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宋江杀惜”说小三

水浒成为四大名著,其实很不够格,随便选《孽海花》之类的都比他强。可怕的是,宣扬黑社会的竟然成了正义。

说来宋江也是个可怜货,虽然心怀雄心(或者说是野心),但一不小心就入了歧途,表面上看是吃了公家饭,成了押司,相当于现在县武--警中隊長兼公安侷治安及刑事大隊長。但毕竟是个“吏”,非“官”,平时我们都是“官吏”连用,但在宋朝就不一样了,当时讲究的是两榜进士出身。“吏”非“官”,就相当于现在的事业编制和公--务--员编制,没有经过国家考试,事业编制永远都进不了公--务--员编制。所以,他平时心理比较郁闷。

不过还好,这职位虽然不高,但毕竟是个能“管火”的角色,加上宋江的用心经营,吃香的、喝辣的是不成问题了。所以他可以一下子就拿出几十、百把两银子买别墅、养小蜜。黑白两道通吃,白道是为了身份,有个体面;黑道是为了舒服,有大把钱花。

黑白两道从来都是相生相容、相克相制的,白道有时候要依仗黑道,所以现在的小警察们经常化成便衣,无所事事地喝茶聊天,其实是为了破案需要,香港叫什么来着?无间道。黑道做大做强后都希望有白道身份来衬托自己,归依白道,叫“洗钱、某协委员”之类的。这有点象黑白无常,在一起很是滑稽,但他们总是在一起。这一点,古往今来,宋江是比较最成功的;还有更成功的是,宋朝的开国祖宗赵匡胤,当时既非民不聊生、也非乱世,但他就活生生地从黑操到白,然后成了白老大,当了皇帝。

阎婆惜是个可怜而又勇敢的女人,说她可怜,是因为年纪轻轻,就流落他乡,又遭遇父殇,为了生计不得不委身他人。而这个宋江,其实确实长得不太怎样,30多岁的人象40多岁,而且脸黑得吓人;说她勇敢,是因为虽然这黑三郎是她的衣食父母,可为了爱情,敢于冲破藩篱,“背靠着睡了一夜”,让当时还是小县城混混的宋江生了“一夜闷气”。

而且,宋江并没有给她正式的名分,对于女人来说,这显然不可能安心,在法律上也不受保护啊。宋江又凭什么不允许她去另外找合适的对象,至少她找的张文远是有文化、外表秀丽的读书人,也有个正式工作,与黑宋江一样,是政府的正科级官员。只不过张文远是笔贴这样的清水衙门,而黑宋江是有权有势的强势部门。

就这样一个女人,竟然被黑社会老大宋江杀了,死得不明不白、死得没有贞洁、死得委屈冤枉。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小说中,把她竟然写成了淫荡的女人。而且,要把这段颠倒是非、没有伦理观念的小说编入中学课本。

如果说阎美女是宋江包养的“小三”,那角度又不一样了:

作为小三,最重要的是三点:一是娇;二是知;三是傻。娇就不用解释了。“知”最重要的内容是“知道自己的地位和角度”,如果靠山有老婆,就千万别主动想扶正。而“傻”呢,就是要对很多事情假装不知道,别人要你知道你也假装不知道。

而阎美女只有“娇”,十八九岁的一个妙人儿。但 “少知”,不明白自己地位,不明白靠山是搞什么事儿的,这点,远远没有她老妈阅历深,她老妈就知道黑脸宋三郎远比那白脸书生张文远要厉害得多,这才是真正的衣食父母。后来,她死在“不傻”上,明明宋江哥哥答应给她100根金条了,她还威胁要去公厅告发宋三郎勾结黑社会,充当保护伞的事情。本来,这诏文袋落在自己手里已经是死路一条,还以此为要挟,肯定就没有好果子吃。

这也提醒了我们现代社会的小三,没有锻炼好这三门功夫,千万别出来混。可以犯点小错,如果靠山性--能力还勉强的话,也千万注意“贞洁”(这个词语用在这里有点可笑吧),不要去招惹外人,哪怕对方脸蛋再白,功夫再好。如果靠山没有离婚,哪怕是口口声声说要离婚,说到老婆就一副愁大苦深的样子,自己也不要主动提出“转正”。

小三们,一定要明白对于靠山的事情能不问就不问,装傻是门学问,更是门艺术。对很多男人来说,没有正式名分的小三就象茶叶,喝过是要倒到垃圾堆的;而事业、兄弟则象茶水,喝进肚里,要消化,成为身体一部分。孰重孰轻,小三应先行掂量掂量。有正式名分的妻子老婆夫人呢,也不见得到到哪儿去。女人如衣服,男人身体长胖了,脖子长短了,再穿以前的衣服合适吗?而朋友如双腿之一,必不可少,否则行路将是一瘸一拐。老婆要成为双腿之一,千万别成了衣服。要让男人觉得少了哪条腿都不行!

前几年,山东济南的人大主任,和这个故事几乎是一个炉子倒出来的。一千年前,宋江用的传统冷武器,一把小刀结束了卿卿性命;这次,主任大人用的是经过改良后的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炸药”;但一千年前,宋江成了英雄,成了“爱江山不爱美人”的豪杰,而主任大人成了阶下囚。不知道这是历史的进步,还是法律的“公平、正义”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不同解读。

历史,是人创造的,这是真实的;历史书,是人编写的,这是虚假的。历史小说,是假上加假;历史演义小说,更是一钱不值,只可供无聊时打发时间,消遣心情。

这小说,当不得真!要编入中学教材也可以,只要同时,不再开设政治课,不学品德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