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想意识流。。。

天气冷,外出活动就少了。有时候真羡慕一些动物,可以冬眠。人好像是奇怪的动物,小时候不想睡想玩,偏偏被妈妈关在房里睡觉。现在是犯困却不能睡。如果可以冬眠,我就有大把时间用来睡觉。

时间与金钱

把时间都用了睡觉,不浪费么?对于我而言,所有乐于挥霍的时间都不能算作是浪费。以前我觉的时间永远是最贵的,无法用钱买到。几日回青岛,见见朋友吃吃烤鱼。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两个校区来回跑。折腾了不少时间。当时就想,如果能买到时间,我愿意花钱。

有时候,钱又是最贵的,居然能买到时间。免费的东西人都喜欢,可是有很多免费的东西,还兜售着时间。前几日,一部电影画面很美,想收藏,于是去网上买了DVD,很快就拿到了。一个朋友说,这钱花的太冤枉了,网上可以下载。为了证明他没错,三天后果然给我一个视频文件。先不管版权之说,之于我,花钱买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时间。花一些时间去Google,然后再download,Google的时间我可以用了创造其他比较有价值的事情。如果他是去网吧载,估计成本早就超出DVD本身。时间和金钱,就像质量和能量,一个有形,一个无形,他们都能变成对方,没有谁比谁更贵。

堵车者的素质

时间宝贵,堵车最耗费时间,这里的交通是出了名的拥堵。每次坐出租,都喜欢调侃师傅,为什么这么堵车。多数师傅都会扯扯交通设计,道路规划,实施方案等,最终毫无例外都归结为一个因素,有些人的素质低,无药可救。几乎所有司机都有这样的观点。

很好玩,开车的都是他们,堵车的当然也是他们,至于有些人到底是谁?总而言之,是别人,不是自己。一个民族的劣根性就是总是在讨论劣根性,一个素质低的人体现在讨论别人的素质低。素质的高低本质来源于人的意识。

厚与薄

因为我意识觉悟不高,只能多看看书来反省。一直在看一本书《Javascript编程艺术》,100多页,看了两个月了才看四分之三。想想最初接触js的时候,一本厚厚800多页的《Javascript高级编程》也就看了一个多星期。我很清楚,现在的效率更高,读得慢,因为思考更多了。读一本书,不在读完它的厚度,在于能否把薄的书读厚,把厚的书写薄。

品位与布道

厚积薄发大概是一种规律。规律又往往和习惯纠缠在一起。比如人之好为人师。像一个布道者。上星期小耗子请客吃东西,其中聊到,看见一些“SB”设计就习惯性吐槽。我想我也有共同的癖好。就像是设计者的品味。

我一直觉得人有品味,并且品味有高低。就像一座山,爬得高看得远,上面的人不屑下面的风景,下面的人不信上面感慨。生活中,更多的人会告诉你,你有你的品位,我有我的品味,别老是以为你比我高,尽管事实他真的比较低。有层次就会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人都喜欢做一个布道者,一但高品位的人遇见品味低,就习惯性传道。很少有人喜欢被传道。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他传道的人怎么如此不开窍?

不管怎么样,请允许品味存在差异,请宽容成长,请谅解传道。

机器灵魂

传道是人的天性,机器就不是,它们更喜欢命令和执行。某天,出去玩了一天,回来打开Google主页,doodle居然是一些蛋糕,还写着生日快乐。唔,真贴心。

实际上我知道,这只是一个简单小程序,不管什么时候,它都记得。人到不会记得,一年的日子那么多,哪有功夫记这记那的,可是人都喜换被铭记,然后,期待则是一切心痛和失落的来源。对比,产生幸福落差。 如果要求人也能像机器一样记住那么多,估计最终人和机器一样程序化,请允许灵魂遗忘。

想到生日这个话题,印象最深的是某一天,看见阿图他生日那天发的一个签名:“零点,我拿起手机,看着里面通讯录的名字”。通常我是记不得,每次都是妈妈先打电话告诉我。好奇短信问她:“为什么您总是记得我生日?” 她回复:“因为,因为我在意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在乎你的存在!”。唔,妈妈都幸苦!

爱情与生活

下午,boss居然不摧进度却跟我们谈爱情。他说:“别对女人要求太高,女人可以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孝心,但是她必须会教育下一代。”

每次说到爱情,生命,工作,财富,孝顺这几个概念都会出现。它们之间也是有品味到底的排序。爱情至高无上。爱情〉生命〉孝心〉工作〉财富。就像一个大厦,一层层的垒高。越高越需要用心投入。实际上,大厦的崩塌,却是从最底层动摇开始。人们归类,从上往下叫理想,从下往上则为现实。理想和现实从来都是一条线。我在妄想着,如何把这一条线串成一个圈。哪里都可以开始,却找不到结束。

以马内利

丈量这个世界,需要太多的心境。总觉得世界很复杂,可是支配世界的规律却很简单。简单的东西最复杂。越是象的东西越不会错。优雅存在于简单之中。看到一句很热血的话:

“真正的朋友,不会在你死后哭泣。他们会开始寻找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