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喀纳斯湖水怪

晨读,又是一篇有关喀纳斯湖水怪的报道。这样的报道,就和候鸟到来、季节花开一样,每年都要吵吵一阵,有多少新闻价值?与热剩饭有什么区别!

真的有水怪吗?从上个世纪80年代《光明日报》一篇离奇报道刊出后,每年都有人以此为题,作文撰稿,却每每都是在千米之外,发现一一两米长的黑色物体在水里游动,伴有水花.却从来没有清晰的图片,也没有人能说得清其形状。

试想千分之一视角落差,几乎是平视,怎么就能看见千米之外的水平面以下有湖怪?有浪花就是水怪?岂不是浪花水怪?

为了证明其歪理邪说伪发现的真实性,经常还要去采访几位学者专家佐证,专家无奈的说一些猜测遐想,模棱两可的话,有人说可能是哲罗鲑,或者是江鱼雪、红鱼,大到十五六米长。还有传言更邪乎,说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有人在该湖捕获一条大鱼,17匹马也没有把它运走。就是不敢说是谁捕获的,怎么捕获的。鱼就是鱼,怎么就成了水怪。只有一位中科院水生物研究所院士曹文宣说了实话:“喀纳斯水怪是谎言,在这样一个冷水湖中不可能存在数量庞大的鱼群。如果没有一个数量庞大的鱼群作为食物,大型水怪就不可能在这里生存”

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山川秀美,风景如画喀纳斯和一个杜撰的水怪扯在一起?使之变得诡异、神秘,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旅游文化,是我们的民族文化?

一句30年前的鬼话,30年来就有那么些人津津乐道,年年说不停。在科技发达的今天,就没有办法揭穿这个“水怪”?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有人怕揭穿,而不让科考人员介入!试问慌言还能维持多少年?愚弄游客,愚弄国人的把戏还能持续多久?中国人已经准备到月球上去进行科考了,难道喀纳斯比月球还要遥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