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点黄色龙门阵

摆龙门阵是四川话,意思与聊天、闲聊、侃大山差不多。“摆”字的创造不仅是历史的,而是现代的。历史的“摆”,是端张竹椅子,坐在暖洋洋地冬日下,扪虱子,说武将文人,讲治国理家;现代的“摆”,和网络流行的“晒”字差不多。不过,我私下认为,四川话的“摆”比网络中的“晒”字要有文字艺术得多,首先,这摆字是动感的,晒字是固定的;其次,摆字可以让人想象出一大摊的东西依次摆放整齐,而晒字估计也就孤零零地一个。

所以,按照唯物主义、进化论观点,历史是前进的,但是曲折前进的,在某些方面、某个阶段甚至会停滞,还有可能倒退。还有如题目中的“黄色”,去年我写了篇日志《闲话黄色》,说现代社会,把我们一直以为尊贵的黄色,一直崇拜的黄色说得下流肮脏。

我写这个题目,是因为上一篇日志里说在职场中混,不仅要学会装孙子,而且要学会装婊子。这三个字惹怒了几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强烈要求我继续摆龙门阵,把婊子意思说清楚,否则一想到自己在职场合中还兼顾这个角色心里就不太舒坦。

我只好说,我确实没有说清楚,于是就给大家摆一下。

我给大家摆的是“妓、娼”两字。现代社会说扫黄,就说是扫除妓女,这其实是对妓女的一个误解,严格点说,应该是扫除“娼”。这两个字在我们的古代是有非常严格的界限的。单纯的以身体来换取金钱的叫“娼”,而有一技之长、用艺术来点缀的叫“妓”,她们会棋琴书画,会吟诵唱和,服务对象多为达官贵人,文人雅士。 。妓在古代的范围非常广泛,不仅仅是指如李师师、薛滔、小凤仙一类的寄身青楼的以卖艺为主、卖身为次的女人,也指如唱戏的、表演杂技、魔术的这类艺人,甚至在一些大富大贵人家里,他们家里的奴婢都可以叫妓,例如历史上赫赫有名为石崇跳楼自杀的那个绿珠,再广泛点有段时期甚至连这些人的小老婆也叫妓(人们最熟悉的称呼是妾)。妓字虽然是女字旁,但并完全是女性才能从事,陪男人的男人也可以叫妓,好听的说法也可以说是龙阳之类的。

现在扫黄,大多少的站街女,这应该是“娼”。古人鄙视的不是妓而是娼,她们除了天生的本钱,本身并无艺术上的造诣和研究。而文人墨客,不以找妓为耻,但以嫖娼为辱。所以,书生金榜高中,他们最喜欢的是去找妓,唐朝有个状元竟然敢公开给皇帝老儿说如果高中,首先去找妓。

这也难怪,从古到今,中国人都比较喜欢YY,追求精神上的享受,而压抑生理上的反应和欲望。

而婊子这个词语呢,好象是骂人的话,但其实在某些地方,婊、表等字是通用的,并没有骂人的意思。而且古代也多指卖艺的女性,不是我们常常想的那样直指下半身。所以,上一篇日志里我说要做好装孙子、当婊子,并没有骂这些广大职场中的女人与男人们,大不了,在酒桌上、在陪领导、陪客户的时候,卖卖艺而已。什么艺?例如堪比川剧变脸艺术的喜怒哀乐百变表情,适时讲个单口相声,与某个领导、客户表演一下二人转。

听说,现在不说婊、不说妓、也不说娼,说的是“性工作者”,我只能说,这个词语侮辱这群女性,至少侮辱了古代的这类女性。谁说寻妓的,就只解决性问题呢?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男人进这些地方,没有几个人是静下心来欣赏什么棋琴书画的,甚至连人体都懒得欣赏,只知道一二三、三二一,做完了事。如果说世风不古,那么,这算不算其中之一呢?

当然,也有职场中的人真正当了娼,靠肉体去换取利益,三陪小姐都能当上县处级干部,给女厅长当男娼的能提拔重用。那她属于什么呢?我不敢给予肯定答复,但敢肯定的是如果说是妓,那就是侮辱了这个字眼,他们连妓都不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