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情流感

1、三月跟我不熟

如果,面对足够风骚性感的三月,作为文艺2B的君娃不发表点什么言论,就绝对对不起这个多情加闷骚的让人想死的季节。

一直在关乎三月的文字里偷窥别人的隐私,他的风韵犹存,她的娇柔嗲气,它的学富五车。而我的,依然萧萧落寞。

一直想和大多人一样,牛逼的写出关乎三月的绝望,迷离,脱俗或者暧昧。

可惜,三月和我不熟。

三月是文人的季节,骚,忘乎所以的骚。看多了,会让你的眼睛疲劳的加重近视。像我的黑框眼镜一样。

其实,我和三月一直不熟。尽管,30多年的老朋友了。

熟悉的是禽流感,这个三月,与我,也只是一场情流感。

知道么?三月的情流感,只是情流感。不是禽流感,也不是流感情。

这就是君,用前半生的努力换回自己是个文人的标志,用后半生的努力,把文人的标签从身上扣去的君。

2、耍帅,是一种姿态

就在此刻,我和我的文字,总想用一种无比耍帅的姿势出场。

更甚者,我的眼神妖孽。

于此处,有人会骂我一个字:骚!

对,我这一生,就是死,也会选择骚死。骚死,是一种生的伟大的幸福之死。

在春天里,在旬城的春天里,连汽车,都像穿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歪扭在祝尔慷大道上。

这个季节,可以耍帅——

骑车远行,徒步宋家岭,拎着西服穿着白衬衫走在阳光下,和心爱的人十指相扣.....

女人,可以文艺的嗅着花香,男人,可以肆虐大唱: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帅,是本质,而耍帅,是态度。

3、旬城,再一次春春欲动

又见黑袜,满城的黑袜。

袜是用来修饰腿的,你少说不知道。

腿是天生的,我不怪你。但装扮是后天的。

修长的女人穿,短粗的女人也穿,罗圈腿的还是穿。穿成了亭亭玉立,穿成了婀娜多姿,穿成了红萝卜的惊天动地。

请照顾下欣赏你的路人甲。

但我还是喜欢看你们。各有各的味道。我还是不怪你。

许是这些黑袜,让每个夜晚变得年轻。

让每晚的月光,成为地道的农家味道,朴素,厚道,慈祥。

一句话,旬城的女人都是妖精。

妖,是妖怪的妖,精,是精灵的精。

4、满嘴的鸟语花香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把我当真,请不要相信我的文字。

如果,我还是说如果,你相信我的文字,就不要把我当真。

我这个行当,卖力卖身卖文章。

用欢笑泪水,献爱与自由,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写好了,诚惶诚恐谢编辑,写砸了,领导横眉冷对。

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

读者总会有新,不念旧人。

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愉悦,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谢谢。

现在,力争让我一张嘴,都是满嘴的鸟语花香。

为我爱的旬城每一个街道,每一个人,每一树花开或者花落。

也为了我那淅淅沥沥的爱情。

5、享受春光乍泄的春

据说,旬城有个地方叫森林公园,很离奇,年轻人爱的阵痛经常从这里的黑灯瞎火里拉出来。

三月的在这个季节,我们不止一次的走在残瓦断墙东倒西歪的林间小道上。和她,他,还有她。有人不言语,我们也不言语。

不言语,我懂的。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

只是,只是,不忍心你有那么多心事,过重,就走不动。

我能做的,也只能三缄其口。害怕一张嘴,就走漏了故事或者扰乱了你的忧伤。

其实,这个季节,我们都可以过一种生活。我并不是说一种美好的生活,而是生活。

今晚,掐指一算,春季只剩10天,还没有来得及把春天搬回洞房,夏季就会埋没所有骚动的不安。

我在月光里伸出手,试图接住一粒尘土或者一粒鸟鸣,但我两手空空。

想想,我们的岁月,好短,可不可以让幸福变得老长?

铁道部都死了,生于1949,卒于2013。享年64岁!

君娃呢?生于1981年,卒于何年何地?享年几岁?

还有和我一起出生的那只猫,卒于何年何地?享年几何?

你呢?

站在时光季节的路口,时光,亦是一朵花。

6、狗日的理想

就在我上班的路上,国土局旁,那只流浪狗撵着我狂奔,许是我惊扰了狗日的春梦。你本来就是狗日的,我想我是对的。

有时候,理想也是狗日的。

尽管,我在理想的路上义无反顾。

想想那些誓言,就好笑。笑的我天崩地裂,笑的我惊天地泣鬼神,笑的我返璞归真,差点驾鹤西去。

想想破茧成蝶,蝶的样子,你只能让誓言成为一种快感,一碰击碎。

在这个季节,大小的欲望疼痛了整个夜晚,在丽都的11楼,看旬河幽幽,鱼在旬河里画地为牢,画着今生与来世的的圆,我却难以入睡。

看,风的嘶鸣,月的闪动,我开始想象前世的样子。

唯有风,吹过来,再吹过来,乍寒,呼吸困难。

我依然相信爱情,相信理想。

破茧成蝶,我想,我能。

人生为棋,我只为卒,行动虽慢,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

7、最近心情好的天理难容

子曾经曰过:人生如赛跑。可我,发令响了,连鞋都没有。子也曾经曰过:人生如打牌。可我,接了一把通天顺,可恨的是,手上没有红桃四。

这里的“子”是巴子的“子”。

没有鞋,也可以狂奔,没有红桃四,至少还有两个2。

农二代有农二代甜蜜。

想起它,我的心就软下来,软成一泓溪水。

想起它,我就在梦里辗转,我把梦做成陀螺,铁环和慈眉善目的煤油灯。

草根有草根的快乐。

土壤的疼痛里,可以孵出歌声和舞伴。

天没降大任于我,照样苦我心智,劳我筋骨。

至少,我可以端一个不锈钢的饭碗,稳稳妥妥的混到老态龙钟

所以,我看起来,越来越阳光,越来越大叔。

经常被某人想起,自己却毫不知情。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所以, 最近心情很好,好的天理难容,我是说给某人听的,希望某人懂得。

8.我们讨论着一个疯子

就在尘土飞扬的路上,我们幸福的呢喃着,这是,突然窜出一个疯子,一个忧伤的疯子,一个喃喃自语的疯子,一个看上去很帅,有点像犀利哥的疯子。

我们谈论他的前世今生,讨论他疯的过程,为他的疯去杜撰一个我们自己都不相信的抒情。

疯子活在自己构筑的世界里,无言无语,无忧无虑

甚至怀念这个疯子。

其实,如果你感觉到你现在生活在一个全是疯子的世界里。那么你就会觉得,这个世界除了你别人都是疯子。

可在疯子的眼里,我们是个疯子。因为你在这个世界里格格不入。有时候换个角度看待事情。你会发现世界会完全不同。

你会不会疯?他会不会疯?我会不会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

所以

努力做个知性的疯子,做一个情绪化疯子。

9、即使我一无所有

当一部手机以一个美丽的弧线从11楼纵身而下的时候,瞬间在地上开满了红红的花。

我想终点快到了。

从开始到结束,我可能要用一生去镌刻。

假如有天,我真的一无所有了,还可以呼着你的名字流浪,还有我的绿蓑衣,我的蚱蜢舟,我的出征曲,我的渔歌子,至少有人为我捻着三寸烟火,把一群马赶向草原

十年了,这个季节,我把自己变成一抹菊,在旬城的南山上,悄然种下。

等待,一场奢华的盛宴,在我的记忆里落幕。让我把布衣和王冠一起埋葬,葬在这个春天里。

10、日吧歘的结束语

情流感叨叨就过去了。

季节开始隐落,让人感觉手足无措,我走在光阴间隙里,不敢松开手掌。

写了就写了,骚也好,性感也罢。

三颗蚕豆,两把油菜,一杯过期的哈哈红酒。

一首老歌,五个香蕉,半盏陈年的沫沫红茶。

好吗?就在今夜说完,这是棉质的夜,不是丝绒的,也不是腈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