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神奇的纳木错

美丽神奇的纳木错

郑相豪

我在西藏工作多年,曾先后两次到海拔5000多米的念青唐古拉山那根拉山口,从高处远远看到纳木错湖,像一块巨大的通灵宝镜静静地卧在蓝天白云之下,心中充满了神奇和向往。

车子沿着曲折山路,左转右拐,盘旋而下,直到山坡下纳木错扑入了眼帘。到了湖边,才真切感受到纳木错的神奇。

我兴奋地在湖边走着,伫立着,细细观赏湖面,近岸处,湖水清澈见底,偶尔能见到鱼在水里游动跳跃;远一点,浅蓝色的湖水泛着珍珠似的浪花;再远一点,水天交际处,湖水蓝得格外纯粹,如雨后初晴的天空,又如光滑莹润的宝石。

纳木错,藏语意为“天湖”,湖面海拔4718米,湖水悬在空中,形成一个美妙的“天湖”的美名。在晴好的天气,纳木错湖呈现出蓝白相间之色。蓝的天伴有漫天变化着不断滚动的白云,是那么的透亮。随着微风吹动,湖面卷起层层浪花,浪花犹如人的呼吸,有节奏地曼妙地向远处推进。水天相融,浑然一体,似有身临仙境之感。处于水天之间的,还有连绵不断的念青唐古拉山皑皑白雪,好似白色盔甲,宛若勇敢的卫士守护着这颗冰川上的明珠。

这如海水的蓝与洁净的白相间相融,也在雪域高原编织出神奇的传说。相传,纳木错是帝释天的女儿,与念青唐古拉山结为伉俪,相依为命。念青唐古拉山在北方诸神灵中最具权威,拥有广大无边的北方疆域和丰富的财宝。念青唐古拉山神化为凡人相貌,着一身白色绸缎,头戴白色盔甲,骑着白马,右手高举马鞭,左手拿着念珠;纳木错骑着飞龙,腾云驾雾,右手持龙头禅杖,左手拿着佛镜。马龙相亲相爱,相伴飞腾。这是多么富有想象力的神话故事。

沿湖岸行走,看到两块巨石兀立面前,名为迎宾石。不远处两堆碎石上插满大小不同颜色的经幡迎风飘扬,表达广大信徒对神湖的敬仰。湖中有三个小岛屿立于蓝湖之中,民间传说那是佛的化身。很久以前,藏传佛教的高僧,曾到湖上修习密宗要法,认为是胜乐金刚的道场,并创立藏历羊年设坛大兴法会。此时前往朝拜,转湖念经一次,胜过平时转湖念经十万次,其福无量。所以每到羊年,僧俗信徒不惜长途跋涉,前往转湖一次就感到心满意足,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和幸福。纳木错神湖名气很大,具有很高的神圣性,是善男信女朝圣必去之地。从古至今,中外香客纷至沓来,不惜长途跋涉,虔诚顶礼膜拜,一面用手捻珠,一面口中念念有词,绕湖转经,磕长头。

纳木错湖从东岸到西岸全长70多千米,由南岸到北岸宽30多千米,200多千米长的湖岸,有的人甚至要好几个月才磕完一圈。信徒们磕累了或到天黑自己记下记号,第二天继续往前磕。我两次去纳木错,都是深秋,高原气候已经寒意逼人。我看到许多信徒穿得很单薄,磕得大汗淋漓,有的磕得头破血流。有一个男孩只有七八岁,额头和膝盖都磕破流着血。我劝他把受伤的地方包扎好再磕,他幼稚黑红的脸蛋上,闪着黑豆似的眼睛,看着我点了点头,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但又一往无前地磕了起来。那种虔诚到忘我的精神,让人难以想象,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纳木错湖边还有五个半岛,从不同的方位凸立湖面。扎西半岛最大,岩洞里常年住着很多在此修行转经的喇嘛,全靠藏民众供养生活。岛上林立很多石柱石峰,似象鼻,如人形,像松柏等多姿多态。岛上还分布很多形状各异的溶洞,且各有其名,诸如量身洞、阴阳洞、合掌洞、善恶洞等,各有其意。藏传佛教认为,一个人做善事还是做恶事,上天会知道的。无论何人,只要行得正就能从每个洞中穿过,反之就要反省自己的言行,这是佛祖的警示。

纳木错湖,是喜马拉雅山运动凹陷而形成的巨大盆地,后因西藏高原气候逐渐干燥,湖水退缩,湖面逐渐缩减而形成如今的神湖美景。由于湖水的滋润,湖滨草原水草丰美,是天然的牧场。每当初夏,成群的野鸭飞来栖息、繁殖后代。湖泊周围常有狗熊、野牦牛、野驴、岩羊、狐狸、旱獭等野生动物栖居。湖中盛产高原的细鳞鱼和无鳞鱼类。湖区山坡上还产虫草、贝母、雪莲等名贵药材。

身在神湖的美景中,深感大自然造化之绝妙。山与水相依相融,冰雪消融,滋润湖水;湖水又像慈母,养育了湖畔绿茵茵的丰美草场。触动我们心灵的还是这片美丽神奇的湖水,荡涤着人们的心灵,使雪域高原孕育出这块蓝白相间的通灵宝镜,留下大自然神奇之美。

责任编辑:黄艳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