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利用”

“利用”一词有两个解释。其一是利于发挥效用;二是设法为己所用 。在我看来,人事上的“利用”就是量才使用,利为己所用。

在老家乡村教书时特敬佩一小学老校长。老校长与邻村俩同行是多年的交情,彼此间想谁了不管人家有没菜蔬就打马而去。去了哪怕从泥巴地里扯两个萝卜,洗净切丝撒盐淋些油就行。菜可以凑合,薄酒却是必须的。三两个长夜喝酒话人生,硬是将冬夜喝得热气腾腾。可是,自从另两位调往教办做了上司后,老校长却和他们日益疏远了。那两位心里纳闷逮住他好一顿数落。我老校长才说出他的心思:以前在一个战壕里冲杀,君子之交淡如水,浓的只是感情。如今,他们都是有权的官,再去有谄媚之嫌。可见,有个“利”字横心头,纯粹的友谊也会参杂进世俗的尘埃。

当然,那是公立单位。私企更凸现赤裸裸的“利”字。任何一个私企都有着框架制度,任何一个私企都将“利用”发挥到极致。从高层到中、底层,捆绑身心的都是个“利”。无论处在哪个部门,首先你得不遗余力做好分内事。人人尽职责就能为企业带来好的效应,为自己带来实惠。是锥子总会露出尖,怀才如怀孕总会露出山色。好高骛远不行,只有立足脚下踏实做事,才能抵达想要的薪水。如果这个位置不适合,哪个岗位不恰当,放之何处皆不准,那只有被踢出局。在私企,“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存在拿钱不做事的空摆设。许多年轻人眼高手低,在大学里理想就是万花筒,心拽着氢气球遨游长空。当身子跌落于生硬的现实才知道,书本上知识一旦真刀地使用,人变成做事的机器,可没多少烂漫。

常听小愤青抱怨,为谁谁鞍前马后做了多少事......能做事就是价值。何不扪心自问:为啥心甘情愿去做?私事还是公事?如果是私事就是私人感情好,别人把你当兄弟你还背后瞎嘀咕?如果是公事更没理由埋怨。有些事委派你而没用别人,领导必有用你的盘算。你磨叽推卸甚至唧唧歪歪绝不是好事,换岗位晾你一边吹风是常有的。只是清醒了悔之晚矣,涉世之旅又得绕些弯路。不过,青春是资本,走几回弯路才学会成稳,才会掂量出有“利”才会被“用”的分量。

人说多年合作成朋友,这只是冠冕的客套话,万不可信以为真,纯净的友情是不沾铜臭边的。合作者本质上都是利用的关系,即使合作前也是无话不说的铁哥们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没有永远的对手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共同的利益微妙着人与人之间的亲疏。居功自傲忘乎所以是要不得的,要知后浪推前浪人才辈出。有人在口头禅上说自己给老板打工,我却认为每个人都在按劳取酬为自己打工。若以为得不偿失完全可以跳槽另谋高就,雇佣双方原本是是两厢情愿的。你能给人带来效益,则用;人能为你的劳动支付能接受的薪水,则甘心被用。说到底,一个“利”字是双向选择的条件。

既然“利”字是双向选择的条件,该怎样守住底线拿捏“利”与“弊”则是自个儿的事了。须记在一个圈子里谋事,合作共赢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