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探亲旅游之二高兴抵雪梨

澳洲探亲旅游之二高兴抵雪梨

依照原定安排,我夫妇回到越南,匆匆逗留几天,就飞去澳洲雪梨探亲访友。这一回,在癸巳元宵节前两日下午,由西贡新山一机场飞去马来西亚吉隆坡,停留四小时,于深夜转机,抵达澳洲雪梨是元宵前的中午。

初次踏足雪梨机场,进入澳大利亚国境,是第一次登上世界第三个洲,内心感觉高兴。世界五大洲,出生成长在亚洲,半世纪后移民美洲,从此来来去去都在这两洲之间,这回抵雪梨,才跨越第三个洲,可算是旅程新纪录。

雪梨(Sydney)是澳大利亚新南韦尔斯省 (NSW)最大的城市。澳大利亚原名是澳大利亚联邦,华人通常称为澳洲,属于立国历史不久而富强的国家,位于南太平洋的大洋洲之中,是惟一占据整体洲陆地范围的国家,面积广阔居世界第六位,人口却稀少,只有二千多万,所以照顾人民医疗福利很好。十八世纪为英国殖民地,现在仍视英女皇为宗主领袖,首都在堪培拉。

我们抵达雪梨当日,遇到恶劣天气,阴霾密布,风雨飘摇,影响飞行速度,迟延了降落时间。领取行李出来,内表妹巧珠、巧凤与夫婿立兴远远向我俩高呼招手,相见欢欣,洋溢重逢的喜悦!攀谈之下,才知道姨丈住的奥本离机场大约一小时车程,他们提早前来,偏偏班机迟到,要在风吹雨打的环境呆等,真不好意思。

近日雪梨天气一直晴朗,只有今日风吹雨打!我惟有解嘲:贵人出门招风雨呀,初次到雪梨,风雨就为我洗尘,引来一阵笑声,气氛高兴。两位表妹关心地询问飞行与转机情况,我觉得吉隆坡的机场设备最差,首尔仁川机场最宏伟,服务也好。立兴很少说话,全神贯注驾驶,在风雨中奔驰,经过一段颇长的隧道,再继续走出公路,只见处处绿化,沿途两旁青翠树木较多,交通指示牌和美国相似,只是多了人字形的双脚过路标志,在美国是没有。我留意一般道路比较狭窄,车辆川流过线不容易,往往要硬性霸占争取的样子,没有相当技术,很难驾驶,而且汽车驾驶座位在右边,变成右上左落,每每在左转时,我总误以为拐弯出错,曾一度受惊吓。

风雨渐弱,天空稍为晴朗,接近午后二时多,终于到达奥本 (AuBurn)区姨丈的家。那是一栋两层楼房,下面是客厅、神龛、饭堂、厨房,只见客厅张贴有挥春、对聨、狮头的装饰,展示华人传统过年气氛;楼上五个房间,一个庞大浴室。

姨丈坐在客厅等待着,见到我们终于从美国飞来,显得非常高兴,但带点落寞神情,声音沙哑,失去往昔的洪亮!他原本邀请我们到访,共同游玩,准备一起前去新加坡、越南、中国等地旅行,谁知近日身体不适,感冒咳嗽,无法好好相陪,感到抱歉。太座连忙安慰:「我们主要目的是来探望姨丈,能够亲切相聚就好了,游玩观光是其次,何况有一班表弟妹,他们可以轮流陪伴,姨丈大可放心。」

阿姨很热情招待,并说已执拾好客房,叫我们沐浴休息一下,晚上表弟妹们带我们出外用餐。这位阿姨,是姨丈的续弦妻,太座的亲细姨,不幸病逝廿多年,我们于一九七九年在越南头顿登船送别之后,再无机会重逢,细姨失去晚年享福的寿命。如今这位阿姨,代替主妇位置,照料家庭,每年陪伴姨丈到处旅游。

夜幕低垂,各表弟妹下班回来,互相联系,一致欢迎我俩到访,特地设宴洗尘,选择到附近的嘉会(Gia Hội)越南餐馆,品尝越南美食,招牌食谱是著名的顺化牛肉粉,我不客气的点了一碗。内表弟妹们久别重逢,济济一堂,显得高兴,餐后巧珍表妹邀请到其家参观聚会,因为明天她夫妇要飞去越南旅游!这个晚上成为既是欢迎又是欢送的日子,既是重逢又是离别的时刻。

二○一三年三月廿九日星期五发表于凤凰城亚省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