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乌镇的散文

乌镇

细雨在空中飘洒,落在斑斓的梦幻里.睁不开眼睛,人站在古镇的拱桥上,桥下的小舟缓缓而行。

我望向风景的那一头,那一头的游客把相机里的风景对着我做背景,我俨然从诗人卞之琳的诗意里走到了生活中,“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乌镇的一座江南水乡之桥让我终于走进了诗意里。

说到走进诗意,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女子,早年在午夜里喜欢听她唱那一首动情的情歌《很爱很爱你》,“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幸福的地方飞去”。能够舍得放手,让自己心爱的人往更幸福的地方飞去,一定是个善良而多情的清纯女子吧,这个女子,我听她的那首歌时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我要把她在乌镇的美景里怀想。乌镇,江南水乡巾的四大古镇之一,它有“一样的古镇,不一样的乌镇”之特色,这个特色最初让它在世人面前展现的是一部《似水年华》的电视剧,而发现乌镇,并把乌镇当作电视剧《似水年华》拍摄背景的人,是歌手刘若英。

因那一部《似水年华》,有多少人向往过乌镇的繁华和古老,有多少人梦过乌镇的小桥流水,而我在这个六月的繁华盛景里,凭借一辆大巴车,一把江南伞,在雨幕拉开的帷幔里,那么轻易地就走进了它的梦里。

走进乌镇,就像走进一场长长的梦,尽管细雨淅沥,乌云密布,我抵达后的一整个午后的时光,可我渴望在这样的一场梦里深深地醉一场的心愿,却丝毫没有停止过。

小桥流水,古径通幽,水渠弯弯。走一个地方总要张望一下,生怕寻不着来时的路,出不了通道。拜访乌镇,如果说最先让我想起的人是刘若英,那么于我来说,她也只是我要走进这场梦的一个背景而已,而真正深扎我心的乌镇,是因为茅盾的《林家铺子》和《子夜》。茅盾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任文化部部长,而他的故居就在乌镇。在他的故居里,我看到那些清朝末年、民国初期的家庭摆设,和祖屋建设,虽然古老陈旧,但那些房间布置和一些用餐工具,却绝不是一个普通家庭能够用得起的东西。后在有关他的资料里看到,茅盾的祖母是商人,白手起家,父亲是晚清民国初期研究新文化思想的秀才,而他耳濡目染,在这样的家庭里,一定很早就接受启蒙教育了。商人家庭出身,殷实的经济基础,为他后来的出国留学也打下了基础。

随我同行的朋友,陪我看茅盾故居灶上的锅台时,他亲自打着雨伞指着几口锅给我看,说,不是殷实之家,在那个时候哪用得起那么多的锅?这些名人的出身都是有点来头的。他说的不单指茅盾,就说近代史上活跃的很多文学大家,哪一个不是早早在幼年就接受过启蒙教育,而后奔赴国外留学深造?普通百姓家庭,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连饭都吃不上,哪有钱读书?

站在乌镇的烟雨里,想一代文学大师茅盾,想乌镇曾经有过的繁华,想那些从乌镇走出的锦绣丝绸,那些在乌镇的水土哺育下彰显出的地杰人灵,不得不叹服,一方水土哺育一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