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的艺术

“装逼”的艺术,装逼还需要艺术?通常听到是“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不装逼的对立面,是不是就是真自我?

整天在网络上游离,对于现实世界就会越来越麻木。昨天,Google间歇性上不去。零星的一点微博消息,左小祖咒的老家要被强拆。强拆呢早已屡见不鲜。只不过,像左小这样的“名人”,也遇到了,总觉得有那么一些奇怪。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看新闻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旁观者,时有愤懑,时有鄙视,时有嘲弄,从来没想过这些荒谬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旦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成为新闻的主角,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还是有哪些情绪么,还能做一个装逼的旁观者吗?

左小祖咒的蛊惑

最早知道左小诅咒,饭否上某君推荐他的一曲音乐《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第一遍听的时候,沙哑而粗糙的声音,不着调的腔味,时时刻刻让人窒息。后来又听了他的另外一曲《小莉》。当时真恨不得把耳朵给堵了。因为第一印象不好,也就没了继续。

据说,他是国内有名的原创摇滚歌手。有着销量牛逼的唱片销售记录。那时,我感觉和这个世界割裂了,怎么人的欣赏水平这么奇葩?

随后,饭否上关注了左小,纯粹是因为他转发了一些敏感的信息。作为了解咨询的一种方式。最近爆红的 怕打针的那个萌小孩,好似最早就是左小发布的。关注久了,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热衷与政治活动啊。尔后去看了他的行为作品,虽然没怎么看懂,不过也能想明白,艺术创作的最大死敌了。后来,我似乎渐渐能够听那种 “难听”的 “音乐”。甚至可以说,成为了那些喜欢他的“装逼”一份子。

今天,看到 和菜头的日志 怎样正确地欣赏左小祖咒和鸟叔。写到了心坎里“面对左小祖咒这样一种人,你不可以用以往的经验试图把他归类,或者纳入某种模式,这厮唱歌跑调,驴嘶马鸣一般,根本无法归入过去已知的各类流行音乐歌手类型”。

左小除了自己写词作曲,还给很多电影配乐。作品还获得很多国际大奖。如果说他是一种装逼,那么世界上认同他这种装逼的人也不少,而且很多还是厉害的角儿。

对左小音乐的转变。动车事故之后,看见一照片,一个哭泣的女人,眼泪像泥土一样僵硬,视线的木光,一个男人真正和一些政府官员推推搡搡,口中似乎振振有词。正好听见左小那曲 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因为对铁道部的满心不满,也没注意营养的旋律。突然间,看见左小歌唱的时候,眼半闭半开。之前粗旷的声音,仿佛一种梦呓的忧伤。沙哑中带有一种哀嚎。此情此景。仿佛一个远古走来的歌者。唱着冷眼旁观者的兴衰。

屈原放歌离骚汨罗边,庄子鼓盆而歌,送妻升遐。嵇康刑场广陵绝响,张养浩潼关怀古的兴亡天下百姓苦。还有小时候宗祠里那些老人唱诗经的画面,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然后再去听左小祖咒的音乐。冥冥之中,好似一种无可救药的蛊惑,一种丧心病狂的迷恋。极端主义的阴郁噪音和疯狂的提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看了一下左小歌曲的评价,喜欢他的人,都是由一种讨厌过度到喜欢。奇怪的是,刚开始都很不屑于这个歌者,之后又深深的沉浸。像吸毒一样上瘾。这是为什么呢?这不科学?

装逼的艺术

对于左小的行为或者音乐。不能理解的人,多少不屑,而不屑之中对于他大红大紫的状态,有多少有些嫉妒。一个“走调”的歌手也这样,这人太装逼了。凤姐还很火呢?都是装的一逼。和菜头给出了很清晰的解释:

不要用既往的经验试图类比、归纳你所不理解的东西。如果事物的表现呈现出你无法理解的对立冲突,那么试着想一下显现之下的部分究竟是什么?因为这种不可理喻的冲突本身,很可能是要让你放弃继往的经验,换一个角度欣赏事物

文化的包容性已经是文明的法则。人的认知,往往没有文化这么多元和包容。个人认知经验和先入为主的偏见,最终将无法准确归类的行为判定为装逼。

有一个伤疤实验,阐述了先入为主的自我意识对于人的影响:

选了一个人,给他脸上涂上伤疤的印痕。尔后悄悄的洗掉,他本人不知道,以为自己脸上还有伤疤。然后让他走上大街。他一直觉得,大街上的人看他,带有一种异样的眼光,奇怪他脸上的“疤痕”

事实上,这仅仅是心理作用,他脸上根本没有疤痕,可是他一直以为有,并且认为别人看到了。这种自我的主观偏见,无时无刻不在。一旦形成了,对于自己不能理解或者不懈的,自然是装逼的嫌疑。

总有人很不屑刘邦。觉得刘邦一个村夫地痞流氓,怎么会夺去天下?历史学家解释,刘邦手下的谋士强将多,可是刘邦的败仗打的也很多,然后解释这是运气。运气肯定有,可是刘邦能够让人才都臣服于他,这种个人魅力不得不说是一种天才。或者说是一种 “装逼”的艺术,他能装得让人信服,无论是别人利用他还是他利用别人。历史和现实,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人人往往嫉妒其“成功”。却很少去审视发掘他们"成功"的那些必然..

如果说,人不会装逼,也不屑于?那么活出真我,是不是就是灵魂的救笃?现实中有人么做到真我么?

真我是什么,从小到大,心里想的,敢做么,喜欢一个人,见面的时候,高傲的自尊装作不喜欢。不喜欢考试排名,可是成绩好的时候,又感谢这些排名带来的荣耀。不喜欢别人干预自己的想法。

很多时候,最后的最后,都妥协了。无形之中,走上了“装”的道路,存活的意义就是活着。装学生,装孩子,装白领,装父母,装一切能装的。可是,有人会说,这难道不就是生活么?不这样,还能怎么样?

诚然,本真的自我,肯定不是放纵和欲望的自我。“装”也不是一种恶行的伪善。到底是什么呢?这个时候,想想那些“神经病”的人,是不是一种追求真我道路上的迷失了呢?

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许本身就没有意义。就像叶子上面一滴水珠的美,它的美寓意是什么?什么都不是,它只是一滴水滴。落在了叶子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