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

奶奶,老了。

还记得我“咿呀呀”不会讲话时,奶奶早就陪在我身边照顾我许久了。那时候,她那一头利落的短发还不见多少霜迹。如今,青丝与银丝已在她的发际、后脑,平分秋色。

从前趴在那不很宽却格外温暖的背上,无论发生了怎样令人伤感的事,全都可以忘却了。那时候,站在我面前的她总是分外高大,只要奶奶牵着我便总有安全感。

奶奶从前的双眸是清亮清亮的,我虽已不大记得清楚,却总是这样坚信这一点的。

岁月渐渐风干了一切。

奶奶,她,老了呀!

她的整个身型就像皱缩干枯的花朵,那背,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将自己的全部重量使之负载了。站在我面前的她更像当年的我那样瘦小。可在我的眼里,她从来不渺小,从来不!

不知从何时起,她的明眸蒙上了一层阴影,一层灰白的雾霭。那时我曾与她望着窗外一方苍穹闲聊。我问起她对于自己母亲、奶奶的印象时,她笑了笑,望着天空的双眸分明又亮了起来,隐隐有情愫在闪动。她好似一位饱经风霜的诗者,在浩渺的宇宙间找不到词藻来诉说内心所感,分明有千言万语在胸中喷薄欲出,而又克制住冲动,只是将一切咽了回去。

她的身体不再那么结实健康了。经常弯腰就痛,严重的一段时间,躺在床上不动弹,治疗两个月期间,爸妈送去了不少保健、养生品,她的笑容中多了几分欣慰,但我觉得她却并不真正快乐。每次,总看见那些瓶瓶罐罐包包原封不动的在那儿,我们劝奶奶要多吃保健品不要雪藏起来,她总是似乎同意地勉强点点头,可是下一次情况依然如故。她躺在床上,眼里更多的是落寞,似乎是因为子女没有多花时间陪伴陪伴她,关心与爱意只寄托于物质。其实,只要我们做小辈的多陪陪她话话家常,她就会好受很多。

等腰板好了,她总又耐不住,为孩子做这做那。动作却不再利索,甚至有些迟缓。

于是我一次又一次想起那天她无言的回答。我明白她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就如此时此刻我的所念所感。有一天我也会像她一样慢慢老去,岁月精心雕琢在她脸上的一条条纹路有一天也会爬上我的脸。我也会变得十分矮小、羸弱,动作迟缓。我也会内心涌上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我也会像她一样想念自己的母亲、奶奶,喜悦而悲伤。

岁月,终将将一切人和事带走。

我现在该做的,是牵起那个为我倾注了十几年光阴的老人的手,伴她在每个阳光明媚风雨交加的日子里,一同走过。

有朝一日,我相信自己也会像奶奶一样被岁月褪去年轻的容颜身姿,我也相信,也会有像现在的我一样的小辈们,牵起我的手,伴我走完最后的岁月,那将是岁月对每一个虔诚热爱着生活的人的回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