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一个骗子

这个世界上,有的人能够听见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并按照这样的声音活着,这样的人,要么成为疯子,要么成为传奇。。。--------------《燃情岁月》

骗子的自白

我以为我是一个演员。演员用自身的伪装,让观众娱乐。骗子也善于伪装,娱乐常人。他们都喜欢通过亦真亦假的表演或言辞,搏取同情,骗取信任,满足自身的成就感与虚荣心。不同的差别在于,演员是公开的欺骗,骗子是隐藏的表演,其实,我是一个骗子。
逢年过节,免不了亲人相聚。昨日去姑姑家。人丁兴旺,小孩活泼,老人安详,年轻人像外面的小雨,思思绪绪,不明忧愁,不解其乐是否融融。我不喜欢和父辈们聊天,通常是他们好言相训,吾辈哈腰点头。或是相互比拟,以求满足。

随即,我陪小朋友们玩,玩捉迷藏,玩连连看。小孩们好玩么,谈不上。他们纯真,言下之意是他们好骗。他们容易生气,也容易解气,大抵是没放在心上。

和小朋友玩捉迷藏的时候,是我伪装行骗的过程。明明发现他们的踪迹,却要假装没看见,忽而又恍然大悟的发现。这样他们会开心,以为自己隐藏有多高超。

不 管是连连看还是拳皇等小游戏,我闭着一只眼单手就能“干掉”他们所有人。可是最终的过程是,我赢了几次,就必须故意输几次,还要伪装佩服他们有多厉害,旗 鼓相当。不然他们会不高

兴,没有胜利的游戏从来都不好玩。我高超的伪装行骗技术,他们纯真的童心没有丝毫的怀疑。我不明白,这样的行骗是否合适,只是看见 他们挺开心的,忏悔变成了救笃。

除 了小孩,就是骗老人了。相比小孩的纯真,老人不好骗,甚至你在骗他们的时候,其实是他们也正假装上当。老人的智慧与豁达,这些所谓的伎俩,早已见多不管, 宽厚待人。毕竟,每一个骗局,都会隐藏一个不可告人的苦衷。为了使老人开心,宽心,我会编造一些段子,故事给他们聊聊。可是谎话的终究是有代价----永远不能自圆其说。看似天衣无缝的布局,早就留下了不堪一击的破绽,并且带来更具毁灭的真相,恶性循环,呜呼哀哉。诚然如此违背内心,可是看见老人听的时候,颇有笑颜,罪恶感又一次逃脱,当我得意满满之时,它才会悄然出现。悔之晚矣。

如此说来,我似乎在为自己的骗术狡辩。实际上,这样的行事风格已经左右了灵魂。回顾这些年的经历,我的伪装和行骗了很多人,越是在乎的事情,却装做云淡风轻。好似给人一副坦然,其实自身背负了一段纠结。

流浪的骗子

骗子还有一个风格,老是在一个地方行骗总会被抓住把柄的,因此骗子喜欢流浪,流浪就会有错过。曾经我以为我喜欢安定。妄想有一天归园田居,煮茶看南山渺渺。来自内心的声音告诉我,我是流浪者。

大 三后就从学校跑到深圳,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又想跑到北京,等到去了,又想回青岛。帝都待了两月,又天天盼望着回家,现在如愿以偿的待在家里,又迫切的想 跑回帝都。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需要购买日常家居用品。我的出发点不是这些东西是否必须,能否给生活带来便利,而是在考虑如果我流浪到其他地方,这些东西是 否方便携带,舍得丢弃还是能够送人。

每次我要出远门,心里就会极度的不安,大致是没有安全感。恰恰是没有安全感,反而会对行路小心谨慎。这样的谨慎,又让我觉得对目的地急切的思念。每一次旅途,我都做好了火车出轨,汽车翻车,飞机失事的准备。在不幸的一瞬间,说声再见,希望他们不要忧伤。

人们常说不在乎旅行不在乎目的地而是沿途的风景,我在乎沿途思念目的地的迫切心态。过程和终点都淡化了。

孤独的骗子

骗子经常流浪,骗子是孤独的,有谁能读懂骗子的心,骗子也就无法行骗了。我都干了些什么?唔,骗小朋友,骗老人,骗小姑娘,骗朋友,骗师长,骗亲人,骗父母,骗自己。。。

有时候,我就想让别人开心点,不知不觉,习惯了伪装,麻木了谎言。往往经常对一些事情逃避拖延,蒙头大睡,以为醒来就好。可是,现实却是,醒来还一个样,甚至因为拖延反而更糟糕。所谓自作孽,深忏悔。

对于有些事有些人有些言语,总会被一瞬间打动。我是一个敏感性极高的人,或许名字就是证明,往往一句话的标点,言辞,时间,我都会分析联想出一堆堆可能,多疑和猜忌的性格缺点,事实上证明是庸人自扰。

我也许是世界上少有的人,喜欢看别人秀恩爱幸福的人。围观熟悉或陌生的甜蜜,我不会反感。反而当这一切甜蜜消失的瞬间,会有失落。我看不惯别人悲伤,也会自己神伤,然后编点小故事来骗人。

我不知道现在是否有勇气去面对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感情,甚至不知道能否面对来自自己内心的声音。我想我的灵魂是渴望自由,而躯体是不自由,灵魂想挣脱躯体,躯体要束缚灵魂,灵魂和躯体会有一场战争么?如果有,什么时候?

我还会继续行骗么,如果有些伪装能够带你快乐与安然,那就让我骗你一辈子吧。

其实,我是一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