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探亲旅游之一新春飞澳洲

进入癸巳蛇年新春,我夫妇依照原定计划,于西方情人节日早上离开凤凰城家园,乘美联航空 ( US Airway) 飞往洛杉矶,中午转乘韩亚班机 ( Asian Airline ) 经韩国首尔飞去胡志明市,预定年初六晚抵达越南的家,谁料在凤凰城起程时飞机发生故障,延误转机时间,在洛杉矶奔走折腾了大半天才有「机」可乘,弄到要在韩国仁川机场等候一天,另搭乘大韩航空 ( Korean Airline) 飞回越南新山一机场,到堤岸故居已经是年初七深夜,有时候,真正人算不如天算,不测风云难预料。

回到堤岸,匆匆逗留几天,在元宵前两日,又要收拾行李去澳洲,这一回,下午由西贡新山一机场飞去马来西亚吉隆坡,停留四小时,于深夜转机,飞抵澳洲雪梨是中午时分。计算起来,十天之内搭乘五班机,前后跨越五个国家,踏入六个国际机场,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新纪录。

「你们有机会一定要到澳洲探望姨丈!」这句话一直提了十多年,内姨丈刘邦水时常赞扬澳洲的老人福利最好,全民医疗保健最佳,民众不会像美国人那般担心医疗费用,不断叫我去澳洲探亲和见识见识那里的环境,我却以种种客观与主观的理由,拖延着澳洲之旅。

一九九七年移民美国时,姨丈就发出诚恳的邀请,他认为滞留越南那段艰苦日子,出国困难重重,无话可说;既然移民了美国,进出方便,好应该去澳洲开开眼界,看看该国的风貌。

实际上出国谈何容易,要有时间,有金钱,有健康。而且当年举家初到新国土,未站稳脚步,一时不曾适应西方文化,事事从零开始,处处由头再起,怎么能潇洒去其它国家旅游?何况我那时不愿意移民,勉强来到凤凰城,清晨就要挽着饭盒上班,起码在越南不必这般频扑,内心非常不满,留恋着越南的悠闲生活,喜欢朋友间充满人情味的交往。因此,即使接下来的几年,工厂有休假了,可以离境出外,我还是选择重回越南堤城渡假。

「生长越南几十年,怎么老是喜欢回去那个地方?」很多朋友这样发问,我也照常回答:「那是我生长的地方,求学的地方,培养写作的地方,成家立业的地方!有许多酸甜苦辣的事情值得回味。」

刘邦水姨丈也同意我的说法,他虽然在「包给」时期曾被错误的废除私营政策所累,逼得背国离乡,定居澳洲,但每有机会出外旅游,知道我返回越南的话,必定到来相聚,最喜欢相约去大勒避暑胜地旅游。

无论在越南相聚过多少次,他老人家还是不断重复叫我去澳洲一行。二零零六年退休后这些日子,我到处旅游,包括美国境内各州,加拿大,越南附近的星马泰,海峡两岸四地等等,次数不少,「为什么不来澳洲?」我无法找寻合理的解释,因此,去年底,我对太座提议,庆祝了孙儿满月,迎接了癸巳蛇年新春,无论如何都要去澳洲一趟。

毕竟姨丈已经八十六高龄,近日身体欠佳,在情在理,作为晚辈应该前往探望问候,何况口头邀请了十多年。我决定排除阻碍,嘱咐儿子国平上网购买机票,选择在新春回越南之后数天,立即起程飞去澳洲雪梨,经过一番探索商讨,购买了二月廿二日的亚洲航空 (Air Asian) 机票,由越南胡志明市起飞,经马来西亚吉隆坡转机,廿三日中午抵达澳洲雪梨,三月十四日重回越南,如无任何改变,八月才飞返凤凰城。

我就是这样决定澳洲探亲访友的行程,当一切安排妥当,我首先致电给姨丈,告知讯息,他老人家非常高兴,多年的相邀终于实践,总算迟来的聚会,各表姊弟妹也甚感欢欣,准备轮流休假陪同到处观光,显得隆重,有三位表弟妹卅多年未曾相见,如今能够重逢,可算是人生难得的机会。

常言道:白云苍狗,变幻无穷。许多人,分手时道声再见,却一直没有再见的时刻;就是太座的姨母,自从在头顿雀馆(Quán Chim)送船分手的场景已成为生离死别的历史。姨母到了澳洲雪梨定居,还未有机会重返越南堤岸,不幸病逝澳洲,葬身雪梨华人墓地,想来令人伤心难过。正因如此,我觉得姨丈已耄耋年华,在世还有多少日子,真不敢想象;美澳又相隔非常遥遥,往还不易,如果今年不去,不知何年何日再相见,所以,我决定在癸巳新春期间,元宵节前夕,飞到澳洲探望他老人家,顺便拜访其它亲友!

二○一三年三月廿二日星期五发表于凤凰城亚省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