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行茶山

宁海茶山,因勤劳勇敢的前辈人在荒山野岭垦荒栽种了几千亩茶园而得名。因其位于东海之滨且山高俊秀,常年云雾弥漫,萦绕山顶,当地有识之士借着改革开放东风,把它开辟、打造成了一个集休闲、旅游、娱乐会所于一体的度假胜地,并美其名曰——东海云顶。

从同事只言片语的介绍中得知茶山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就萌生了要去那里实地走走看看的冲动,加之最近那里在开发风能发电项目,更催生了我想要去一睹茶山风采、领略茶山风光、看看风电场、感受一下科技带来的伟大力量的想法。去茶山玩也是我对儿子的承诺,曾经答应有空带他一起爬茶山,刚好趁这个机会,兑现承诺,圆梦儿子的茶山行。

早上7点,洗簌完毕,我们准备好干粮和水,就出发了。今天的天气多云兼阴,虽已入夏,但却不怎么热,居然还凉风习习,特别适合出游。

从暂住地马家村一路向东,出得涨坑村的水泥路,前面就是坑洼不平的泥路了,前行不到500米,远远就看到涨坑水库的挡水大坝。随阶梯上坝顶,一池碧水映入眼帘,青山倒影在碧水中,这景致简直无与伦比,堪比仙境。经打听得知应该从大坝的右侧新开辟的马路便道进山,才能到达茶山,好心人告诉我们:上山的路岔道很多,一定要看准茶山的方向,不然会走错路、走冤枉路,甚至迷路。我和儿子听从好心人的指引进山了。前行不到500米,一条“Y”型路横亘在眼前。到底走哪条路呢?我和儿子犯难了。回想起刚才好心人叫我们顺着大坝右侧的路进山的话,我们选择了右边这条路,可是走了不到200米,发现情况不妙,看到对面有上山的便道。于是我们折回来,从另外一条小路上山了。后来才知道,被我们误打误撞的歪打正着。

进山的路蜿蜒曲折,是完全的羊肠小道。山道在林荫之间、一路顺着溪流的源头穿行。山间茂林修竹,层层密密,如果没有山间的鸟语虫鸣,一个人还真不敢独行。溪水淙淙流淌,时而叮咚,时而哗哗,时而沙沙,伴随着我们一路欢歌。途中又经历了几次“Y”型道路的抉择,冥冥之中好像有神灵在庇佑似的都被我们误打误撞的猜中了。正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之际,我们终于走出密林,眼前一片开阔之地,刚刚剪去顶上多余枝干的茶林出现在眼前。我不由得惊呼:我们终于找到茶山了!!!(殊不知这还不是真正的茶山),儿子眼尖,看到前方不远有房子(从同事那里得知,茶山上有宾馆、小卖部等场所),以为是卖零食的小卖部,我们带来的食品在路上都基本吃光了,需要再卖一些零食。来到近处一看,原来不是小卖部,是茶山管理人员居住的地方。

我们一路上行,继续往前走,期望实现第二个愿望——看看风电场(其实第一个愿望还没实现呢。后来迷路请求同事指点,从电话中得知的,这里看到的不是真正的茶山)。我们顺着新开辟的上山便道(可供车辆通行的)一路向上爬行,山上已经云雾缭绕,看不清景物,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更看不见我们想要看到风电场。只好胡乱顺着路走,听天由命了。不知不觉,我们迷路了,这条路既不像上山的路,也不像下山的路,更不要说去风电场,该怎么走呢?只好电话向同事求助。我把我们看到的景物,经过的情况一一告诉同事,以期得到她的指点,不曾想电话里根本说不明白,同事也无法通过我们的情况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唯一得到的忠告是叫我们不要乱走,小心迷路,最好找到一个人问问,了解清楚在行动。同事告诉我,我们看到的不是真正的茶山。我彻底晕菜了!

我们不得不倒回来走,打算如果碰不到人打听方向,就顺原路返回了。苍天不负有心人,刚折回不远,就碰上一个好像是上山采药的郎中,向他询问去茶山和风电场的路,他不会说普通话,我也听不懂他的本地方言,只能从他的手势大致了解他说的内容。谢过他,我们继续前行,翻过几个山岭,再转过几个弯,峰回路转间,令人欣喜的一幕终于出现了:眼前出现了满山遍野的绿油油的茶园,正郁郁葱葱着,绿得发亮。这一定就是真正的茶山吧?我们快步向前,一处漂亮的景致出现在眼前:各式房屋错落有致的排列在荡漾着碧水的小湖边,曲径迂回在种满各种名贵观赏树种的园艺场周围。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杨柳抚岸,草色青青。儿子在一块写有“东海云顶”四字的巨石前留影,巨石上的红色字体已经斑驳脱落,只能隐约可见。玩了一会,因为还要寻找风电场,不能把时间耽搁在这里,我们又出发了。这时天色已经逐渐转晴。向几个在茶园里劳作的工人师傅们打听,得知风电场的大概位置,我们朝着他们指引的方向继续走。刚刚转过一个小山,让人兴奋的、尖叫的事情发生了:好像就在这座小山的后面,一架巨型风车庞然大物般赫然闯入眼帘,我的尖叫还着实下了儿子一跳。儿子随着我的指引,也看到了这个庞然大物——风力发电机。只见一根巨大的圆形柱子高耸云端,柱子顶端横着一架上面写有“中国国电”四字的机体,机体的一段连着三叶的风轮,风轮正迎风旋转着,在云层里时隐时现,发出“呼呼呼呼”的声音。接着我们发现了第二座风电机组。转过小山,让我们失望的事情出现了:原来机组并不在小山的后面,而是在很远的对面的山梁上。我们继续前行,想要近距离一睹风电机组,感受一下科技带来的巨大力量。我们一边抓拍机组,一边向机组方向前进,走走停停。走不多远,迎面来了两位风电场工人师傅模样的人,于是向他们打听风电场的具体位置,可是的得到的答复彻底让我们泄了气:到达风电场车行需要40分钟,光靠走最少还得两个多小时,看看就在眼前的东西,够得走。。。。。。他们劝我们不要去了,就在这里远远观望一下就行了。我问:“从这条路下山是哪里?”“是力洋镇或者长街镇!”“能到得了大佳何镇的里袁?”“啊?大佳何里袁?那是反方向了。”我们彻底失望了,看来是无法近距离观看这一伟大工程了。我考虑到儿子的承受能力,怕他又累又饿,到时走不动就麻烦了,于是听从两位师傅的劝告,顺原路折返下山。

返程的路上,由于天气转晴,我们又先后发现了几座风电机组,并用手机抓拍了下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如果天气晴好,在来的路上就可以看得到风电机组,当时云雾缭绕中听到的“呼呼呼呼”的声音一定就是这些机组发出的,只是当时看不见而已。回家的路儿子说什么也不愿意走来时的路,坚持要走新开辟的便道,我依了儿子。不想又失算了,便道并没有完全修通,便道的尽头又是密林,我们又走进了一条长满杂草的羊肠小路。路上发生了一件让人恐怖的事情——儿子的脚上爬了几条吸血的山蚂蟥,把儿子吓的够呛,而坚强的他并没有哭,而是很勇敢的把山蚂蟥从脚上拿掉,由于它的吸盘吸的很牢,费了很大劲才拿掉。

回到家,已经下午3点了,我们都已筋疲力尽,脚软腿麻,饥肠辘辘。

这次驴行,暴走茶山,虽然很累、很艰辛,欣慰的是我和儿子都坚强的走完了全程,看到了期望中想要看到的景物,完成了想要完成的心愿。既锻炼了身体,又提升了意志力,还增长了见识,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活动。回来的路上,我们还惊喜的发现了另一条上山的路,儿子并没有气馁,愉快地邀约我下次再来走走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