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询广府

一条护城河,一段古城墙,一座古城,勾勒了印象中的水城——广府。

直到触目了这赏心的浩淼,这悦目的古朴,这缭乱的繁华,才将内里的印象一一驱逐。恍惚于这环绕四周广阔的淼淼水波,仰视于这长4.5公里,高10米,厚8米,九里十三步古城墙的巍峨,惊叹于这1.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30余条街道的密集,以及历史赋予它的繁荣。

这青砖白瓦铺就的记忆,一直顺延至2000多年前的隋末,窦建德领导的农民起义创建的大夏国,初具了此城的规模。直到明嘉靖二十一年,那个卓识远见的太守陈俎,调工遣民,改土墙为砖砌,增高加厚,设四门城楼,加四角角楼,四门之外有瓮城相守,深锁地道关防,使之固若金汤。

走在这青砖堆砌的记忆之上,澄澈清明的天宇之下,有微风抚摸,有丽日亲近,有碧波明眸,有友朋招唤,无论如何,亦无法想象千百年前,那场场的杀戮,那喷涌的血腥,那连声的号角,那萧萧的马鸣……

如果说,这城墙的斑驳,只在记录历年历代的是非功过,那么,这环绕四周“芦苇茂盛、鱼虾共生、碧水风荷、雁戏鸟鸣”的自然景色,则映射出一方水土的丰美及一方人民的勤劳与智慧。

素有“北国小江南”美誉的永年洼淀,是继白洋淀和衡水湖之后的第三大洼淀。面积达4.6万亩,长年积水,是平原上鲜见的湿地,有春花锦簇,有夏日蛙鼓,有秋夜的星月,有腊月的凛冽……远近闻名的平干八景便是这里景色的真实写照:稻引千畦、荷香十里、聪山蕴秀、滏水流香、家高峰、夕阳晚照、魁阁凌云、龙潭风雨。历史上曾吸引无数达宦显贵、文人墨客流连忘返。

荡舟碧波之上,送爽的秋风,呢喃了耳畔一季的花语。载着隋末的遗风,吐纳明清的气息,遥望城墙氤氲的古远,心中对风景的那个“明白”,对历史的那种“了然”,对时世的那份“领悟”,消逝了往事,远去了年华,仅留下一个“懂”。

闻名于世的永年古城,绝不仅仅因为它稻引千畦、荷香十里,也不仅仅因为它的九里十三步,四门四城楼,更多的是因为它和太极拳的渊源。

这里是杨式、武式太极拳的发祥地,其创始人杨露禅和武禹襄的故居保存完好。杨式太极舒展大方,武式太极小巧紧凑,两种拳式均以柔中寓刚、刚柔相济见长,被称为“活的雕塑,流动的音乐,体育运动的阳春白雪”。

置身“太极拳之乡”,近距离地领悟无极起始的混沌,阴阳相济,天地大合的虚空,天人合一的极致,万物生生变化的无穷,完好了这一“天、地、人、物之通理”。

总有些淡馨的东西,随着生活的潮涨,不知不觉地遗落在我孤单的沙岸,唯有这世间的风景,于我心是如此的明白,何尝在我心外?

2000多年前有古人对江山的问鼎,2000多年后有今人对景致的问询,广府水城,你承载着史前史后不朽的佳话,讲述着千百年来不老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