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浴羊台

雪浴羊台

刘爱国

羊台山是缺雪的。这里地处巴丹吉林沙漠边缘,常年干旱缺水,夏天的雨水,冬天的雪花就成了这里的稀罕物。常年的干旱缺水,使得这里的戈壁沙漠更加寂寞和辽远。如果没有了这些常年奔跑在戈壁沙漠上的阿拉善骆驼,还有戈壁精灵刺拐枣、白刺、黄毛蒿子,似乎就没有了生命那种特有的勃勃生机。

这里的居民也保持了河西最早的民居,一律用土坯砌墙,木窗上镶着玻璃,一律坐北向南,没有一丝钢筋水泥的杂质,屋檐下挂一串红红的朝天椒,或者三五辫苞谷棒子。想想,雪落在这样的房屋上也会有丝丝暖意。房屋周遭有土坯和黄土夯筑的羊圈,用木头围起来的骆驼围栏,因了这场雪,羊被圈在圈里,啃食着主人撒在圈里的苞谷干,就这些普普通通神态各异的羊,摄影家们瞅着角度,咔咔地按下了快门。这里二三十户人家,都是附近板桥镇的农民,祖祖辈辈在这里以放牧为生,尝着主人亲手采撷的沙枣子、干红枣,品着主人腌渍的沙葱,吃着主人做的手擀面家常饭,坐在热乎乎的农家炕头,喝着主人熬制的红枣茶,聆听窗外轻灵起舞的雪花,一种回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在冰天雪地,大雪封山的日子里走进羊台山需要一种勇气,也需一种刚毅,来这里寻找一种天宽地远的辽阔,感受雪水对山川的沁润,看一看从牧人屋顶袅袅升起的炊烟,站在高高的山峦,感受雪花飘落在身上那种特有的清凉,人与人的沟通变得如雪般的洁白、宽容与友善。置身其中,你会放下人类的戒备与恐惧,心灵便有了飞翔的翅膀

在下山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中年人,在让路当儿,他停下摩托车,带着河西人特有的热情跟我们打招呼。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在大雪中看羊台山,是几年十几年甚至百年一遇,你们赶来,也是遇上有缘,遇上你们,也是我们前生修来的福缘。看到是我,老褚说,我说今天一早雪压枝头的沙枣树上的喜鹊喳喳叫个不停,原来是你这个老朋友来了,稀客稀客,自从秋里见过面,好久没见你了,怪想你的。三九三那天,我本想上山给你打电话,又怕打搅你,就没打。说完硬要拉我们到他家去做客,盛情难却,我们随主人一起来到他家中。炉火正旺,放在炉子上的茶壶熬着红枣茶,他从立柜里取出油果子,给我们沏上早茶。我们就开始喧收成,他家有八十多个骆驼,五十多只羊,今年的收入不错,牧业收入十多万元,加上地里的收入接近二十万元。

喝了一夜的酒,喧了一夜的谎,听了一夜的雪。告别老褚,告别羊台山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早晨,雪停了。暖暖的太阳升起来,远远望去羊台山就像一座沐浴在童话中的晶莹的宫殿,我们情不自禁地又举起相机,“咔咔”地按下了快门。

责任编辑:黄艳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