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的缘

陌生人的缘

——汶川暴龙

2012.12.01

转眼又是一段年少的尽头,仿佛往昔如昨,纵然有时空的变格,依然挥不去往日的美好。那山、那水、那人……,如一本书写不尽思念的丹青,读不完的凡尘俗世。

或许青青校园,或许车如流水的街头,都会有我们随手拈来而挥之不去的情感。多少张面孔在我们的记忆出现,有的渐渐模糊,甚至消失。当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单纯的过着童年,只是会对着天空傻傻地遐想,傻傻地笑,那时的天空好像公主的眸瞳,很亮很蓝。到了懵懂的年纪,一切似乎都是那么没有主见的样子,郁闷的时候总是仰望无尽的星空,但绝对没有数星星的本事。本就是一个感性的孩子,情感的世界给力却不解释,也曾多次询问师友:"情为何物?缘为何事?"但得到的回答都是尽不相同。

后来,长大了!对于陌生我不在陌生了,人生的悲欢离合,人来人往,仅此而已。以前我总以为缘分仅是相逢、相知,经典的诠释"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话一点不假。我在南国之都,你在北海之城, 隔着缘分的银河,跨着距离的隧道,永不跨越的鸿沟,陌生到甚至没有缘分可言,缘就变得这么简单而没有意义了。

再后来,成熟了!对于陌生我还是陌生了,知识武装了我的头脑,文明支配着我的行为,对于陌生人的缘分变得左右为难。深思熟虑算不得是探究,探究陌生的真谛,探究缘分的本质。陌生人与缘分正在融合,假如亲情,假如爱情,假如友情。这便是我们细腻人生的构造体。

不断成长,成为了不可违逆的事实。每天在我的生活中有太多的人闯进来,又匆匆离开,被我们理所当然的归入陌生人的行列!太多了,仅一面之缘,没有太多的记忆。所以,他们被单纯的归为一类,甚至连好人坏人的成分都没有。每天地铁公交,忽起忽落的航班,你买了票,追上了车,希望它可以带我们到想去的目的地,一个城市,或一个乡镇;在这段旅途,你认识了一些不曾谋面的人,终点起点,由聚而散,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最后总会分开。回过头来想想,在这段旅途里,是否有你遗憾的事,有你留恋的人?我们是高等的生命体,好奇是我们骨子里最原始的气息,都渴望认识结交新的朋友,接触新的环境。这样的欲望成就了与陌生人的缘分,打破了"缘分天定"。这世界的构造也和生命如出一辙,我们就是其中的血细胞,我们不断地运动,不断更新,世界才会焕发精彩,历史才会讲诉故事。比较悲哀的是,原先想打进去的小圈子,接纳了你,你也成为小圈子里的一个成员,到了后来,你却又觉得无趣而自动逃离,如此周而复始——参加体又脱离体。也许和陌生人成为了朋友,和朋友亲近,又和朋友疏离。从希望开始,到失望结束。在聚聚散散之间,最后我们剩下的是一颗苍老、寂寞而孤独的心。时不时地会感觉到:陌生人的缘分留下的只是苦涩!到底什么是缘分呢?字典上的说法是自然的机遇。什么又是"自然的机遇"呢?到底什么又是陌生人?不认识的人吗?问到后来竟然是一茫然。

年轻时候追求,年老时候逃避。我们不断地为着自己的生活奔波,为着自己的梦想努力,经历着聚散离合,酸甜苦辣。有时候只会懂得奉献却忘了自己,听着蒙眼的音乐,才看透了"陌生人的缘分",那是不幸的爱情——最熟悉的陌生人;有时候胸怀大爱却忘记了自己,看着势利的百态,才明白了"陌生人的缘分",那是悲催的亲情——最亲近的陌生人;有时候只会两肋插刀却忘了自己,听着刺心的言语,才看透了"陌生人的缘分",那是痛心的友情——最倾心的陌生人。

一时间想得很狭义,变得伤感,滴墨成伤!那个雨过天晴的日子,陽光依然,只是感觉不再年轻。对生活有了全新的定义,一直没停下过的步履一路前行一路回忆。记得回忆中一些面容变得模糊,甚至再也回想不起来。再次在世界某个角落的相遇,也只是擦肩而过!缘分和陌生人的定义再次被生命的轨迹诠释和升华。多少岁月已流尽,多少时光一去不回头。那真真切切的事迹填充了每个人不同的故事,那种回忆酝酿的琼浆,亦苦亦甜,亦清亦浓,让我们默默享受着它,幸福就时而陌生时而简单,它就是生活。

一个酷爱音乐的人,不时地咀嚼文字的苦涩,有着艺人感性的细胞,对于情感更是敏感的,就连看着电视连续剧也会变成不可收拾的泪人,更有那刻骨铭心的爱情让人撕心裂肺。人有了七情六欲,才踏上我们独有的练情之路,在风雨中镀练成熟。有更多的错觉,缘分和陌生人似乎是用来修饰爱情,相遇说成是有缘,分离说是缘尽,也就自然变成陌生人了。那么如此说来爱情就是一场陌生人的缘分。 
人和人的聚散,像变幻莫测的云彩,形色各异;像水中的浮萍,时聚时分。聚合是天地间的神秘,就包含政治也有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规律。人是很渺小的,大多数人都相信命运,甚至承认命运,依赖命运。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机会主义者,或神论的支持者,只是欲望让他们无法自己操纵现实,遂而听天由命,于是一切"随缘"。"随缘"凡事不强求。把人生的聚散一场,全然说成是一种缘分。 从而觉得缘分天定,不可违逆!

时常也会问问自己,人为什么对别人失望?或问,别人为什何会对我失望?你可以说是误解,但有时更因为是了解。"因误解而结合,因了解而分开",人和人之间的聚散,总是一方故意一方无意,在无意和故意之间,就像天空里飘走的两片云,他们或许还会相遇,但心境早已不同,有时再相逢形同陌路,真的是相见不如不见。 聚散的故事说不完,有时聚散两依依,有时互相躲避,惟恐窄路相见,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聚是欢乐,散是苍凉。友情和爱情走到后来,有人硬是宁选苍凉而舍快乐,必有其锥心之痛,也有其难言之隐。人生故事,无非都是聚散一场,好像一部电影一出戏,一旦开演,总会结束。一堆朋友,无论七位八位九位……甚至可以戏称十三妹或十四阿哥有何不可?今天聚明天聚,聚到后来,仿佛彼此的欢笑声还在回荡,但仔细回想,甲到了天国,乙在异域,丙正和病魔挣扎,丁失踪了,戊财务有了困难逃之夭夭……或许久了,远了,我们就陌生了!有时明知对方在哪里,有他的最新联系方式,却彼此装作不知道,你不找我,我也不找你,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谁人又愿意提及我们的缘分?原来人人都有自己的那份归属和追求,长大了,那些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星散各地,全失去了音讯,形同陌路。岂是当初彼此相见恨晚之时所能想象。 

转眼即是瞬间,刚才鹅飞雪的情景,此刻早已停歇;想那窗外的丁香,昔日还芬芳四溢,而今冬日的洗礼与白色溶体,早不知所踪.熟悉的街头浪迹陌生的人,谁可以告诉我缘起缘灭的道理,谁可以解开那些陌生的面纱。为了思维的继续,总得找些答案来慰藉自己:若熟悉是缘起,那陌生当是缘灭。陌生人的缘仍旧是大山里不朽的神话!人间神秘露天机,茫茫人海福祸兮,我说过的陌生人的缘,佛说过的善缘、恶缘、孽缘……最后都像云海里的雾气飞散飘去,而穹苍大地,宇宙洪荒,亘古不变。山还是山,水仍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