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美丽为话题的作文800字——【不可或缺的美丽】

 我依旧清晰,那条小街上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家商店,每一户人家,因为那是我一生中不可或缺的美丽。

我站在十字路口,我驻目在马路对面,那里曾是我拥有第一个梦想的地方。红灯闪烁了几下后路灯亮起,我迈开步子朝着马路对面走去。我望着马路对面那一条长长 的大路,空旷、熟悉、陌生….当我重新又踏上那片土地时,瞬间,我眼前的大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曲折而又漫长的小路,我知道那条小街深处是我的家。

我起步向小街里面走去,已经接近傍晚,菜坛子陆陆续续的都摆了出来,让原本是宽敞的小路变得拥挤起来。南边的瓜子店里时不时的飘来一阵阵的瓜子香味却很少 有人光顾。北边的大垃圾箱里却传来一阵臭味,似乎在表示对垃圾的不满。我缓慢的走着,时不时迎面就碰到谁家的叔叔婶婶阿姨姑婆打个招呼。前面的小商铺是我 小时候最喜欢待的地方,我喜欢和老板娘的女儿玩捉迷藏,结果把她们的储物室搞的乱七八糟,但是老板娘从来不生气,她总是免费送我些糖果。小商铺的对面是一 家钟表店,修钟表的爷爷是一个残疾人,他有一辆老旧的手轮椅,因为有门槛进出不太方便,所以我不常看到他出门,但是总有些老顾客很乐意的帮他推轮椅。我记 得他的鼻子上架着一个大大的老花镜,帮人家拧螺丝的时候时常眯起眼睛。挨着钟表店的是一家卖肉的,在那里一到傍晚总会生意红火的很,大家都排着队卖肉,人 堵的交通过不去,就会听到自行车的车铃声在那里“铃铃”的响,有人喊着:让一让,让一让。

我穿过人群,终于来到了安静的居民区,像极了上海老弄堂里的风格但是路却宽敞了很多,两辆机动车并排开也是绰绰有余的。王阿姨的家的家门常年敞开着,木制 的楼梯离门口很近,从外面看,楼梯又高又直。对面陆伯伯的家有着高高的门槛,一进去很宽敞,水泥地和木头柱子时常散发着淡淡的霉味。他很喜欢搬把小椅子在 门口坐着拿着烟杆,逢人和他聊上几句。陆婆婆很会裁缝,街巷里的人家若是衣服有什么需要缝缝补补的就会拿去找她,熟的就不收钱,不熟的就会收那么几角钱, 权当是布料的费用了。所以路过那儿的时候总能听到缝纫机“哒哒哒”的运作声。

“走吧,我们去看火车。”一个妈妈牵着孩子向前走去。对,小街的尽头是铁轨,很小的时候爸爸会把我架在他的肩膀上带我去看火车。那时候我远远看着火车呜呜 的从我面前开过,直到看见不见它,消失在远方,一个我不曾去过的远方。当时的我还对爸爸说长大以后我要坐火车去那个它消失的地方。

天色不早了,我加快脚步,家在我的视线中越来越大,我看见隔壁人家屋顶冒出的袅袅炊烟,邻居家几个小孩子在房门前的空地上玩闹,听见他们家人呼唤他们吃饭的声音…….

“嗖!…….”一辆汽车飞速驶过我的身旁,我忽然回过神来,回头一看,我的身后是一条宽敞明亮的大路,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尽头。

小 时候整天听街坊邻居说着东外街要拆掉了,就这么喊了三四年也没拆,直到五年前,政府真的动工了,外婆也搬来住新城的家。时间一晃,这条小街被拆的一点从前 的影子都不存在了,变成一条大路。充满现代化气息的一条路,宽阔明亮,却亮的扎眼,扎的我生疼生疼。曾经那些热情善良的人们现在都住在哪里呢,曾经我买糖 果的商铺现在还在开吗,曾经如果一个人有麻烦,街巷邻里都会出来帮忙,现在还会不会这样呢,这些我已经不知道了。

然而小街真的不复存在了吗,那条用青石板铺成的路再也无法重新再走一遍了吗。或许是,或许不是。因为我至今清晰,那条小街上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家商店,每一户人家,因为那是我一生中不可或缺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