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探亲旅游之三元宵在奥本

澳洲探亲旅游之三元宵在奥本

睡眼惺忪醒来,感觉房间完全陌生,躺卧在不熟识的床上。「我们住在澳洲姨丈的家呀,不是美国,也不是越南啦!」太座轻声提醒我。哦!记起来了,姨丈居住的地区叫奥本 (AuBurn)。

晨曦从玻璃窗窜进被窝,渐见朝阳,起身推开窗户,一股清新空气回荡,鼻孔舒畅地呼吸着,整个肺腑精神爽朗!望向外面,房屋树木与阳光空气似乎别具一格,显示处于另外的国土。

这是在澳大利亚迎接第一个清晨,壁上大日历显示癸巳新十五,是元宵佳节,适逢星期日假期,正是个好日子。姨丈已为我们安排两杯热咖啡品尝,提神醒脑,阿姨则供应每人一碗鲜虾河粉,作为饱肚的早餐。姨丈虽然身体有点微恙,仍然健谈,不停问候近况,并互相讨论美越澳三地情形的异同。

言谈中,让我约略明了这奥本是雪梨 (Sedney) 的一个市镇,属于新南威尔士省(NSW),距离雪梨商业中心区西面十几公里,有少数越华人士聚居,中东黎巴嫩人则占多数,所以路上看见不少包头者,附近有洋葱头式的回教建筑物。

昨晚表弟妹们带我俩去吃越南餐的地方,是离奥本约五公里的小越南埠,叫做班投 ( Bankstown),听说再远一点,还有一个著名的卡巴玛打(Cabramatta)越南埠,百货齐集,非常热闹旺盛。各表弟妹都住在奥本市或附近地区,只有清林、清福两表弟与姨丈住在一起,各自拥有一个房间。

姨丈向来保持传统大家庭规则,每逢周日,所有儿女媳妇子婿小孙等等,都要返回祖居探望长辈,共聚吃晚饭,体现大家庭结力量!然而,今日巧珍表妹夫妇要离开飞去越南探亲,昨晚已经先行话别;清荣表弟在其家里忙着料理餐饮,决定晚上宴客,为招待我这对远道而来的亲人,各兄弟姊妹甚至连姨丈两老也要改变惯例,转移阵地。

 

今日清林表弟和巧珠表妹比较空闲,负责陪我俩去观光。清林认为元宵节最适宜去拜神吃素,提议让我见识见识雪梨「中华佛学会明月居士林」的热闹场景。

经过半小时车程,终于抵达目的地,看见这明月居士林占地广阔,建筑宏伟,全部中国宫庭形式,古典庙宇,红墙赤瓦,画檐飞阁,金漆汉字,相映辉煌,入门有牌楼,大厅有佛殿,外面有观音耸立,另外还有斋堂设备,安灵位置,其它神位等等,处处庄严肃穆,香火缭绕,加上广场遍地绿草如茵,种植垂杨摆柳,别有一种和谐景象。也许是周日兼元宵节,游客特多,到来上香参拜的善男信女十分拥挤。

清林与巧珠带我俩林内四处参观,然后拾级而上大雄宝殿进香,再过去斋堂排队吃素,免费供应炒斋米粉,人潮涌涌。跟着过去对面庙宇,参拜福德正神等,总之都是祈求神明庇佑,保护安康。

我觉得这雪梨明月居士林,比起美国洛杉矶的要壮观得多,据说是一九八二年兴建的。关于明月居士林,上世纪四十年代,原是旅居越南堤岸潮州人士所创建,最初叫明月善社,只是为民间扶乩问卜,排灾解困。其后社员恭设佛座,朝夕共修,遂改名为「明月居士林」,逐渐成为社组织,活动范围主要在潮州群众之间。

一九七五年解放南方后,遭逢大变动,华人体几乎全部瘫痪,明月居士们四处逃亡,业务陷入困境。正当越南的明月居士林滞碍难行时刻,原创办人李仰伯先生已定居加拿大,一九八零年与友人在多伦多市重建「中华佛学明月居士林」,美国南加州洛杉机亦在一九八一年成立「佛学明月居士林」,澳洲也跟进,一时间竟在美澳加等国发扬光大,真正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离开明月居士林,清林载我夫妇经过卡巴玛打越南埠,作简短的巡礼,八妹在一家西药房工作,见到我们,竟高高兴兴偷闲带我们到邻近的「鲜芋仙」冷饮店,品尝台湾大甲仙芋的美味冰饮!最后还去附近一游树木青翠、花卉缤纷的日本公园,我想起钓鱼台事件,所以兴致大减。

晚上,正是癸巳元夜,清荣表弟家中灯火辉煌,姨丈大家庭四代同堂廿多人,聚集联欢,特地为我夫妇而设宴,中西美味,茶酒香醇,亲情浓厚,谈笑风生,清荣贤妻珍妮,出生于斐济岛国的华人,母语虽不流利,待客特别热情,赠送两份旅行用品,以便明日带我们畅游雪梨美景,真正招呼周到,今年元宵在奥本,让我满心欢喜。

二○一三年四月五日星期五发表于凤凰城亚省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