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

      缓缓煽动着双翼在丛林灌木中环绕穿行,夜幕便是胶卷,剪辑着它璀璨华丽的一生。忽明忽灭,乎远乎近,嬉戏在夜的心底,她如蜜糖,如甘露,诱惑着山野中的孤寂灵魂。刚想伸手触摸,她便凭空升起,融入另一个世界。而尾翼散发出的光环却似雪花晶莹,缤纷。穿不透的总是那亿万光年的寂寞。黑暗就如梦魇紧压,动弹不得。越是在黑暗中绝望,就越期盼眼前透出哪怕一丝的微光。终于当她在眼前翩翩起舞时,却成了难以戒掉的心瘾。难舍是分离的前奏,她永远都意识不到她曾经在黑夜里留下的惊鸿一瞥。也不曾顾及那孤寂灵魂心瘾来犯时该如何解愁。她依旧缓缓的点亮前方的路,而身后陷入之前的黑暗。最后黎明到来,而她化成一滴眼泪,滴入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