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散文小说精选558句爱情经典语录桥段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说好永远的,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楚当初是什么原因把彼此分开的。然后,你忽然醒悟,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  

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一个人,如果没空,那是因为他不想有空,一个人,如果走不开,那是因为不想走开,一个人,对你借口太多,那是因为不想在乎.  

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我们坐在车上,经过的也许不过是几条熟悉的街衢,可在漫天的火光中也自惊心动魄。可惜我们只顾忙着在一瞥即逝的店铺橱窗里,找寻我们自己的影子——我们只看见自己的脸苍白渺小,我们的自私与空虚,我们恬不知耻的愚蠢。谁都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不管你的条件有多差总会有个人在爱你。不管你的条件有多好也总有个人不爱你。  

孤独的人有他们自己的泥沼。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快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感情原来是这么脆弱的。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象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有些傻话,不但是要背着人说,还得背着自己。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譬如说,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  

不爱是一生的遗憾爱是一生的磨难  

也许爱不是热情,也不是怀念,不过是岁月,年深月久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没伞的挨着有伞的人走,靠得再近也躲不过雨,反淋得更湿。倒不如躲得远远的,就是无伞也有雨过天晴的时候。即使不靠近,也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阳光天地。  

以年轻的名义,奢侈地干够这几桩桩坏事,然后在三十岁之前,及时回头,改正。从此褪下幼稚的外衣,将智慧带走。然后,要做一个合格的人,开始担负,开始顽强地爱着生活,爱着世界。  

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  

我喜欢钱,因为我没吃过钱的苦,不知道钱的坏处,只知道钱的好处。  

极端病态与极端觉悟的人终究不多,时代是这么的沉重,不容我们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  

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  

有两种女人很可爱,一种是妈妈型的,很体贴,很会照顾人,会把男人照顾的非常周到。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会感觉到强烈得被爱。还有一种是妹妹型的。很胆小,很害羞,非常的依赖男人,和这样地女人在一起,会激发自己男人的个性的显现。比如打老鼠扛重物什么的。会常常想到去保护自己的小女人。还有一种女人既不知道关心体贴人,又从不向男人低头示弱,这样的女人最让男人无可奈何。  

照片这种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知道,留给大家看的唯有那狼藉的黑白的瓜子壳。  

结婚若是为了维持生计,那婚姻就是长期卖淫。  

生命是一朵千瓣莲花,我拒绝了绽放的同时,我也拒绝了枯萎和零落。  

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  

一般的男人,喜欢把女人教坏了,又喜欢去感化坏女人,使她变为好女人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或许不在我身边。在我想要依靠的时候,你也不会适时地出现。在我需要安慰的时候,你的声音只能在电话里边。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你的身影只会出现在天边……  

生命中是否会有一个人,当你第一眼看到他时,你已经知道,就是他了。这时,你微笑的眼睛望着他,笃定地说:“你哪里都别想再去了!”  

童年的一天一天,温暖而迟缓,正像老棉鞋里面,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  

我一直喜欢下午的阳光,它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会有转机。  

我愿意保留我的俗不可耐的名字,向我自己作为一种警告,设法除去一般知书识字的人咬文嚼字的积习,从柴米油盐,肥皂,水与太阳中去找寻实际的人生。  

无用的女人是最最厉害的女人。  

炸死了你,我的故事就该完了。炸死了我,你的故事还长着呢!  

爱着的并不一定拥有。拥有的并不一定爱着。也许你很幸福,因为找到另一个适合自己的人。也许你不幸福,因为可能你这一生就只有那个人真正用心在你身上。很久很久,没有对方的消息,也不再想起这个人,也是不想再想起。  

我要你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样一个人。  

你要我在旁人面前做一个好女人,在你面前做一个坏女人。你最高的理想是一个冰清玉洁而又富于挑逗性的女人。  

最可厌的人,如果你细加研究,结果总发现他不过是个可怜人。  

正经女人虽然痛恨荡妇其实若有机会扮个妖妇的角色的话没有一个不跃跃欲试的。  

一个女人太四平八稳了端正的过分始终是不可爱的。  

隔壁坐着奶奶,怀里向着小孩,孩子的脚底心紧紧抵在翠园的腿上。小小的老虎听红鞋包着柔软而坚硬的角……这至少是真的。  

现在更是一片「杀……杀……」喊声震天。他先还不明白,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自己也在呐喊著,像疯狂一样。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很容易把人幻想得非常崇高,然后很快地又发现他卑劣之处,一次又一次,憧憬破灭了。  

他说她的绿色玻璃雨衣像一只药瓶。“你就是医我的药”。  

善良的人永远是受苦的那忧苦的重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只有忍耐。  

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共同点的:一样需要远离人群。  

你把人家的心弄碎了,你要她去拾破烂,一小片一小片耐心地拾拼起来,像孩子们玩拼图游戏似的也许拼个十年八年也拼不全。  

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范柳原在细雨迷蒙的码头上迎接她。他说她的绿色玻璃雨衣像一只瓶,又注了一句:“药瓶。”她以为他在那里讽嘲她的孱弱,然而他又附耳加了一句:“你是医我的药。”  

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希罕的。  

根本你以为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  

我相信人,但我不相信人性。  

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时间和机会不要做的事情总找的出借口。  

爱情要完结的时候自会完结,到时候,你不想画上句号也不行。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爱一个人很难,放弃自己心爱的人更难。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有点害怕,怕得到他;怕失掉他。你曾经不被人所爱,你才会珍惜将来那个爱你的人。  

不要说,这世上没个好男人了,不要去记恨那个抛弃你的人,毕竟曾经爱过你,疼过你,宽容会让你更美丽。  

柳原道:“有的人善于说话,有的人善于管家,你是善于低头的。”流苏道:“我什么都不会。我是顶无用的人。”柳原笑道:“无用的女人是最厉害的女人,”  

面对一个不再爱你的男人做什么都不妥当。衣着讲究就显得浮夸衣衫褴褛就是丑陋。沉默使人郁闷说话令人厌倦。要问外面是否还下着雨又忍不住不说疑心已问过他了。  

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胡琴咿咿呀呀的拉着,在万盏灯火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后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我们对于生活的体验往往是第二轮的,借助于人为的戏剧,因此在生活与生活的戏剧化之间很难划界。  

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你知道么?你的特长是低头。  

书是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缺点是使我近视加深但还是值得的。  

妇女都站到西边去!青年队站到这边来,挨著小学生站著!大家站好了不要乱动!孩子该溺尿的先带出去溺了尿,待会儿不许出去!喂,你们牆跟前的都站过来些,远了听不见!  

彷彿人类最后的一点尊严都被剥夺淨尽了,无论什么人看了,都不免感觉到一种本能的羞惭。  

如果有人在流泪,那是死去多年的一个男孩子。  

张励还因此取笑过他,屡次说:「上司太太这样离不了你,你小心,上司要吃醋了。」「上司倒不一定吃醋,」刘荃心里想:「同事倒吃醋了。」  

你看今天这情形,谁要是有一句异议,简直就是地主的狗腿子!  

他还有一种轻倩的手势,不是转螺丝钉,而是蜻蜓点水一般地在空中的一个人的身上殷勤爱护地摘掉一点毛线头,两手一齐来,一摘一摘,过分灵巧地。“  

人类是奇异的动物;即使是最隐秘最真挚的感情里,有时候也会夹杂著一些势利的成分。  

不是美貌,而是热闹  

一个人可以学会与死亡一同生活,看惯了它的脸也就不觉得它可怕。  

他也像一切人一样,面对著极大的恐怖的时候,首先只想到自全。他拥抱著她,这时他知道,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有一种绝对的安全感,除此以外,在这种世界上,也根本没有别的安全。只要有她在一起,他什么都能忍受,什么苦难都能想办法度过。他一定要好好地照顾她,照顾他自己,他们一定要设法通过这凶残的时代。  

那天他们小组开会,把她批评得体无完肤。这些人虽然都是天真的青年,为情势所逼,不能不顾到自己的前程,彼此之间本来就竞争得很厉害;既是示意叫他们抨击某人,当然加以无情的围剿,正是一个邀功的好机会。隔了好几天以后,还又有人在会上提出来质问:「那天开完会以后,曾经有人看见黄绢同志跑到野地里去,哭了一场。可见她表面上装作接受批评,心里还是不服。」有片刻的寂静。然后黄绢微笑著说:「是有这么回事。我是因为大家对我这么关切,这么热心的帮助我进步,不由得感动得哭了。」这样,总算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  

演员的卖力,换来的是四座空空如也,而观者永远从容不迫。  

你的粉色大外套像个药瓶而你是医我的药!  

喝多了,扶着墙以为是你  

我喜欢听市声  

也许是由于一种複杂的自卑与自卫心理,使他装出这种轻藐嘲笑的态度。  

七巧低着头,沐浴在光辉里,细细的音乐,细细的喜悦……这些年了,她跟他捉迷藏似的,只是近不得身,原来还有今天!可不是,这半辈子已经完了——花一般的年纪已经过去了。人生就是这样的错综复杂,不讲理。  

孩子们向来是喜欢新鲜的,从前世钧教他们骑脚踏车的时候,他们和世钧非常亲近,现在有了豫瑾,对他就冷淡了许多。若在平常的时候,世钧也许觉都不觉得,现在他却特别敏感起来,连孩子们对豫瑾的爱戴,他也有些醋意。  

世界上和好人比真人多  

他思索了一会,又烦躁起来,向她说道:“我自己也不懂得我自己——可是我要你懂得我!我要你懂得我!”他嘴里这么说着,心里早已绝望了,然而他还是固执地,哀恳似地说着:“我要你懂得我!”  

现在她什么人都不要——可憎的人,可爱的人,她一概都不要。  

女人这一辈子,想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整个的花团锦簇的大房间是一个玻璃球,球心有五彩的碎花图案。客人们都是小心翼翼顺着球面爬行的苍蝇,无法爬进去。  

振保道:“那姓朱的,你爱他吗?”娇蕊点点头,回答他的时候,却是每隔两个字就顿一顿,道:“是从你起,我才学会了,怎样,爱,认真的……爱到底是好的,虽然吃了苦,以后还是要爱的。”  

我有时候告诉别人一个故事的轮廓,人家听不出好处来,我总是辩护似地加上一句:「这是真事。」彷彿就立刻使它身价十信。其实一个故事的真假当然与它的好坏毫无关係。不过我确是爱好真实到了迷信的程度。我相信任何人的真实的经验永远是意味深长的,而且永远是新鲜的,永不会成为滥调。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