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那微光

雨夜,那微光

窗外,稠密的雨帘狠狠地敲击着窗户,狂风咆哮。我透过冰凉的玻璃望向远方,朦胧中若隐若现的那团微光,温暖了我寒冷的心田,思绪又追溯到那个雨天

瓢泼大雨编织成厚厚的雨帘,一层层朦胧了视野。哗啦啦的骤响中,隐隐夹杂着几声令人发憷的雷鸣。我徘徊在寂寥无人的楼道下,双眸死死地凝望着被混沌吞噬的遥不可及的家,烦躁地蹬了蹬沉甸甸的靴子。我不禁嘟哝起满腹牢骚:“真是的,偏偏在这种时候下这么大的雨,我该怎么回去呢?作业还有一大堆啊。”

远处,混沌雨帘中,一团微光若隐若现,缓缓地向这边蠕动,扩散着它朦胧的光芒,空气中萦绕起几丝似曾相识的香气。那么温暖的光啊,在这令人害怕的雨夜仿佛能驱散一切寒冷。我不禁纳闷起来,这种天气,是谁还在外面转悠?

那灯光渐渐近了,映照出一把湿漉漉的大伞和一张熟悉面孔的轮廓。哦,原来是卖烙饼的阿婆。以前经常看见她在学校附近流转,架一只翻滚着油泡的大锅,热腾腾的暖香撩拨着食欲。也许是因为抵挡不住美味的诱惑,也许是被阿婆那粲然的笑靥感触,每次遇见她,我总会买一个烙饼捧在手里默默嚼着,仿佛那是世界上难得的美味。这么晚了,又下了大雨,生意一定不好,想必她正打算收摊回家了吧。

阿婆也注意到了我。她绽开一如既往的笑颜,用淳朴的嗓音向我大声吆喝,但最后几个字眼还是湮没在滂沱大雨中:“小姑娘,来个烙饼吧?”我瞥了眼她沟壑纵横的脸,暗自嘀咕:“我现在连家都回不了,哪还有闲情吃什么烙饼?”阿婆低下脸去,灯光将她的笑影映照得如此明丽,与这凄惶的风雨显得那样格格不入。她专注地摆弄着一块金灿灿的烙饼,烙饼在嗞嗞作响的黄油中惬意地翻转,连凝固的空气都仿佛被热乎乎的香甜融化。我不禁咽了咽口水。

突然,阿婆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把三轮车朝我吃力地挪来。好不容易停到了楼下,她喘了口气,混浊的双眼放出光彩,双唇间使劲吐出浸透了浓厚乡音的话语:“小姑娘,你再这么待下去也不是办法。你家应该就在附近吧,我送你回去。”哎?我怔在原地。这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没想到阿婆这么好心,我刚才却还有那样的想法。

“不,这多不好意思”我犹豫着推辞。阿婆偏头望了望倾盆而下的雨帘,用坚定的语气说:“这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停,我带你回去吧,反正我闲着。”凝望着阿婆如雏菊般明丽的笑靥,一股暖流自心头涌起,浇灌进我枯涸的心田,夹杂着一丝愧疚。

雨势未减。稠密的雨帘中,一柄圆圆的伞徐徐蠕动在清冷的小巷中,伞下架着一只冒着氤氲雾气的油锅,闪烁着一团暖融融的灯光,行走着一个满怀感激的女孩和一位天使。我望望针似的扎下来的雨丝,捧着刚出炉的烙饼,咬一口,沁人心脾的暖香弥漫在齿间。热在口中,暖在心里。风在咆哮,雨在肆虐,此刻我的世界,却春暖花开。

多少个春秋在指尖流淌,许多事已被淡忘,唯有朦胧雨帘中那团温馨的光芒,一直闪烁在我的心底,点亮我前进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