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何去何从?

 打开空间,才发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写东西了。
       此刻,再次敲打起键盘,记录下最近的心情。
       掐指一算,来深圳已经有两个半月了,大城市的快节奏,在人们忙碌的身影与匆匆的步伐当中,变得愈来愈清晰。以往的道听途说,现在也在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变得深刻起来。放眼望去,马路上的西装们、白领们、蓝领们、休闲们,都在匆忙的赶往自己的目的地;地铁上的老人们、男人们、女人们、孩子们,也都在“争分夺秒”地做着自己的事情·······鸟语花香,好像也变得没有了吸引力似的,此刻的空气似乎都已凝固。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似乎学到了很多,又好像啥都没学到。
       接触的人多了,见识的东西多了,交际的范围也更广了······
       突然之间,才发现自己其实啥都不会;
       突然之间,才知道自己真的无一技之长;
      突然之间,才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无奈。
      这个时候,
      我问自己,这十几年所谓的“寒窗苦读”究竟读到了什么?
      我问自己,这二十几个春夏秋冬,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竟然无言以对······
      以前,
      读书的时候,我总羡慕校园外的生活,总羡慕那些参加工作自己挣钱的人,总想着早点走入社会,总以为走向社会才能真正学到东西。
      现在,
      工作了,每天穿梭于公司与宿舍之间,每天徘徊在教案与课堂之间,拿一些朋友说的笑话来讲,“你这么忙啊?是不是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呀?”“呵呵,瞎忙!”我每次都这样回道。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也许真的是瞎忙吧。
       现在的我,只知道,我就像一瓶水或者说半瓶水吧,现在正一点一滴的,慢慢的,流干了。我身体内的,知识也好,营养也罢,正慢慢的流失,我发现自己可以用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突然才明白,还有很多该读的书都没有读;
       突然才明白,还有很多该学的东西没有学;
       突然才明白,对不起父母的含辛茹苦,对不起他们的日夜付出。
       想到这,才心生恐慌。
       其实,在学校里日夜盼望进入的社会,真的,有太多的不容易,也有太多的不如人意。它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也不像描绘中的那么美妙,它不是光良唱的“童话”,残酷无情、压力山大·······这些词,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近三个月的工作,我有过快乐也有过痛苦。
       还仍然清晰记得,第一次来到公司的场景;第一次和同事去K歌、去聚餐;第一次和所有同事出去郊游;第一次成功电话营销;第一次得到领导表扬······
        我曾暗暗发誓,我要用几个月或者说几个季度,又或者是几年的时间,在这个领域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在三尺讲台闯出属于自己的绚丽舞台。
        于是,我努力再努力。 和学生、和家长、和同事的相处也似乎步入正轨,一切正常。于是,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对未来充满希望。
        一直以为当老师是我所热爱,也是家人所向的职业,可是,现在的我,才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 这也就是我前段时间的一条说说写的---------“再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惊恐地向四周张望着,不知选择哪条路,不敢轻易踏出一步, 猛然间,才发现,原来,每一天,我都在不断地认识新的人、新的朋友,可是,我却一直都没有认识自己!路在何方?我又该何去何从?”
        独生娇纵了这批孩子,应试教育出现了太多的问题。孰是孰非?暂且不去讨论。
        是这个时代娇惯了这代人,也教坏了这代人。
        尊重一词,在像我们一样的培训机构,似乎已经成了很稀罕的东西。学生可以出口成脏,可以打架斗殴,可以为所欲为,可一直都受人尊崇的老师呢,现在成了什么?诽谤?辱骂?应有尽有,关键是我们还不能说什么。对其进行的思想教育,也成了其不来上课的借口。这些就是我目前的学生,我一直在努力,我一直在寻找方法,我也一直在和其他老师沟通交流,请求帮助,可是基本上他们的回答都是无奈,说宁愿不要这样的学生。可是,对于他们,我一直是耐心再加耐心,我不想发火,我不想影响公司,所以,我无限的忍耐,无限的压抑自己,哪怕是受了委屈,我也自己往心里咽。慢慢的,发现,我的激情正一点点的消失,我的忍耐也似乎达到了极限,可是我还是一个人扛,我还是没有对学生怎样,还是以最后的耐心对待他们。如果老师的真心和帮助不能得到家长的理解,反倒也被认为是委屈了自己的孩子的话,那我想,我也无话可说了。我只是傻笑自己的一心一意,无奈现实。
       其实,现在才知道,我并不喜欢简单和枯燥的重复;我不喜欢应试教育。        
       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老师;
        突然之间,发现自己一直没有好好给自己定位;
        突然之间,才感觉到面对这些孩子我竟然不知所措。
        是真的不适合?还是没有摸索到路?
        ······ 
        那天, 勇敢而又害怕的拿起了电话,拨通了,足足一个小时的通话,挂断电话的那一刻,我对母亲说了内心的话,或者说是我的心声吧。只是很意外的,我以为会坚定原先想法的妈妈,这次竟然没有·······反倒是笑着对我说;“呵呵,是啊,任何事不去经历就不能体会其中的苦与难。那就先不要考了,先试着做些其他的吧。”
        母亲的这番话似乎给了我一些信心 ,也给了我一点方向。
         我到底能做什么?我到底会做什么?也许·······以后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