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清迈

绿色清迈

再耕

泰国是个颜色分明、五彩斑斓的国家。

首都曼谷市内有上万间大大小小的寺庙,佛塔高耸,僧侣如云,黄袈裟在千门万户出出入人,在大街小巷结伴而行,满眼是厚重的黄色,难怪被誉为“黄袍之都”。

距曼谷东南147公里的芭堤雅,地处曼谷湾西岸,面朝浩瀚的印度洋,沙白水清,海岸椰树成林,被人们称作“东方夏威夷”,是游人如织的旅游胜地。小城很小,一共只有三条平行的街道。每当夜幕低垂,华灯初上,一盏又一盏橙红色的灯光就会照亮夜空。泰国“禁赌不禁色”,色情业在这里是合法的公开的营生。三条街上有着独具特色的“人妖”表演,三条街边挤满穿着暴露的应召“泰妹”。此处是远近闻名的红灯区。

距曼谷西北700多公里的清迈,是泰国第二大城市,人口近150万,位于海拔300米的高原盆地。清迈地处山区,四周群山环抱,林木苍翠,鲜花盛开,气候凉爽,景色旖旎,古迹众多,商业繁荣,是泰国北部宗教、文化、经济、教育和交通运输中心。清澈的滨河流经市区,山清水秀,奉献给人们的是绿色的环境、绿色的心情。

去过忙碌的曼谷,去过不夜的芭堤雅,再走进悠闲的清迈,匆匆忙忙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慢;告别神圣的黄色,告别放纵的红色,触摸淡雅的绿色,喧嚣浮躁在不知不觉中过滤,逐渐回归宁静、回归自然,从而返璞归真。

我们一行二十余人,全是体育宣传的工作者,常年出入于训练场、竞技场,听惯了呐喊与欢呼,走进这清静甚至有点慵懒的地界,一开始,还有点不太习惯。

清迈古城建于1296年,是纳兰王朝的首都。所建城垣较为完好地保存至今,褐红色砖块砌起的城墙方正而牢固。四角的城门,环城流淌的护城河,泰北高脚式的木构建筑,古色古香,古韵悠长。城内泰、华、苗、瑶、阿卡、傈僳、克伦等众多民族和谐共处,居民大多笃信佛教,钟鼓声声,香烟缭绕,相同的宗教信仰,亦是维系各民族世代友好的纽带。帕烘寺、布帕壤寺、鸟孟寺、古道寺、南邦鲁安寺、普拉辛寺、清曼寺、契迪龙寺等寺庙都掩映在城内城外的青山绿树中。清迈古城不大,但几乎每隔100米就有一座寺庙。佛在人的拱卫中,人在佛的护佑下,晨钟暮鼓,日出日落,日子平淡而安乐。

走进城东的塔佩门,整洁的街道两边,都是老式建筑或是仿古建筑。建筑物不高.最高也就三层,大多是一两层。不管是居家或者公共场所,门前都弥漫着一种恬静、温馨、宜居的气息,要么是生动活泼的雕塑,要么是花繁叶茂的花坛,要么是绿草如茵的草坪。在这样的空间行走,感觉不到高楼的压抑,感觉不到城市的喧嚣,享受到的是自由自在的呼吸。

清迈人的生活节奏缓慢而散淡,街边的小店要到中午才咿咿呀呀、懒洋洋地打开。老板和店员不慌不忙地整理完内务,然后与跨入店门的顾客在寒暄声中开始了一天的经营活动。顾客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老板和店员送往迎来,又迎来送往,做生意仍然是不紧不慢的老习惯,逐渐升温的旅游热也无法改变本地习以为常的原生态。

清迈的手工艺品远近闻名,主要有木雕、漆器、银器、藤器和竹器等精美工艺品。特别是隐身在小街窄巷处的手工作坊里,还可以观赏到这些工艺品的制作过程。品种包括花哨的棉织品、手绘的纸伞、镶金包银的漆器、精镂细刻的木雕、巧夺天工的藤器、薄如蝉翼的青瓷、凸花的银器以及暗花的丝织品等等。说实话,有时观赏的兴趣远远超过了购买的欲望。难怪街头巷尾出租自行车的小店和开放式的咖啡馆人气最旺,骑着自行车沿街闲逛和呷着苦咖啡街边闲聊,是此处动静结合颇受欢迎的休闲方式。

喜欢邓丽君,清迈的美萍宾馆一定要去。邓丽君是1995年5月8日在美萍宾馆行政楼的走廊里去世的。如果想参观邓丽君住过的房间,通常都能得到宾馆方面的许可。允许在房间里拍照,只要付给陪同人员20块泰铢作为小费,还会获得一张美萍的门卡作为纪念。邓丽君歌唱爱情的歌声委婉动听深入人心,邓丽君自身谜一样的爱情却始终无法让人揭开谜底。邓丽君的足迹遍及全球,为什么却偏偏选择在这座小城告别人生?斯人已去,怀念长存。浓荫匝地,那首人们耳熟能详的《小城故事》,仿佛在青枝绿叶间随风飘来。绿色是古都小城清迈的底色。无论是嫩绿、浅绿、淡绿、深绿抑或浓绿,尽管有着不同的层次、不同的差异,然而绿却是核心、是根本,绿是色彩亦是灵魂。

花花世界五光十色,清迈的绿,纯净、幽深且隽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