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龙门石窟漫游小记

清早,我在路边买了份早点便坐上通往龙门石窟的班车。

时间还不不到八点,没有旅游的喧闹,也没有小贩的叫卖,安静的好像尚未苏醒的婴儿。

我一个人悠闲地走着,近看垂柳轻轻摇曳,聆听江水悄悄耳语。天气刚刚好,不冷不热,阳光偶尔钻出云缝,调皮的和大地玩起了躲猫猫。

走进龙门石窟景点,高高的墙壁上爬满了绿色的植物(貌似是爬山虎),这片绿色不禁惹人喜欢,石窟就在不远处,远望就好像山石上开了许多扇大小不一的窗子,近看却别有洞天。每个石窟里都住着佛,还有他们的守护者,眼前这尊石佛盘坐在莲花之上,低垂双眸,俯视世间苍生,周边的侍者均站立着,仿佛在聆听教诲,窟顶为彩色苍穹顶,气势非凡,这是北魏时期的作品,而今颜色仍清晰可见,是哪位工匠调制的颜料,经得住千年的考验,令后人望尘莫及。

我本是不懂佛教的,只能用一个平常人的心去感受这些石窟的魅力。

在一尊大佛的指尖栖息着一只青鸟(鲜活的而非石雕),它不畏人声,不惧光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它是得到了佛祖的庇护吗,我不晓得,但那片刻间仿佛已是永恒。

一路上大大小小很多石窟,很多佛,大佛须仰观,方能见全体,小佛要细看,才可辨相貌。佛像保存完整的占少数,大多残缺不全,却不失气势,仍能感受到穿越千年的灵魂。听路过的导游讲,每个石窟都讲述着一段故事,可惜徒弟不在,不然还能与我分享几段佛家经典。佛像中最为壮观的要数大卢舍那大象,威严而安详,那种大慈悲直抵心间,让人不得言语。两侧的菩萨与天王亦是栩栩如生,不禁让我感叹古人的鬼斧神工,或许,对于那些工匠,心中有佛,才能刻出鲜活的佛,塑佛亦塑心。

走下石窟,但见一女子手持琵琶,端坐于长椅上,不言不语,唯闻乐声款款,婉转悠长,碧波江水作陪衬,好一道悦人的风景。一曲弹罢,我问她点曲价格,她幽幽答道:“六十元”,我心一凉,还是当个旁听者吧。我坐在她的背侧小憩,观山听曲,别是一种情趣。临走时赠纸巾一包,向她流汗的时候或许用得上,她莞尔一笑,继续弹着《女人花》。

我偶遇这样尊佛,他没有石窟,没有守护者,没有坐骑,独一尊存在于石壁上。他的躯体已残缺不全,外表更是显现出千年风化的伤痕,在众佛之中,他为何如此孤单?他又是哪位神明?匆匆过客有谁会留意他的孤单?是谁给他安排的宿命,还是冥冥中本该如此?我凝望良久,透过那低垂的眸子,你能与我诉说你不为人知的故事么?想抚他的脸庞,到了近前,却又收了回来,渺小的我怎能亵渎这伟大的神灵,又怎能读懂它千年的心。

即将走出西山龙门石窟,回望这宏伟的石窟,你是多少个朝代的文化结晶,不论王侯将相,还是平民白丁,他们世世代代是以怎样的心情去供奉和雕刻你的一容一颜,这是一个怎样的宗教,贯穿着炎黄子孙几千年的思想与信仰,不可思议。

众佛如众生,我们的祖先如无虔诚的心,又怎能刻出这灵气的佛像?或许,这每一尊佛,便是一个真我。而今,我们的灵魂寄存于何方,未解。下一站,东山龙门石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