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东陵游记

额,实话说,相比过去去的那些景点,清东陵真真的是不值一提,比秦始皇陵、黄帝陵都不及,现在只差明十三陵没有去看了(真奇怪,我为什么对坟墓这么感兴趣?明明老见鬼的人,还这么不怕阴气上身?)可是,归途的时候,司机师傅对我说:“你是不是还会来不要紧,但是你记得我这个小老儿说的话,一定要记得就好。”我只好应承:“嗯,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会记下来的。”

他说了什么呢?哈哈,他说印堂发黑有灾,发红有喜,发黄有财。我的印堂发黄,命中一定有钱。其实他如果说发红有喜,我倒也欢喜也更相信,但偏偏说我有财运。好吧,长这么大,一直没有很穷过,但绝对没有很有钱过,如果我能发财定要感谢他的吉言。如果他不只是为了让我去二郎神庙花香火钱,他好成的话。
_____前言

坐20多个小时的车来这里,不是为了这里的景色,实在是心里闷得慌,想走得远远的,恰好有朋友在遵化,让我来玩玩,我便脑袋一热傻乎乎的上了火车。最傻的是,暑期高峰期,快点的交通工具十天之内的都没有票了,站票都没了。我竟然还不知道悔改,愣是买了这最慢的一趟车票,还是硬座。我该是有多么狠的心,非要这么急切的离开家里呢?

行李很简单,还是当年那个人给我买的行李箱,他知道我力气小,去南京玩的时候,他看见这款行李箱,觉得非常适合我,又很漂亮,便给我买下了,还说:“这个我一眼觉得最好,很实用,这里可以放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双鞋子,充电器放这里,巾牙刷放这里。这个拉杆方便提拉拖,你看看你提的时候,手把这里可以挂在肩上,可以减少一点重量。以后出门旅行,你一个小箱子就搞定了。”要知道,帅哥就算是唠叨也是很帅的。

上了火车之后,才知道的脑袋有多热,先不必说长这么大从没有坐过这么久的火车,而且是这么硬生生坐过去,果然是“硬座”啊;而且没有同伴在身边让我转移注意力;而且车厢环境真的好差,人最多的的时候,想去上厕所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看那些人买站票过去,我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我是从没有一个人外出过,也不知暑期的行情,如果知道,我绝对不会上这趟车。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已经后悔的想跳车回家了。到达唐山的时候,我的脚落地的那一刻,觉得恍如隔世。悲泣!

更悲催的是,我那时才反应过来,我的生日,居然就这样在火车上被蹉跎了。往年的生日啊,再不济也是安乐的啊,更何况这些年总有帅哥送礼物,还供我蹂躏,只求我愿意啊。抱头哀嚎,我发誓,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会了!!!!!!!!

河北的气候比江西凉爽多了,下出租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的哥说了句:“哎,真热。”我惊了一跳,事实上,我的皮肤刚呈现在遵化市的微风里,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如果这的哥要是去了我们那儿,估计连门都不用出了,一出来准被烤化了。

之所以觉得他们民风好,就是看这些接人待物的司机们,他们热情不宰客,非常厚道。哪里像别的城市,看你是外地人,恨不得绕你个十圈八圈,别的不说,我们江西省会南昌便是典型!在那边读了三年书,愣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去南昌我尽量不打的,十次能骗你九次,转个弯就到的地方,他都能说路很远很远呢。最后都不是钱的问题了,那种嘴脸真的好恶心坏心情。的哥这个行业其实是一个城市给游人的最初映像,素质低下其实真的很丢人显眼。

遵化实在没有什么好吃的,这里的口味不习惯,也不大吃辣,连炒菜都很少。不过物价却比我们那么低很多,说来难为情,23省平均工资排行不管掺了多少水,江西排在倒数第二应该没错的。收入低吧就低呗,问题是偏偏又是旅游城市,物价高。搞得我去哪里玩,都觉得比我们那里便宜,除了杭州,除同样的东西贵很多,而看见一小包卫生巾99块,实在是镇住我了。

来到这里的第二天,我自然是要去清东陵的,遵化唯一可以算得上旅游景点的地方。没有刻意打扮,就是一身白裙子,擦点防晒霜就直奔帝后陵了,算是尊重古人了吧?

到了景点,我包了一辆车讨价还价后100元。司机大叔很憨厚的样子,负责我全程的点,还包括当导游讲解。其实我并不在乎这些,我去景点,常常就是感受那些意境,不在乎那些细致的故事传说。

大多数陵寝都没有开放,地面建筑年久失修,早已经失去了当年的皇家恢弘气势,折射着一个王朝衰败后的凄凉。当年这里即使只是陵墓,也一定是严加防守悉心打理,守墓人如对待生者一样侍候着死去的主子。地宫很窄小,只放置下帝后的棺椁,并没有更多的装饰,那么多地宫就是乾隆帝的墓雕美轮美奂。棺椁前摆放着一个募捐箱,亏那些人想得出来,发死人财也无所不用其极,这又不是庙宇。

且不说多数陵寝已经被盗,即使不被盗,除了棺椁,地宫也放不下多少金银珠宝。看多了《盗墓笔记》,总觉得那些皇帝陵里一定是方圆几十里,有如宫殿一般的建筑,内里无数机关、珠宝、雕刻……随便根柱子或者门板都是价值连城但波谲云诡,所以对简陋的清陵倒是有点失望。

陵墓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描绘,基本上格局是一样的,中间是神道,两边的宫殿,一般左边是祭祀时准备吃食的,右边是准备祭品屠宰牲畜的,如今很多都被作为介绍陵寝主人一生经历的历史展厅。在乾隆陵呆的时间最久,除了在他的陵寝之中浏览他的历史,更是因为那几位妃子,风流皇帝名副其实。自然是看过历代清皇帝后的画像,真的不怎么样。可能是局限于画工,但即使是这样,乾隆帝的妃子们仍然能看得出美貌来。至少比较起传说中蒙古第一美女孝庄皇后来,美貌得多。

我之所以停留的久,是因为我看到淑嘉和纯惠两位紧靠在一起的皇贵妃时,竟然发觉她们长得竟是一模一样。清朝的画像或许看不出美丑,但也并非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比如两位皇后根本不像啊,别的妃子也是长相迥异,但这二位,我站在她们跟前好一会,真是看不出什么区别来。然后我又往回看第一位皇贵妃-----慧贤皇贵妃,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了,但是分明也是相像的。

我不知道历史的真相,但是在那一刻,我想,乾隆一定是非常喜欢慧贤皇贵妃的。立后就跟现在娶妻一样,多少是需要考虑现实牵制的,而皇贵妃往往是因为皇帝真心喜欢才给的地位。传说中乾隆最爱的女人是他第一位皇后孝贤纯皇后,毕竟结发情深,她为他生下二子都是皇帝非常喜欢的,可惜都夭折了。可是,我觉得,他最爱的应该是慧贤皇贵妃,她是无子受的,这非常难得,而且不然后面这两位贵为皇贵妃的女子都那么像慧贤皇贵妃?况且,只有她一皇贵妃之位,画像和皇后一样是全身的,其他的皇贵妃都是一张面目画像而已。

因为这个原因,在看完地宫之后,我登上了陵寝之上的宫殿,殿后有一条金砖小路,很幽静,树荫掩映,绕陵寝一圈。我想着能不能在我漫步时候,遇见一位宫装女子,柳叶眉樱桃嘴,一剪水色细长眼,面若桃花三分笑,踩着高高的花盆鞋,华贵的旗头坠着流苏朝我盈盈走来。我定是不会害怕的,我要上前问问她,怎么留住帝王心?红颜随历史流逝也可引人遐思。

回来后我查了查历史,陪伴乾隆入地宫的有五位后妃:孝贤纯皇后、孝仪纯皇后、慧贤皇贵妃、哲悯皇贵妃、淑嘉皇贵妃。哲悯皇贵妃死得很早被追封的,其他的基本上都是母凭子贵,除了慧贤皇贵妃!值得一提的是,乾隆十分钟爱纯惠皇贵妃,死后也非常想让她陪伴在自己身边,可是因为前面那几个女人已经使得地宫太拥挤了,只好委屈纯惠皇贵妃葬在裕陵的妃园寝里。这让乾隆皇帝十分痛心。特此下诏,改建裕陵妃园寝。为纯惠皇贵妃单独建皇贵妃园寝。增加了东西配殿(各五间)和方城、明楼、宝城;直接动用白银134004.303两。纯惠皇贵妃园寝规模仅次于皇后陵寝的规模,只是琉璃瓦顶改为绿色。哎,也就是说这三位皇贵妃,不仅容貌相似,福分也相似啊。

然后值得一看的,便是慈禧陵了。慈禧的“三绝”自不必说了,奢华堪比皇帝。可惜孙殿英盗墓,再经过百年沧桑,已经看不出当年的金碧辉煌。

慈禧陵墓的琉璃瓦底与皇帝一样是金黄色,所有的雕刻都是凤在上龙在下,甚至有一凤压双龙的雕刻来!不管她是个怎样的女人,在历史上留有怎样的骂名,她依然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古往今来,除了武则天能与之匹敌,还有哪个女人能如她一般嚣张至此,让人恨得牙痒痒,依然活得风生水起并善始善终呢?我想,她当年也是受了不少慈安的气,名分对女人来说非常重要,一后一妃嫡庶有别,没有后位的尊贵,即使再受的女人也不会满足。尽管咸丰非常爱她,慈安也并无子嗣,咸丰始终没有废掉慈安立慈禧为后,所以,慈禧在皇帝驾崩后,专断政权残杀慈安祸害后嗣,多少是含有对男人情义难两全充满怨气的!
地宫阴冷无比,走进去的时候,上来一个男子,他好奇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那一眼的含义。进乾隆地宫的时候,有好些人呢,所以尽管阴冷潮湿,我并不觉得害怕。可此时,我尽管还没有下到深处已经听得出里面悄无声息。只有我一个人,一个女人,一身白衣,一步一步走下深达地下五十米的地宫里,鞋子与地砖敲击出来生冷的回音。地宫的黑暗仿佛会吞噬光芒,高倍的白炽灯只能显现出昏黄的光辉,隐隐可以看见地宫深处一座巨大的棺椁。潮湿的水汽从地底沁上来,地宫四壁也滴着水珠,置身冰窟也不过如此清凉吧?

如果此时有人进来看见一个白裙飘飘的女子回眸一笑,两颗獠牙在幽暗中闪烁着光辉,那就是我把虎牙亮出来乘凉了。转身离开的时候,尽力保持脚步轻缓,不想惊扰亡者,尽管当时我已经被那种气氛压抑的很想连滚带爬地跑出去了。我想,如果此时地宫门突然关上,我一定会一声惨叫,活活吓死在里面。

上来的时候,看见那个男子等在那里,他笑了一下:“你不害怕吗?”我看见他,心顿时放松了:“怕!可是我好奇心重,既然来了,即便知道只是一个人,我也要下去看看。”他默默走在我身边,一会儿说:“女人……历史……”哎,可怜的男人,想说话就大声点啊。我还是懂他在说什么的,回答:“是啊,我很感兴趣,可惜读书的时候哪有老师认真教过,都是后来在一些闲杂书上看见的。”

两个人便安静地走在隆恩殿上,一路出来。他害羞不做声,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看见别人害羞,总怕别人心里别扭,就玩笑一般地说:“其实,做女人就应该像慈禧一般,胜过男人,掌握经济大权,独立控制自己的命运。但她杀戮太重造业太深,虽然善终,费尽心思建造的陵寝,死后还是被人挖坟辱不得安宁,也算是报应吧。我还是很佩服她,现在的女人就算读了书,又有谁能比得过她呢?”

此时,天边滚过几道雷声,隐隐约约的,天阴了下来。妈呀,我不会是说错了什么话,冒犯了慈禧老佛爷吧,此女可不好惹啊!心里嘀咕着,又随男子一起在慈安陵前好一阵唏嘘。如果你不知慈禧陵的奢华,只要对比旁边紧靠的慈安陵时,便可知落差了,相比之下,慈安的陵寝太寒酸了,虽然没有开放,紧闭的宫门斑驳简陋,也看得出内里的朴素来。同一个皇帝的妻子,她还是东宫,活着被慈禧害死,死后也依然被生生压着一头,“女人不狠,地位不稳”的真实写照。

看完东西两宫皇太后陵墓,走过神道,却不见了一直在景点外等待我的司机大叔。偶遇的男子,出声问了问情形,像是鼓起勇气说:“离这里不远还有一个皇帝陵,不如一起去看看?”我随着他的手指,看见慈安陵右手边有一条小路,蜿蜒着向西。

此时,天空昏暗,阴风四起,远山蒙在一层灰色雾中,四周杳无人烟,林中偶传来几声莫名的风声,我来自江之南,他来自天之北,双双走在通往坟墓的小路上。真的,好浪漫,好……阴森哦!

然后的情节,便如电影里一般,雷声越来越近了,一道急促的闪电,就在我们的头顶,然后一声巨响炸开,非常骇人。我想,我是年纪大了,以早些年的个性,遇见喜欢的男人,恰逢电闪雷鸣,我一定如八爪鱼一样,乘机架在男人腰上,扯都扯不下来,顺便上手一番,嘴里喊着:“救命啊!”或者再早些年,如惊惶的小鸟儿一般,扎进男人的怀抱,喊几句:“吓死个人了!”而现在,我心里先迅速回忆一下,我最近是不是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然后淡定的捂住耳朵:“好大的雷声啊,我们找个地方避雨吧。”

我们刚刚躲到路边立起的一个阳伞下,雨就噼里啪啦横扫千军一般席卷而来,雨太大,随着风扑进伞下。我的裙子还是占了雨水,很快就快湿透了,悲催啊,我穿的是白裙子啊。他看了我一眼,终于伸手揽住我的肩,尽量让两个人靠的近一点,我倒也没有抗拒,这是下雨呢,雨还这么大,不靠在一起,哪有那么大位置啊。

他也主动跟我说了好些话,其实我都没有听进去,比如他说他在哪里工作,我压根就没有听明白那地点,嗯嗯两声。他还拿出身份证,我扫了一眼,就知道他姓裴,1977年出生。啧啧,都这个年纪了,泡妞还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其实我都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装不明白,就带过去了.

每次遇见这样的事情,我就会想起那个人说:“就算是在火车上,我稍微不注意,都会有人跟你搭讪。”那个人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他知道我不是乱来的人,只是在自豪女伴这么可爱,哈哈哈。不过这样的事情多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和怦然心动的感觉,打电话描述了我的位置,让司机大叔到这边来接我。

只是阵雨,一会就停了。我们往回走,裴公子知道很快就有人来接我了,又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姓什么?不会留在这里工作吗?”我刚回了一句:“李。”司机大叔便开着车来接我了,一路狂奔还使劲按着喇叭,对我挥手。裴公子估计还想问什么,我已经兴高采烈的上了车,我知道他有车就在前面,所以不邀他继续同行了,回头跟他挥手:“白白。”他的目光留恋,眼神闪烁了一下,终究是腼腆地说:“再见。”

难怪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媳妇,这么害羞这么慢条斯理的怎么成事?其实人也满清爽,长得猥琐的话,像我这样贞烈的女流氓宁可被雨淋死,也不会让他进入我方圆十米之内。要是我泡妞直接甩甩头发,搭上去:“菇凉,你姓甚名谁,芳龄几何,家住何方,有无婚嫁啊?不如我们化茧成蝶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双宿双飞?”男人嘛,怕什么呢?女人最多两个反应,第一个:“公纸,伦家好害羞哦。你不要这么直接……哎,你别走啊,我先考虑一下。”最坏也就是:“啪!臭流氓。”

这里是几百年的陵墓,骨子里的浪漫主义思想和宿命情结令我对古物感兴趣。我和这位裴公子或许是我前世是掀了轿帘,偷看了他一眼,觉得英俊潇洒。也或者是他不小心看见我帘后的我,魂牵梦萦。景区相遇也好,共伞避雨也好,只是前世的夙愿使然,令我在生辰不远千里来此见他一面。这样,我为何脑袋一热吃那么多苦来此,都有了解释。至于名字至于联系方式,既然缘悭一面,何必问名字?既然相隔千里,何必再联系呢?如果继续下去,那多么恶俗啊!

故事总是适可而止的好,那些情深缘浅的故事,多是不懂事的人闹出来的。我已经不懂事好多年了,吃的苦头还不多吗?再不懂事下去,估计那雷真的要劈在我的脑门上了。我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缘浅却不懂适可而止。任何不恰当的缘分,都应该在萌芽的时候掐死。

司机大叔还一个劲怪我:“我要是有你这般十几二十岁的闺女,绝对不会让她一个人出门。你看看,我一个不留神,你就跟人跑了。也不怕他是坏人吗?这么多树林,你这个小身板……”我就只是傻笑,哈哈哈哈,十几二十岁?我都好几十岁的老妖精了,那男人不被我拖进树林里吃干抹净就算他走运。哪里会有那么多坏人让我遇见,我就是坏人!插腰奸笑中……

离开清东陵之后,自然是要去皇家寺院二郎神庙去晦气请福气的。司机大叔说7月6日是财神爷的生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定要拜拜才行。我一听乐了,这财神爷和我的生日只差一天呢,第一次买了高香,好好虔诚的拜了拜。那大叔是个实诚人,我也看得出他一个劲说我印堂发黄是财运之兆,估计是为了哄我开心,好让我随他的意思买最贵的香火,他们是有成的。他自知瞒不过我,老实人就是老实人表情装不过去,可依然铁齿地说:“姑娘你刀子嘴豆付心,我看人很准,你这样的心肠,你想别人都是好人,所以总是遇见好人,也一定不会过得很差的。要对意中人温和些,可保长久姻缘。你印堂发黄,肯定有财运,你只管记得我的话,记得我这个小老儿说的话。你留我的手机号吧,以后你来还可以找我!”我本确定不会再来的,可是依然留下了他的手机号。不管怎样,是个好人呢。

发自肺腑的,不是矫情地说,我真的对艳遇神马的不感兴趣,这次出来也完完全全没有想写男女之事的心情,免得人家说我除了恋爱就没有别的干了。可是就是这样的,我身上总就会发生。话说,以后谁要是建桃花庙,可以请我去坐镇吧?貌若天仙的人桃花运好不算什么,我这样姿色可以出奇制胜,才叫玄妙才叫神迹。我那是走到哪里都有啊,而且这男子质量还不算差。所以,来拜我吧,拎上几斤费列罗巧克力和美国提子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