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登凤凰山

近期事情比较多,很多事情赶在一起,都要弄完,五一假的前一天刚弄完了单位的一台文艺汇演,演出单位顺序编排、节目提前审看、舞台布置、领导讲话稿、评委赋分表、主持人串词、甚至主持人衣着等等事无巨细都做了充分准备,结果演出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于是在晚上的庆功宴上多喝了点。酒后躺在办公室的床上感觉好像人生从此又被划分了一个小段落,又结束了一段历程,回想都有些沧桑感。

接下来的五一假不用上课,五月份有5个周六周日,我们每月应该上八天的课,五月份多出了两天。倒不是非要计较这两天的课时,主要是我和贺猫都十分想玩两天。于是跟学生说五一期间放假,包括五一这天的晚课也不上了。这样自上周日上完课后,我就开始放松起来——到现在,上周日学生的作文我还没判,更没打印,总觉得这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实在太充裕了。

五月一日,照例醒得很早,却不用照例起来忙活。躺在床上跟贺猫说一会儿话又渐渐有了困意,这样睡了醒醒了睡,一直到9点钟,起床,商量好,一起去凤凰山转转。

骑上电动自行车,去佳惠百货买上香酥鸡、肠、面包、饮料、水果、装了满满的一兜,然后迎着春风,我们一家三口出发啦。凤凰山我和贺猫都去过,但我去的时候是10年前单位组织的,跟同事一起乘车一直到了中寺下车,然后结伴登山,随潮流烧香拜佛,中午下山吃饭。那时候只是觉得凤凰山人工雕琢的痕迹太浓,实在没什么可令人提起兴致来的。贺猫也去过,贺猫去得更早,她说是十多年前,还在师专读书的时候跟同学一起去的,也说没什么意思。但一家三口去还是头一次,孩子兴致还是很高的,叽叽喳喳不停地说,我们的兴致就都很高起来。

凭印象从八宝凌凤广场向东一路前行,身边游玩的人群渐渐壮大了。或许今天是五一,人们延续了五一长假出外旅游的的习惯,这个短假也都走出了家门。随着人流前行,路的坡度越来越大,电动车载着三个人上山有点吃力,正愁自行车没处寄放,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商店,店面上挂着“存车”牌匾。于是寄存了自行车,跟商店大姐打听了走法,一家三口开始步行。

沿途有很多小山货摊位,所卖山货价格公道,都不贵,但品种很单一,无外乎酸梨、瓜子、大枣等东西。走走停停,买了点瓜子、酸梨等,顺便跟摊主闲谈,就捎探路。边走边吃,不劳累,还欣赏着路边的乡村景物,印证着老家的景象。

半路,遇到了同是来登凤凰山的一家三口。哥哥嫂子三十五六岁,领着一个14岁的正读六年级的小男孩。我们一起边走边说着话。他们也是趁着放假来登山,快到山门收费站处,哥哥嫂子提出他们听说有一条小路,不用掏每人20元的门票,不如我们结伴探险。贺猫首先说这样好,既有趣,还能不花钱,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拐上山间,走山间土道,经农田区,循小路而走,穿林而上。只见路边的梨树、苹果树花开得正艳。身边少了潮涌般的游玩者,登山的人少了很多,所以少几分嘈杂,更多几分清幽。走走停停,在花间嗅香,为鸟声欣悦。

儿子走在最前面让我们去追他,跑了一段,我就上气不接下气的了,只有慢慢地走,不一会儿,就离他一大段路,只听儿子略带怨言的问,你能不能快点呀?我只好加快脚步顺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去追他,老远就看到他在聚精会神的研究着什么,走近一看,原来是在对着一丛开满丁香花的丁香树欣喜不已,那淡紫色的丁香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枝头还有还未伸展的嫩芽,显得格外柔润,融进这绿的世界里,好美!

不知不觉就上山了。山路一下子就变陡了,让人毫无准备而又不得不接受。山路旁的小树、杂草顿时变得可爱起来,纷纷伸出援手以助我们一臂之力,那发霉发黑的树皮、杂乱坚韧的长草,此时就如我们的温柔女友,任我们抚摸,拉扯,一步一步伴我们越登越高……渐渐地,体力丧失殆尽了,而山,依然陡,再往上,只能是靠毅力了,两条腿似乎也不能承载躯体的重量了,只觉得沉沉的,酸疼酸疼的,于是前进的姿势也就渐渐地“返古归宗”了——手脚并用,感慨于只有来到大自然中才能真正返璞归真之余,来到平地,竟一下子不能调整好姿势,依然作“爬”的姿势,以致引来窃窃的笑声,只能狡辩:“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爬山!”

其实哥哥嫂子们也只是听说这里有一条小路,但路怎么走,在哪里他们也不知道。越往上爬路越难走,甚至已经没有了路。疑无路之时,我们停下来望望,辨别可能的出路在哪里,然后再走。满山郁郁葱葱的松树,间或有丛丛丁香花,找不到路有种迷茫的感觉。好在天阴着,不热,但我们也都大汗淋漓,两个孩子却好像不累,一路上辨别着找到的各种植物:山榆树、山葡萄、佛手,还有许多我们叫不上名字来的可爱植物。顺着山脊走,终于来到了山顶,只见三道铁栅栏拦住了去路。山沟中,铁栅栏包围着的竟是一个军营,许多依山而建的山洞仓库刷着迷彩的涂料,显得神秘而庄严。

而抬眼望望,凤凰山的凌霄塔还很远,凌霄塔突兀在悬崖顶端,好像顺着山脊走并不能到达。惆怅之余回头望望山坡中又有两伙走小路登山的队伍,其中的一伙由六七个男孩女孩组成,为他们打头带路的竟是一只白色的狗。他们最热闹,唧唧喳喳的说话声断断续续,间或还兴奋地大叫几声,人影也在丛林中若隐若现。我们觉得我们可能走错了,因为那两伙人都在另一道山脊。四处张望,想找一个最近的路向他们靠拢,可好像也没有近路。于是我们顺着山脊上的铁栅栏走,山脊上石头很大、很平,也有的地方很狭窄,一侧就是很深的山崖,孩子在前面蹦蹦跳跳地走,惊得我不时要拽住孩子,不时叮嘱孩子不要靠边走。我想抱起孩子,孩子却不让,非挣扎着下来,说他能走。走了一会儿,哥哥忽然发现铁栅栏有个破洞,能钻过人,哥哥大叫,他说找到路了,跟我们兴奋地介绍他听人说了,只要钻过这个洞,就有小路,顺着小路从山谷往上爬就能到达山顶。在半路上会有两条小路,要走左侧的那条。我们顺着小路走,走着走着果然发现一个分叉,于是顺着左侧的小路到了山谷。

找到了路,目标明确了,沿途的景色也渐渐的美了起来,山谷的植被很好,藤蔓交错,花香丛丛,一条光滑的小路掩映在低矮的树丛中。路很好走,人穿梭在树丛中,神清气爽。不觉一回头,发现那两伙人也顺着山梁爬过来,打头的还是那只白狗,原来他们走的那条路不通,又绕到了我们这里来。

不久就登上了山顶,来到了一个石板铺就的小路,石板路直通向一个山洞,这个山洞里供奉着一只石龟。赶巧那时天空下起雨来,我们几个跑到山洞中避雨。后两伙人也叫喊着跑了过来,于是大家一起说笑。看看手机,已经将近2点,上山的路,我们走了4个多小时。

雨零星稀落,疑似雾珠坠落,我们没带伞,哥哥嫂子也没带伞,那伙刚遇到的男孩女孩们有的带了伞,但他们也不打,打伞是一种优雅,不打伞也是一种洒脱。迎风吹来,正如苏东坡描述的“山色空朦雨亦奇”,这种感觉真的是令人平时的晴天所感受不到的。山因为有雨而变得充满神秘、朦胧般的浪漫感觉。雨并不大,一会就随着一阵风飘走了,我们走出山洞,顺着石板路来到山顶的一个小石亭子,拿出食物,开始吃饭。贺猫拿出桂圆,给那个六年级孩子,这个孩子或许因为知道我们是教师,不好意思起来,还很固执,说什么也不要,后来还是递到了嫂子手里,那个小男孩故意不瞅我们,背对着我们离我们很远。看来跟我们在一起小男孩总放不开,于是我跟贺猫说去别处看看,哥哥也会意地说我们再歇一会儿,于是我们分手了。

再去女神像的路上,风又赶来一阵雨。我们跑到一个石亭里避雨,一时间地面清新如镜,雾气袅袅升起,庙里的香气随风入鼻,走在雨中如同受了佛光的洗礼一样,神清气爽。坐在四周空空,没有钢筋水泥,没有玻璃的亭子里,惬意极了!静听着雨水滴落在树梢的声音,沙沙地响,空中雨雾娉婷,那些一身新绿的树伴着微风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尽情地舞弄着它们婀娜多姿的身躯,妩媚至极令人着迷。打开MP3,播放了一首汪峰的《在雨中》,伴着动听的音乐,心沉醉在了这雨的世界里,闭上眼睛任思绪在树梢飘飞……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儿子说,雨小了,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于是迎着细如发丝的雨,我们穿梭在高高矮矮的树林中,凉沁沁的感觉遍布全身,但却很快乐。

小雨使许多游玩的人都赶紧往山下走,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雨中登山,可以一边在雨中品味山林特有的沁人心脾的清香,一边拾阶而上。眼望雨丝霖罗,山里升起一层淡淡的云雾,随风在山间游荡,层叠的山峦若隐若现,让人感觉仿佛进入了仙境,看远山都被翠绿色笼罩在朦胧之中,有如梦幻,海市蜃楼般的感觉.呵呵.....喜欢遐想的我,不禁浮想翩翩。

来到卧佛洞,雨却越来越大,很多游人都被这场雨截在卧佛洞,在卧佛洞停留了半个小时,既然不烧香,便不空拜佛。单纯的看风景,观楼亭寺庙,寻雕梁画栋而已。雨稍停之后,又从洞前登石阶而上,直奔凤凰山的最高顶——凌霄塔。走的时候,风吹得头发狂乱,雨又开始密了起来,沿途无处歇脚,便干脆不歇,一口气登上凌霄塔,来到这里才发现这里也有许多游客在这里聚集着。

站上凌霄塔,凤凰山被踩在脚下,整个朝阳就尽收眼底了。放眼望去,一切是那么的渺小,真是“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呀!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心胸变宽广了,眼前的世界也更大了,那刚才的辛苦算得了什么呢!是啊,人生不正如登山吗?只有付出艰辛的努力,才会换来收获的喜悦,年年月月我们努力着,也收获了沉甸甸的果实,串联在人生每一个深深浅浅的脚印里,储存一生的财富和幸福,多好!

如果说刚才的雨下得很犹豫,这次的雨却是下出了气势,好在此时我们已经站在了山顶,有凌霄塔为我们遮雨。突然耳边刷的一声,紧接着是一片的惊呼声,雨刺破了天似的倒了下来。想下山的人都纷纷折回塔里。小溪哗哗地就涨了起来,塔子四周檐片刻间便挂起了珠帘。

一阵雨后,山顶竟然漫起了大雾,我们便当是自己像神仙一样有着腾云驾雾的本领了。然而浓浓的雨雾占据了我们大量的视线,六七米外,全是“轻烟漠漠雨冥冥”景象,是烟是雾,我们辨认不清,只见灰濛濛一片,把凤凰山上下,裹了一个严实。山风很大,不一会,雾气滚滚地流走,远远近近又一片明媚,可不知谁大喊了一声,快看,那边……循声望去,只见北侧山洼里一股雾气似滚滚浓烟又扬漫过来。就像舞台上神仙即将出场剧务所布置的仙境场景一样,不一会儿,大雾又将我们严严的裹住。我想那时在山下,人们仰望凤凰山,都会看到凤凰山上的大雾,不会看见雾中的神仙;在山上的我,俯视山下,却把自己想象成神仙,俯视人间疾苦,顺便模模糊糊辨别家的方向。

大雾散去之后,还是绵绵的细雨。雨总是忽大忽小,却丝毫不影响我们游玩的兴致,游人们也很放松,一个40多岁的大哥忍不住扯起嗓子“啊啊”大喊起来,我让孩子也喊,我也喊,贺猫也喊,喊“开船了”、喊“走咧”,喊的是什么不重要,只知道:好爽!

时光在欢乐中飞快地流逝着,一转眼已是下午五点半,该下山了,可贺猫不愿意走,说还想到中寺玩,我说,那里没去是留给我们下次再来的理由呀,回家吧!于是,带着满心的期待恋恋不舍的从北门下了山。回来的路上,贺猫一再地说下次有时间一定还来凤凰山,还走山路,最好能再开辟一条新路,那种前路漫漫未知行程的感觉很好,但感觉最好的还是最终到达山顶后征服大山的成就感。

这个五一,在雨中,将凤凰山游历了一遍,充实而舒展。其实想去玩,未必要去名山,未必要择晴天,小山有小山的巧,雨天有雨天的妙。当然旅伴非常重要,旅游的乐趣一半在于风景,一半在于旅伴间的默契与懂趣;倘若跟一群沉闷的人去,倒不如躲床上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