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情阿尔卑斯

纯情阿尔卑斯

周吉灵

在我的印象中阿尔卑斯山与中国的秦岭一样,横贯东西,一个把欧洲一分为南北两半,一个将中国一分为两个单元,而它们都是亚欧大陆东西逶迤连串山脉的组成部分。然而,当走进横亘在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时,它却以纯洁与美丽而著称。

由意大利米兰翻越阿尔卑斯山脉到达瑞士,一路上山路盘曲,林木茂盛,碧草翠树夹道欢迎。草是草毯毫无杂念,广袤连片,接地连天,与树木、雪山和湖泊无缝衔接,树与树相连,青苍刚毅,挂于山巅,头顶白雪,脚踩草地,似人工修饰,又如神仙刀剪。我在想这是世外仙境,还是神来之笔?

到达瑞士因特拉肯小镇,大家疯了一样涌下了车,背对着雪山、草地一阵狂拍。我独自走进镇子,尖顶红褐的别墅错落有致,庄园相连,花草繁茂,每一处树木、花草仿佛都是人工修造的,精细整洁。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乘车,盘山而上,终于到达了少女峰雪山的脚下。换乘旋转缆车,向雪山极顶迸发。缆车徐徐上升,脚下草原渐渐远去,松杉向你伸来了手,云雾漫上天边,感觉就像一下飞升进了宇宙之中,置身于世界之外。突然,满山的冰川挂满山坡,青如水晶,阳光照来闪烁银光,令人目眩。此时,一阵阵飞雪迎面飘来,不一会儿便暴雪飞扬,天昏地暗,一下让人进入了雪雾包裹的世界。

走出缆车,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让人瑟瑟发抖。走进雪地,雪如坚玉,圣洁一片,漫天飞雪当头袭来,狂风怒号,睁眼细看,山脊陡峭莫知远近深浅。仰头问天,雪从何来,上天却撒来雪花,冷若冰霜,满脸针刺,钻心的透凉,让人胆战心惊。我赶快循着行人踏出的脚印跨步向前,不知雪路走向了何方,更不知雪山下深有几许。好在陡绝处插有黄色铁杆,让人才敢大步向前飞奔而去。可没走多远,雪峰直上,暴雪如瀑,天如锅底,四周苍茫,渺无天际,再也无法行进,才赶快飞身返回。

回到索道站,一身冰冷,再钻进雪峰20米下的人工开凿的永冻冰洞中,四面玉洁,隧道幽深,各种彩灯照来如梦如幻。沿着这神秘的冰洞一路前行,回到雪峰山顶的索道站观景台,凭窗远眺,雪峰延绵,洁净无瑕,莫知远近。近处积雪,远处冰川,一派冰天雪地的纯情世界。再回首,山下碧绿的草原慢慢地铺来,与山腰的云杉接上了头,形成了一绿一翠色彩迥异的两个板块,再向上便是被冰雪主宰的纯洁世界了,白云蓝天,一尘不染,空旷无比。

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回味眼前的景象,就像那蒸腾的雪雾一样徐徐飞升,坐化在了这山的极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