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晨曲

 若问你:清晨睁眼醒来,你能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关键是回答的内容是什么?

今天是星期六本可以睡个懒觉的,可已习惯了早醒想睡也睡不着了。朦胧中听到几声喜鹊叫,一定是它们成群飞过我的窗子,落在我家南面几十米远的几棵大 树上开演唱会呢。清晨的玉米地里静寂而神秘,更衬托出这一群高傲的鸟们肆无忌惮的叫声的清脆和高亢,喳!喳!喳!听着并不讨人厌,毕竟是喜鹊不是乌鸦嘛!
起床伸个懒腰——舒服!

信步走出大门外,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升起。有些雾气,云彩显得懒懒的,风儿也懒得吹,那太阳像是吃醉了酒般红着脸也懒懒的样子。大门前是一眼望不到边 的玉米地。现在是初秋时节了,玉米们婷婷玉立,一片片长长的叶子尽情舒展着,翠绿的颜色显出生命的美丽,穗子已是日渐膨胀起来,一缕缕粉嫩的樱子已变成黑 褐色,虽没有被完全风干吧但也算是鞠躬尽粹了。玉米下面是一棵棵并不太高的野草,狗尾巴,牛筋草,小扫帚,王不留,野牵牛……由于玉米的遮挡它们并像道旁 沟边的同伴们得意,玉米的阴凉里哪里能长得粗壮高大呢?它们却是秋虫们的天堂,蟋蟀们在一高一低地唱地正欢,啾啾,叽叽,吱吱,它们早已唱了一夜,这会儿 也听不出丝毫的疲倦。

胡同房跟儿下种了一行丝瓜,丝瓜间隙里零星着有几棵大牵牛和五香梅,大门前还有两棵麦穗花,清晨时分正是它们开得最好最香的时候。若论花朵的数目怎 么也在千朵以上吧,因为光麦穗花就有二十几枝在同时开放,它们小巧精致和大牵牛在颜色和大小上遥相呼应,在这个新鲜的清早引来了成群的小蜜蜂。它们展开薄 薄纤细的翅儿,嗡嗡嗡地飞来飞去。真奇怪,难道它们昨夜就是这些花蕊间安睡的吗?

我在大门前的水泥地上站定。双手合十,向上举起,瞑目遐想——我站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天上的云彩,地上的绿色,喜鹊的歌声,蜜蜂的哼唱……这一切我可以独享!呼吸——再呼吸……

街口上一位老者在扫地,白色的微尘升腾着;耳边恍惚传来卖鸡蛋的人的叫卖声;几只小狗悠闲地在街边逛着……我看到太阳正在上升,天地间撒满了金光——万物都在微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