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散记

上一次旅行是去武汉,桂林,湖南,之后去过一次鼓浪屿。好几年没出去了,每天除了见客户,就是上网打麻将,无聊透顶。憋屈久了的心会麻木的,于是一个人出去转转,一个人旅行谈不上精彩,但也总算是天马行空,任我遨游。

第一站到了西安,受到一位来自网络的姐妹的热情接待,晚上我住她家,她单身带一个儿子,儿子跟我分外投缘,大约我本身极具亲和力吧,好像孩子都特别喜欢我。特别是我离开的时候,这位来自网络的姐妹帮我收拾行囊的时候,霎那间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第二天跟旅游去了红色根据地延安,本以为延安到处是黄土高坡,满目荒凉,而今的延安基本看不到黄土了,绿树成荫,偶尔在半山腰看到一片裸露的岩石,诉说着这片土地以往的贫瘠。苍凉,别的也没什么分别。旅游第一站到的是黄帝陵,整个黄帝陵古木参天,郁郁葱葱。沿着石梯子拾级而上,山上有卖黄瓜和西红柿的当地人,他们热情的把水果用水冲洗干净递给游客,由于山比较高,游客们都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所有的游客都很友好,目光交接处大家相视而笑。石阶两旁的古树上长满青苔,从裸露处能看到岁月的年轮。小鸟在枝桠上跳跃着,鸣叫声此起彼伏,阳光从散开的树叶间倾泻下来,在游人的脸上投射下波光粼粼的光晕。游客把手搭在额前,眺望着山顶。一切是那么的惬意,自然,和谐。第二个景点是延安,导演带我们参观了主席当年住过的窑洞,窑洞的光线很暗,非常的简陋,窑洞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国家领人的相片,印象最深的就是周总理夫妇带着李鹏的照片。之后就是看延安保卫战,演员人数大约有几百人,场面壮观,宏大,有坦克,机,仿真飞机,硝烟,地下全是仿真的鲜血。当天还下着瓢泼大雨,所有的演员在泥泞里打滚,表演的非常尽力。整个延安保卫战的表演看后很感慨,陕北人真实在。

第三个景点是黄河壶口瀑布,由于当天下着大雨,壶口瀑布流势也不小。壶口瀑布处黄河这边是陕北,那边是山西。隔着扶栏俯瞰,黄河怎么也看不出咆哮的意思,想起冼星海作曲的那首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忍不住笑了一下。其实我是多次看到黄河了,每次都唏嘘,我们的母亲河不应该是这样子,这条母亲河好像乳汁快被吸干了,越来越窄了,也越来越没气势了。
第二天到了上海,受上海一个20多年没见的老同学多次邀请。旅行我对大城市本没什么兴趣, 无奈同学情深,就跟我今年一个老家同学从成都赶到深圳和我共进一晚餐,第二天早上6点就飞回成都一个性质。同学在机场等我,一接到我看到我茶杯没水赶快给我灌水,让我感觉好亲切。

每一次的旅行应该是心的修行。很多人在旅游,跟旅游的意义就是本来是单只鸭子,你交钱去寻找一群鸭子,然后找一个赶鸭人举着小旗吆喝着你,限制着你。无奈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向导,没有车,我们不得不成为一群鸭子中的一只鸭子,很多人以为旅行就是稀里哗啦地拍照。在旅行中,我们首先应该让我们的心欢快起来,飞翔起来,丢下浊世的一切烦恼事,伤心事。飞翔起来的心才能感受到快乐,才能变得敏锐而多情。我们再用这颗溶化了的心去感受大自然赐予我们的极致风景,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去感受这片新鲜的土地上人的地域性,再去分析地域性跟当地人身上的劣根性和好的品性有什么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