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灵明净绳武围

空灵明净绳武围

苗理洁

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股怀幽思古之情悄然涌上心头。我终于见到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的绳武围——那间占地15717平方米的大屋。在龙门县龙城镇的新楼下村,它俨然一座坚固的城堡。

这土地多得像一幅画,吸引着人们悠悠然然走进“画中”,似泼了油彩的油画是绳武围农家四季的菜园。好大的一片菜园,呼啦啦挺拔生长的芥菜、芥蓝和香麦,青葱水灵得叫人爱怜。

村民小组长早早在等候着我们。跟随着他的引导,我们在古屋一个门口停了下来。只见门上的石匾阳刻着两字:“耘经”,小组长解释这是耕耘四书五经的意思。顾名思义,这是一座充盈着书香之气的老屋。

正欲进去浏览一番,小组长说,这是侧门,来者应该从大门进,然后从后门出。

走向大门是一道长长的围墙,历经百余年的围墙有七八米高,那种深幽幽的青灰色,很有历史的沧桑感。然而墙根新植一溜含情脉脉的红花木槿,分明将时光拉回了现代。

绳武围的大门楼,墙基、门框均是长条花岗岩砌成,气宇轩昂又凝重大方。门口立着几块现代的石碑,镌刻着政府近年来的公示:2003年7月,绳武围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绳武围列入中国第二批传统村落;2015年,绳武围列入第六批惠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紧贴着围墙的几块石夹,依次刻着绳武围李氏读书人在清朝乾隆、咸丰、同治、光绪、宣统等不同年代考取功名人士的名字,共8名举人、14名贡生。其中还有在京城履职的高官,那是光绪年间的李国瑜,时任农工商部商务清吏司。镶在墙上的一块大石牌,更是密密麻麻刻着数十位李氏族人的名字,那是在民国时期全国各地为官或经商的人士。

大屋实属气魄非凡。大麻石勒脚,灰塑屋脊,精美的镬耳封火山墙和木雕驼峰系板,富有高升呈祥的寓意。“绳武”两字,典出《诗经·大雅·下武》之“昭兹来许,绳其祖武”。李氏以“绳武”为大屋名,意为继承祖辈志向,族人子孙后代能“学而优则仕”,代代出人才。可谓煞费苦心。

岭南的古老大屋都有相同的格局,绳武围也不例外。祠堂是屋宇的中心,安放在那里高大的神龛,栖息着祖先的魂灵。同时,祠堂也是族人节日祭祀以及婚丧嫁娶等重大活动集结的地方。这座门上阳刻着“主兑李公祠”的祠堂,墙楣有彩描壁画,地面红阶砖或青砖铺设,透出主人非一般财力物力和精致的心思。此时看绳武围又像一幅水墨画了。在以青灰、黑白为主的平淡中,稳稳地展现大美的意境。祠堂两侧三合院式的民居纵向排列,小巷四通八达。依靠着祠堂,像是承受着祖宗的庇佑。农家的大屋前都有禾坪,百姓习惯称之“地堂”。宽阔的地堂,是屋宇藏风聚气的吸纳口,也是人们晒谷晾衣以及小憩的地方。在这一万多平方米的绳武围,地堂比篮球场都宽敞。这里有跑马道,墙体有用于防御的枪孔,围墙还设有六个两层高的角楼。我询问村民小组长,在时间的洪流里,它有历尽劫波吗?这个敦厚的汉子,凝望着屋顶丛丛生命力极强的“落地生根”(一种野草名),缓缓道来遥远年代的故事。

明朝万历元年(1573年),从南雄珠玑巷一路南迁的李氏一族,几经奋斗,在此建造大屋“鼎革楼”(楼名取自《易经》,为迎新去旧之意)。碧瓦朱甍、丹楹刻桷的精美建筑,如乡野一颗耀眼的珍珠。李氏富庶的生活引来恶狼垂涎,最终惨遭匪徒血洗,满门几乎灭绝,只有李待举(字主兑)因在外婆家躲过劫难(这就是龙门县志记载的“鼎革楼”难)。成年后的李主兑为重振家业,发奋努力。此后儿孙几代人前仆后继,农商兼顾,称雄龙门一方,终于在清朝光绪年间重建具有防御功能的“绳武围”。土匪来袭时,绳武围大门、侧门一关,严严实实如铁桶一般。人们从枪孔还击,匪徒也无可奈何。

绳武围,原来是凤凰涅粲得以重生!

我小心翼翼顺着倒塌的石阶走上围墙,墙边是跑马道,可容人宽松地行走。围墙边上,一个个比饭盘大的枪孔敞开着,这里就是当年土匪来袭时,族人还击的地方。枪孔下,丛丛茂盛的三叶草开着紫红色的花朵,细嫩而娇柔。

龙门县文联钟主席介绍说,绳武人勤勉好学之风祖辈传承。建国后这座大屋走出十几位本科生,数十位中专生和高中生。改革开放后还涌现十余位经商成功人士。自然,他们的根脉已开枝散叶在四面八方。村民小组长引领众人从侧门穿出,绳武围之行就以这样惊艳的方式,给来者留下无法抹去的印记。

绳武围,你美好、纯朴、自然,安于与世无争的平凡生活,从不修饰自己,从不刻意去吸引谁的目光。你,就这样继续平静着你的平静,悠闲着你的悠闲,在年复一年的四季轮换中,真正享受着不变的满足与幸福。

责任编辑:子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