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行散记(旅途随笔)

夜已经深了。我透过行车的玻璃,看到万家的灯火浸泡在绵绵的秋雨中,淡淡的水雾在车灯前不时的翻滚着。躺在卧铺上的旅客开始慢慢地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就传来呼噜声。我拉开窗帘布,看到高速公路上接连不断远去的一块块路牌,知道不要多少时间就将离开浙江了。

“咣当”一下,我在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 ,问驾驶员“到哪儿了”。他告诉我,已经到江苏连云港的服务区了。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凌晨二点。驾驶员告诉我,“从今年九月一日开始,所有卧铺大客车在凌晨二点到五点的时间段里,一律进服务区休息。”客车停稳后,我吃了一点饼干喝了一点水,觉得睡意全无了。

连云港好像没有下雨。天空中的月亮是很圆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月色不是很皎洁,散落在树叶上草丛里有些暗淡。旷野的山夜有点很安静,越是安静的时候我越是睡不着,整个脑子里想着女儿说的话。她说,叫我别坐卧铺大巴去,路途太遥远了,或者转道上海后,她陪我乘飞机去威海,我觉得这样也麻烦,可现在倒是后悔自己没有开车外出,否则一千二百多公里的路程,十多个小时也就到目的地了。

时睡时醒之际汽车开始急速行驶在山东日照的高速公路上了。太阳已经岀来了,普照在公路两旁挺拔的白杨树上,成群的喜鹊在空中不停的盘旋着。有旅客惊喜的发现,白杨树上有一个个用树枝搭建的喜鹊窝,而且这种窝巢在高压电线的铁塔上也有。不过,有旅客在指正,这种树上的窝可能是斑鸠的,因为斑鸠很懒惰,经常去覇占喜鹊的窝。我忽然想起《诗经·召南·鹊巢》中有“维雀有巢,维鸠居之”之说,但不管这窝是谁的,毕竟多了一份路途上的议题,少了一点寂寞。

日照的画面渐渐淡去,迎来的是胶东半岛,其中胶南市地处山东东南沿海,南临黄海,拥有156公里的海岸线,其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史以东国名地著称。我们的客车正行驶在国家大环海高速公路的同三线上,即墨市、莱阳市、海阳市、乳山市就好像是串在这根线上的一颗颗珍珠,大大小小,闪闪发光。其中,海阳市地属胶东半岛的南翼,处于我国北方著名海滨城市烟台、青岛和威海的中心地带,是北太平洋西海岸线上的沿海城市之一,与日本、韩国隔海相望。

经过乳山市后就到达我要去的目的地文登市。到文登市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我也肚子饿了,幸好有当地的朋友专程安排了饭店和宾馆,可以好好的享受和休息一番了。在这里我要十万分的感谢来自黑龙江的苏总,他在寒冷的北风中亲自驾着车,一直在高速公路的岀口处等我们。苏总虽然不善于言,但照顾得特别周到,还特地拿来“烟台古酿”的白酒,让我们一一品尝。有朋友开玩笑说,烟台“姑娘”真不错!

文登市依山傍海,风光秀丽,名胜颇多,文化、历史底蕴深厚。我查阅了有关资料,发现文登被誉为“海上仙山之祖”的昆嵛山 ,不仅景色秀丽幽美,还是道教全真派的发祥地,有雕有老子《道德经》上下卷计6000余字的圣经山摩崖石刻,有金元时期的七真人庙、东华宫、白玉台、朝阳洞、烟霞洞等道教遗迹,有山东半岛最早的庙宇无染寺等;城东的文山,是秦始皇东巡时召贤士文人论功颂德的地方,山上建有古召文台、秦庙等。更值得一提的是,文登市属大陆性季风气候,年平均气温11.1℃左右,是避暑、疗养的理想住处。

(以下是我在文登市南海开发新区拍摄的一些照片,供友友们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