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名山游记

万名山游记

湖南益阳市一中/唐裕宬

旧历九月九日,我曾与友人结伴游过杨林坳的万名山水库。

汽车越往里开,人就越贴近自然。拾级而上,站在高高的拦坝上,眼前是碧绿的、清凌的水面,群山环抱,透着神秘的昭示。

船家是一个老汉,典型的山里人模样,瘦而精干,脸上的皱纹,刀刻一般。只稍作交涉,他便答应了16元包我们游玩个够,并热情地充当了我们的向导。

船在一个湖汉口停下了,我们下了船,沿着潮湿的山路往里走,但见旁边石缝细流,叮当作响,青树翠蔓,林木芳菲,山风阵阵,树叶沙沙作响。想平日久居城中,忙于工作,在繁忙的生活中扮演着各种角色,我们远离的岂只是自然,不是还有共同的愿望、率真的自我么?正陶醉其间,山里老汉朗声问我们:“你们看不看张果老的脚印,在那边呢!”于是,一行人坐上他的小木船,驶向了另一个湖汉口。

途中,偶有小船从旁边驶过,船头坐的那个清丽的山女子令同行的男士们啧喷称叹,看来,“好色”是男人的天性,记得在一份休闲杂志上无意间读到一位女作家的文章,日“女人同样好色”,不禁莞尔。岸边生长着茂密的茶树,一个山民正栖居高高的树权上采摘茶籽,一时我竟觉得他就是一只大鸟。大家热情地向他喊话,他也朗声笑着招呼我们。

再踏上山路时,旁边多了一条狭长的溪涧,水很清澈,阳光照射下,竟可看到一群群小鱼。还有一种黑色的小东西,形如蟋蟀,在水面上游的速度极快,船老汉告诉我,那叫“水鸭婆”。这时,友人已在前方大声叫我们,原来他发现张果老的脚印了。大伙儿围拢过来,仔细端详,一块光滑一点的山石上,竟然真的留有一个大大的脚印,五个脚趾头的轮廓都清晰可见。下首的路旁还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七星岩”三字,细小的碑文镌刻的当然就是七仙女的故事了。我们自然无须考证这些美丽的神话,就当是这山林中一个美丽的梦吧。

继续走,接近山顶的地方,豁然开阔起来。

这是一处坪地,一座全部木制卯榫结构的房子显然年月已深。房前晾着衣服。主人不在,但门敞开着。我们走近,可以看到叠得整齐的被子,图案是很土气的那种富贵牡丹花,洗得有点发白了。中间插着一个手电筒。窗是木格子窗,窗下的四方桌上放有山里的野果。我们打趣着在这里与屋主人一起做晚餐,可惜一直没有等到。而时候又已不早了。

顺着屋后的坡下去,是一个池塘。置身山野,周围岑寂,时光似乎凝滞了,那种旷远而深切的感受令我对生命充满膜拜的神圣。想想如果远处有清雅的丝竹之音,想想如果在这里小住,青灯黄卷,漫读诗书,我想那境界简直是一种极致,那种人与书本、自然与宇宙的交流融合,如禅之简明与深奥。而今,现代人可能是越来越远离这一切了,我们在创造着一种新文明的同时,似乎也正不断失落着我们的文化之根。

回家的路上,大伙儿都不做声。

许是倦了。

许是心儿都醉在万名山,回不来了。

许是遐想着下次再来时,当慨叹:人事蹉跎,山川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