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袅袅

香烟是何时发明为何人发明,不得而知,也不重要,反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据说,香烟是由外国人发明,流入中国,应该是可信的。后来不是爆发了鸦片烟战争吗?一脉相承。我想,烟也应该是西方人发明的,颇有点西方的幽默和心计。

但不管怎样,一定是一个特别幽默的人特别有心机的人在闲暇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或者是无聊的时候做了这件事。一般人是想不出这么美妙的事情,发明不了这件古怪精灵的东西。

对香烟的着迷,是很小的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看到大人们二指夹烟轻轻放在嘴边,翘着二郎腿,不时吐出一缕缕轻烟,感到特别的羡慕,也特别的向往。

那二指夹烟的优雅姿势,吐着烟圈的惬意情调,划燃火柴的潇洒动作,相互递烟的大方举止,烟雾缭绕的迷幻情境,都深深的印在脑海里,并成为日后我钟情香烟的最原始的情感基础和美学动力。

直到现在,我都始终觉得那一支支细细的烟卷就是一个个迷人的精灵,妙不可言。她附着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成为我们精神和情感的装饰品,让我们痴迷依恋,舍不得放不下。

随着年龄的增加,向往香烟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满足这种好奇是一件很困难很危险的事。所以,偷过家里的香烟,捡过地上的烟头,过晒干的菜叶。在厕所里,在房屋后,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完成了从向往到现实的演变过程。

不知不觉中,那些提心吊胆与香烟为伴的日子渐行渐远。父母和周围的人们都习惯和默认了我烟的事实,我也可以在家里家外人前人后大大方方堂而皇之的烟了。

从此,那二指间夹一支或者在嘴角边吊一支香烟就成为我成人和成熟的重要标志。

快乐时、烦恼时、热闹时、寂寞时、得意时、失意时……似乎怎样的心情都可以用一支点燃的香烟来表达,怎样的心情都可以透过缭绕的烟雾来解读和体会。

疲劳的时候点上一支,猛吸一口,狠狠的咽下去,然后再徐徐的吹出来。霎时间,觉得四肢百骸一阵放松,舒服极了。那疲劳也就随着飘散的烟雾慢慢消失;烦恼的时候点上一支,拼命地吸,大口的吞吐。用缭绕的烟雾和剧烈的蠕动来舒缓生命的压力,消解心中的烦躁;孤独的时候点上一支,的就不仅仅是烟,那也是一种精神的伴侣和情感的寄托;不高兴的时候上一支,猛吸两口,然后狠狠扔在地上,再拼命踩上几脚,踩烂碾碎,既解恨又霸气;开心的时候点上一支,随意的吐着烟圈,一个接着一个,大圈套着小圈,轻松而又优雅;茶余饭后出一支,捏一捏,嗅一嗅,吸或者不吸,都是一种享受,都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香烟是一种文化。我们的是香烟,但同时的也是一种文化;点燃的是烟草,但同时也点燃了一种文化情结;点燃了烟草,也点燃了我们的激情,放飞了我们的思绪和情感。

那用精美的图案和炫酷的色彩构成的烟盒,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包装,到更像是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那一个个灵气十足的品牌名,是历史是地理是人文精神,也更像是一句句韵味十足的诗;

香烟是一种身份。烟分三六九等,从几元钱一包到几十元一包不等。有的包装华贵,有的穿着朴素,一如我们人的身份一样。人们相互递上的不仅仅是一支支烟,那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品质,就像是不同身份者的名片;

香烟也是情感的融化剂,是好烟者们的介绍信,是男人们都能读懂的共同语言,是社交活动的第一道程序。相遇的时刻,即便是陌生的,递上一支烟,陌生感会立刻消失,彼此的距离也一下子就拉近了。

一支烟,有时会能起到语言无法表述的作用。

小小一支烟,人生大舞台。从烟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爱好来。有的人既有烟又有火。所谓男人出门三件宝,手机香烟打火机。一应俱全,缺一样就会失魂落魄起来。他们依赖性特强,干什么事都很上心着迷;有的人有烟没有火。这样的人大都不怎么烟,很随意。烟只是一种交际的工具。他们对人际交往人情世故很上心。当然心事也很重,处处小心;有的人既没烟又没火。有人让烟就,没人让烟就憋着,能忍能憋能装。他们大都小气吝啬,爱占小便宜,凡事斤斤计较;最神秘的就是那些没有烟而有火的人。只别人的烟,却用自己的火,特别幽默和滑稽。

“宁舍千军万马,不舍纸烟把把”,可见烟民对于烟的喜欢和珍惜;“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烟民对于烟的感受竟是如此的奇妙;“买好烟的不好烟的不买”,一种社会现象,什么意思你懂得;“烟鬼”是用来形容那些嗜烟成性的人,和酒鬼并驾齐驱。可见它的诱惑力有多大。

真是吞云吐雾间暗藏玄机,烟消云散中独具精彩。

平心而论,烟真的不是个好东西。既爱且恨,但又爱不起来恨不彻底;烟是一个很坏的生活习惯。即费钱财又伤身体,弄得不好还会伤感情。

烟有很大的成瘾性,一旦上瘾,欲罢不能,有时候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儿。

且烟的档次越来越高,烟的价格越来越贵。让我们这些不起好烟,买好烟而又不好烟的人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