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小说里的经典句子


谁愿意孤苦一生?谁愿意孤单度日?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斜倚云端千壶掩寂寞,纵使他人空笑我。
大师看我沉沦魔道,我却笑大师心中痴迷,这世间万道,皆在道理,难道你的岸方是岸,我的岸便是海吗?
时光如长河中的水滔滔向前,从不曾停留半分,最初的感动,最初的记忆,那无数曾深深镂刻心间的丝丝缕缕,原来,终究还是要被人遗忘。
悠悠晨钟,沉沉暮鼓,须弥山沐浴在缥缈云气之中,从初升的旭日到傍晚的残霞,天际风云变幻,白云苍狗滚滚而过,时光终究不曾为任何人而停留。
铃铛咽,百花凋,人影渐瘦鬓如霜。深情苦,一生苦,痴情只为无情苦。
也许,真的拥抱了你,世界从此就不一样了吧!
多少年后,你回首往事,还记得当年,曾有人对你,低声诉说心语吗?
那因为年轻带著天真有些狂热的话语,你可还记得吗?
就像深深镂刻在心间、不死不弃的誓言!
你有没有张开双臂,将那心爱的人,拥抱在怀里?
痴情咒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 -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人世间,一世光阴,却又有几许人儿,可以相伴终老,一生不变?
从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讨好我,送了多少奇珍异宝,可是……”她抬起头,凝视著张小凡的眼睛,轻轻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宝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为我擦拭竹子的这只袖子。”
我们其实都是,光阴中喘息奔跑的人儿,却终究追不过时光,渐渐老去,消失在那片阴影之中……
天涯路,从来远。
儿女意,向来痴。
天高海阔八万丈,芸芸众生尽匍匐。
星万点,月正明,苍天冷,冷如霜。
可笑万物如刍狗,谁为覆雨谁翻云?
落寞无主日沉苦,晚寐披衣舞。
寒月空中悬,风拂纱帐,心思断愁肠。
俯首对花花影动,东风意捉弄。
面色胜倾城,却为情故,秀眉又轻蹙。
是不是应该,永远站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别人幸福,品尝着自己的痛苦!
其实你又怎会知道,我千百年间的愿望,也不过是想当一回这样的傻瓜,然后也有个傻瓜好好对待我而已.
那一刻,全世界的声音,忽然都消失了。只有这美丽女子温柔的眼波,簇拥着他。多少年后,你回首往事,还记得当年,曾有人对你,低声诉说心语吗?那因为年轻带着天真有些狂热的话语,你可曾还记得吗?就像深深镂刻在心间、不死不弃的誓言!你有没有张开双臂,将那心爱的人,拥抱在怀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那一片温柔的静谧之中,他张开双臂,与身边的美丽女子,紧紧相拥。
他仿佛在黑暗中沉眠千年,渴望苏醒却无法睁眼,在沉沉无边的黑暗中,只有他孤独一人。
只是他决然不愿,便在这黑暗中孑然独行,然而除了黑暗,竟是无路可走。
千万人来了、汇聚,万千人散了、离别,一日复一日,从来不曾改变,聚聚散散般的岁月。只有那庙中神佛金身神像,殿堂前不灭明灯,袅袅烟火,看尽了世事沧桑。
一个人,一根烧火棍,面对整个世界。
千万年的风霜,将最初柔和美丽的光滑,缓缓雕刻成了粗糙,沧海桑田变幻的光阴中,又有多少眼眸,曾这般淡淡安静的凝视你的容颜。
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张小凡,又彷佛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陆雪琪语
青灯,红颜,在这样的夜里,仿佛凝结不去的忧郁,默默铭刻在了光阴中,却不知,又有多少时光,可以留住?
冰冷的风,掠过了衣襟吹在了身上,千万年间的凝眸,或许,竟终究比不上,一念间的追悔!
少年时的心,犹如那明月松间的青石流水,看到了,却不懂
我只是突然觉得,这天下苍生,与我又有何干系?我毕生心愿,原只是想好好平凡过一辈子罢了,我不要学道,不要修仙,甚至连长生不老我也不想要的。
我不管你有何功德,天下苍生也与我无关,我只想讨回十年前那害了碧瑶的一剑!
既然你已死,我便杀尽天下人为你陪葬,然后我再来陪你 !
残阳如血,映红了西边天际的晚霞,远远望去,云彩的边缘上似还有一层细细的金光,十分美丽。天地美景,其实本在身边,只在你看与不看,有心与否的。
1.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
2.铃铛咽,百花凋, 人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
3.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4.在你的眼中,所谓的世间,便是由你们人族当家作主的吧?天生万物,便是为了你们人族任意索取,只要有任何反抗,便是为祸世间、害人不浅,便是万恶不赦、罪该万死了,对吧?
5.有冷风,轻吹过 有落叶,纷纷落
6.多少年后,你回首往事,还记得当年,曾有人对你,低声诉说心语吗? 那因为年轻带著天真有些狂热的话语,你可还记得吗? 就像深深镂刻在心间、不死不弃的誓言! 你有没有张开双臂,将那心爱的人,拥抱在怀里?
黑暗深渊里的回忆,仿佛和今日一模一样,像是重新回到了,那曾经天真的岁月。
原来,这一个身影,真的是,从来没有改变过么?
那变的人,却又是谁?
一个人感觉最孤独的时候是什么 ? 是不是独自面对着整个世界的冷漠,是不是独自面对着所有的耻笑?
谁都不能了解别人,甚至有的时候,连自己也不能真正了解。但只有这一条路,是真真切切的改变了。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路。
茂密生长的野草,年复一年的生长,掩盖了过往的历史,见证了时光的无情。
你在时光中迈出的脚步,跨过的道路,多年之后,还记得回首遥望么?还想过回头么?
阳光暖暖照在身上,却仿佛置身冰窖!
忽然有一滴泪珠,悄悄滴落在玄火鉴上,片刻之后,化做白烟,袅袅升起。
原来,狐狸也是有泪的吗?
原来,妖孽也是有情的吗?
我平生有大憾事,日夜镂刻于心,生不如死,却又不能不生。生则尚有期望,死则为背情弃诺之人。此等情仇,猪如何能有?
斩相思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
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只为这痴情咒,张小凡化名鬼厉,一去再难返)
天涯路,从来远;儿女意,向来痴。
天高海阔八万丈,芸芸众生尽匍匐。
星万点,月上明;苍天冷,冷如霜。
可笑万物如刍狗,谁为覆雨谁翻云!
-鬼王万人往
铃铛咽,百花凋,
人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引自:第四集第九章滴血洞}小松岗,月如霜,
人如飘絮花亦伤十数载,三千年,
但愿相别不相忘。
醉花阴 ——陆雪琪
在崎岖的道路上蹒跚而行,承受了这么多残酷的伤痛,究竟是为什么呢?
多少年后,你回首往事,还记得当年,曾有人对你,低声诉说心语吗?那因为年轻带著天真有些狂热的话语,你可还记得吗?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世间女子,果然还有如她一般的。
世事沧桑,却怎比得上我心瞬间,那顷刻的微光。
“你要我死,说一句就够了,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他厉声咆哮着,对着那尊石像女子,然后,慢慢的,他的声音低落下来,
“可是,为什么…你竟然把那些东西,看的比你自己、比你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啊…”
内尽心性,外穷天道!
千万年的风霜,能不能磨去曾经的红颜?
你在岁月中孤单伫立,又为了谁?
陆雪琪: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
你可知道,生死的那个关头,心中最眷念的人,便是你吗?
你可知道,梦回青云,万千缠绵的心绪,只为你吗?
我要它做什么,我要毁天灭地做什么?我要的,它又不能给我……
天象无刑,道褒无名,是故说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即达光明。持一正道,内体自性,天地以本为心者也。
故动息地中,乃天地之心见也;故无实无虚也;故天地任自然,无为无造也;故物不具存,则不足以备哉!
青龙:天地造化,无穷无尽,真非我等凡人所能究其所有。我往日自负博学,不料如今见此奇景,方知世间万物,实在是天外有天!
这样寂静的时光中,你会想起些什么呢? 许是过往岁月吧…… 少年时的光阴,就像回荡在幽幽岁月里的叹息,轻轻泛起,又悄悄落下,终于再不见一点痕迹。 他的神情漠然,眉微微皱着。 窗外风景如画。 静、悄悄……
一个人若是朋友少的话,自然也会更加珍惜了
小环:你面容奇特,万中无一,却绝非是成大功立大业的异相。你额头三纹早生,却将功德纹挤到一旁,且功德纹从中断绝,后续无力,若无贵人相助,你这一生便难有成就。
白狐:你们修真炼道,到如今长生还未修得,却彼此争斗的不亦乐乎。所谓的正道邪道,其实还不是只在你们自己嘴里说的,无非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罢了。
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张小凡,又彷佛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
古老相传,人生老死,唯有魂魄不灭,一世寿终,便有魂魄离体,往投来生,生生世世,轮回不息。然而世间之中,却有怨灵所在,以贪、嗔、痴三毒故,以畏、恶、怕恐惧故,眷恋尘世,回首前尘,不愿往生,是为“阴灵”。
往生相俱是过往定数,不可改动,自然好看;后生相乃未来未知未定之数,是我相学一门最高境界,哪有那么容易。
陆雪琪:我不后悔,十年了,我心中还是记挂着你。如果可能,我情愿放弃一切,跟你一起到天涯海
白狐:在你的眼中,所谓的世间,便是由你们人族当家作主的吧?天生万物,便是为了你们人族任意索取,只要有任何反抗,便是为祸世间、害人不浅,便是万恶不赦、罪该万死了
我救你,是因为我欠你,但我不会让你活得比我更久的!
碧瑶:你哪里会笨了?你聪明的紧!难怪我爹老是对我说,你这个人看似木讷,其实内秀的很
铃铛咽,百花凋,人影渐瘦鬓如霜。深情苦,一生苦,痴情只为无情苦。
芳心苦,忍回顾,悔不及,难相处。金铃清脆噬血误,一生总……----痴情咒
碧瑶: 现在这些事,其实都是我的不是,是我瞒骗了他,所以我受什么责罚,也是应当的,但我绝不能背叛师门。
江湖路,从来远,儿女意,向来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