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质“?

 昨晚下班后,和一朋友突然聊到“人活着其实挺累的。”      他说,他早就体会到了。“你现在才发现啊?”他问道。    “嗯,是啊!”我虽然当时这样说道,其实不然。      是啊,因为这个,又或者那个,我们太压抑自己了,这让我想到了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本我,自我,超我”理论。

       本我(id)包含要求得到眼前满足的一切本能的驱动力,就像一口沸腾着本能和欲望的大锅。它按照快乐原则行事,急切地寻找发泄口,一味追求满足。本我中的一切,永远都是无意识的。
       自我(ego)处于本我和超我之间,代表理性和机智,具有防卫和中介职能,它按照现实原则来行事,充当仲裁者,监督本我的动静,给予适当满足。自我的心理能量大部分消耗在对本我的控制和压制上。任何能成为意识的东西都在自我之中,但在自我中也许还有仍处于无意识状态的东西。
       对于本我和自我的关系,弗洛伊德有这样一个比喻:本我是马,自我是马车夫。马是驱动力,马车夫给马指方向。自我要驾御本我,但马可能不听话,二者就会僵持不下,直到一方屈服。对此弗洛伊德有一句名言:“本我过去在哪里,自我即应在哪里。”自我又像一个受气包,处在“三个暴君”的夹缝里:外部世界、超我和本我,努力调节三者之间相互冲突的要求。
       超我(superego)代表良心、社会准则和自我理想,是人格的高层领导,它按照至善原则行事,指导自我,限制本我,就像一位严厉正经的大家长。
       弗洛伊德认为,只有三个“我”和睦相处,保持平衡,人才会健康发展;而三者吵架的时候,人有时会怀疑“这一个我是不是我”?或者内心有不同的声音在对话:“做得?做不得?”或者内心因为欲望和道德的冲突而痛苦不堪?或者为自己某个突出其来的丑恶念头而惶恐?这种状况如果持续得久了,或者冲突得比较严重,就会导致神经症的产生。       很多时候,我们很想去做某一件事,却因为想到太多,而没有去做。        比如,        路过一个烧烤摊,我们已经被扑鼻而来的香味诱惑了,却因为考虑到它的不卫生或者会长痘痘,而放弃;        喜欢上了一个人,明明已经爱的不可自拔,却可能因为是考虑到年龄差距又可能是不想主动怕被拒绝,而离开;        后来,我突然和那朋友说了句这样的话,“也许只有在分裂的人格中,我们才可以找到一种平衡吧。”        他说听不懂,说实话,我也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潜意识中,这句话就这么突然而又自然地冒出来了。        我当时这样问他:“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质“?”        他说:“为什么?”      “因为我老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我这样回答道。        现实生活中,很多因素压抑了我们自己,让我们渐渐迷失了自己,自我战胜了本我,        所以渐渐的,我们发现我们活得很痛苦,我们活得很压抑,        所以现在“纠结"一词也变得如此的流行和时髦。        再回到上面的问题,为什么说“也许只有在分裂的人格中,我们才可以找到一种平衡吧”?细细想来,其实是有我的理由的。       首先,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下面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人格分裂者?       为什么现在,有那么多的“24个比利”的话题出现?       为什么现在,人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却越来越不开心了?       正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压抑了自己,我们的某一些欲望得不到满足,所以变得越来越痛苦,无奈,我们只能找寻另一种途径,而我们又不能像电视剧中那样穿越呀,怎么办?慢慢的,我们就只能人格分裂了,这样我们才能够满足本我的要求。欲望满足了,才能够觉的活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