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风儿,她无处不在

倾听风的声音,她就在你的身边,并且无处不在。

早晨,风的声音是柔和的,她不缓不慢,掷地有声地扣在各家的窗前,也扣在了小松鼠的房门前,像是在轻轻地如妇人一般的怜声细语,叫着她的孩子起床,然后打开窗户,让那在窗外苦等了一宿只为在人们起床的风姑娘飞入,这时,你便只能听到她“呼呼”的风声,他也会感受到风姑娘的细腻,以及她带来的丝丝凉爽之意。

就快要中午了,人们也要摆开桌子吃饭了,这时,一向爱凑热闹的风姑娘又来了,她照例是从窗中飞进,瞬时,整间屋子里仿佛完全充斥着她那银铃儿般的笑声,那笑声仿佛感染了所有主客,大家脸上都是笑意盈盈,充满了喜悦,房间里,此时好像就只剩下风姑娘的笑声了。

到了傍晚,夕阳斜的厉害,连那打在窗户上的余晖竟也显出了几分厉色,我被太阳过于灼热,烤的出了门,在刚把手放在把手上时,我就听到了风儿的急切声,那声音仿佛是豆子一般扬在了空中,又如同顽皮地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雨点们打在地上,一出门,便听到她笑,说“快来和我们玩呀,可有意思了呐”。她招呼着,此时我抬头,见那插在门旁的几棵柳树,被风刮得像是火车的笛鸣声,柳梢上的柳叶儿也像在随风伴舞,四处摇曳,那婀娜的身姿,仿佛要把人看痴了,再看那近旁的小溪,风儿时不时的拂过,拂过我的脸颊,也拂过小溪水的脸颊,小溪仿佛刚醒一般,“哗-哗-哗”地,晕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又好像是小姑娘那害羞的红晕。

天黑了,风儿此时又换上了她的妆束,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农家姑娘,她看着那些依旧在路上行走的行人们,不由地有些着急,于是就在一次用她那脆脆的嗓音,催促着人们回家,那清澈透澈的嗓音呀,像是在空中连成了一串串小蝌蚪,就像是音乐课本中的四分音符,二分音符,飞进了人们的心里,使人们加快了脚步。

倾听风的声音,她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