒、看花开花落的感觉。先看碑刻和石刻,现存有二百多处,最早的可追至唐代魏征书四言书“遵王之义”。这其中,名家名篇者有之,如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苏东坡的《石钟山记》;勒碑记功者有之,远如元代桑嘉依击退红巾军进复湖口,近如清末湘军曾国藩作昭忠祠记;只言片语抒怀咏景者有之,如“力挽狂澜”、“云根”、“旷怀”、“牺牲救国”、“金石为心”等等。石刻“江湖锁钥”更是写尽石钟风云。历史上石钟山为兵家必争之地,谁控制了石钟山,谁就占据了战争的主动权。从汉末周瑜练兵于鄱阳湖,到朱元璋与陈友谅之战、太平军与湘军之战,石钟山目睹了一幕幕惨烈的战争场景,也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巨变。再看楹联,更是数不胜数,几乎每一处建筑都有,其中昭忠祠更是达百余幅之多。这些楹联文字质朴,与建筑情景交融、相映生辉,更增添了石钟山的文化魅力和感染力。

遍游全山,意犹未尽。石钟山一草一木一石都承载着厚厚的历史,古往今来多少诗人、散文家、书画家、军事家、思想家争相驻足于此。特别是在苏东坡之前,陶渊明、谢灵运、郦道元、狄仁杰、孟浩然、李白、白居易、范仲淹等等,都曾登此感怀。看来,石钟山已远不止是东坡先生笔下山石多隙、水石相搏、常击钟鸣之声的石钟之山了。

待站上山的最高处.顿觉天地寥廓。刚才还婉约动人的石钟山,这时像一位坚毅的勇士矗立在一片汪洋之上,脚下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苍茫浩渺;右手边是中国最大的江——长江,直泻千里。千百年来,湖水北去、大江东流,石钟山笑看大浪滔滔,水分两色,一切尽在掌控之下。远处匡庐秀色若隐若现,近处舟楫云集来往穿梭,傍晚时分更有霞光映水、渔舟唱晚。诗人看到此景,一定会无限感慨吐块垒;画家看到此景,一定会腕底烟霞流雅韵;军事家看到此景,一定会想到“岿然天堑,诚不可忽”;忠臣节士看到此景,一定会感喟泾渭分明,忠奸不能两立

扼湖控江的石钟山,如此的自然天成,再加上人文造化,造就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江湖奇峰”,中国不会有第二处,世界也不会有第二处。至此,人们也许明白石钟山吸引无数慕名者纷至沓来,不仅仅是东坡先生的一篇奇文,终究大家同东坡先生一样,都是大自然的朝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