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时代

如果你是因为这个题目来看这篇文章,或者你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眼前一亮继而会心一笑,或称之为很猥琐的急切想知道以下文字内容,那么恭喜你,你中了圈套。

我只是标题

说起来,我的大学没有什么可资怀念的东西,高三毕业后,信誓旦旦地发誓大学期间要读完一百本世界名著,至今不记得完成了多少本。125寝室新闻系的六个家伙也好像没什么故事:东哥总是睡不够吃不饱,对些稗官野史兴趣十足;老杨也是经常睡不够,常常在某天醒来的时候大吼一声:"他妈的,某本书还没看!",而这本书在很早之前他就说过很多遍要看;老板是个有些恶趣味的人,比如说那次宿舍吃饭,快吃完的时候撩起上衣就往胸口画一些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他的爱情充满曲折和传奇,被五爷称为"两个有病的人";虎(作为姓出现的时候念猫)是我们中间比较聪明的人,每次的作业总是做得很精致和别出心裁,所以他的爱情也是我们宿舍谈恋爱谈的最漂亮的人;沃是一个痛苦的人,从外表到思想,以至于别人看见他痛苦也要跟着痛苦,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所以我不知道他的痛苦来自哪里?和他不一样,跟老杨吹牛皮,你会觉得老杨是痛苦的——来自内心深处的痛苦,但其实老杨一点也不痛苦,甚至自娱自乐;后来宿舍重组来到我们宿舍的五爷粗犷的外表之下是丰富的内心,怀着对世界的美好的渴望,是像行吟诗人一样的真正的对美的歌唱者。当然,本人就乏善可陈,暗恋一个姑娘许久未曾表白,就让这个姑娘失去了成为我夫人的可能。

其实,我今天要说的都不是这些人,我要说的故事是一个胖子的。胖子这个词并没有不敬的意思,完全是因为他真的很胖,而且我已经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了,名字也不过只是寄身天地间的暂时符号罢了,和直接叫胖子又有什么区别,就像我们说朝鲜的金胖子一样。况且,胖子都是潜力股,胖子有一米七五到一米八之间的个子,按照世俗的看法,要是减肥成功那就是高富帅啦。

胖子是到目前为止我的大学里面最庞大的人,这一点,我敢和任何人打赌。我比过了,我整个人也只有他一只腿粗。

2008年下半年,新闻系从城市搬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没有自己的宿舍和教学楼,只好到处寄人篱下,教室是计院和公共教学楼,宿舍是如天罡地煞刚被从镇妖塔下解救出来一般散落在各种学院的宿舍楼里,我先是和7号楼的楼管住了几个星期,然后就寄人篱下在生科院的宿舍楼里了。这个就是背景介绍啦,有点太长。后来事实证明,这种到农村去办大学的做法并不好,这些荷尔蒙过剩的年轻人除了拉动当地宾馆业增长之外,就剩下偷老乡的水果和胡萝卜,还好他们好像不种黄瓜。

我以为生科院是和计生办一样性质的地方,自从看到他们的教科书上大堆大堆的公式和复杂的运算,我就没兴趣了。当然,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胖子翻开过他的那些课本,即便明天就要考试了,更令人叫绝的情况是这样的:胖子从梦中被电话惊醒,"喂!"……然后,他半天不说话,听电话那头的人讲话,许久讲完了,胖子起来开电脑,然后慢腾腾地一脸淡定地对我们说,"靠,今天早上我们考试,把那什么考完了。"有很多次,我在公教楼下遇到他,仿佛在找人,我问他,你在干嘛?他会说我来上课找不着教室。

胖子是食品工程专业的,望文生义的话,他和设个专业最切合,他喜欢吃,我也常常在学校食堂看见他一次吃一碗拉面,加两个直径10厘米左右的油饼(如你所知学校食堂的东西除了不够美味,有一些分量还是很足的),还要说没吃饱。当然更多的时候他是宅在宿舍,吃饭叫外卖,曾创造了好几个月不下楼的记录。有一回,宿管说,最近你下楼很多呀,是不是开始去上课了?他说,哪有,自从学校严管之后,送外卖的上不了楼,我只好下楼去取。我下楼去帮他取过好多次,送外卖的小伙子骑着自行车或者电动车,背了鼓鼓囊囊一书包,累得气喘吁吁,一下车把半包的食物拿出来,然后狐疑的看着我:"好几个人的吧?"我只好说:"对,对,一宿舍的。"

我也很怀疑,没有电脑,胖子是不是还活得下去。作为一个理科生,他竟然可以从早到晚对着电脑屏幕读那些动辄几百万字的网络小说,而且是徘徊在二三流的那些,有时候,我很想让他去读琼瑶,这要好过他在浪费时间。有时候他也会玩一些游戏,当然,对于游戏盲的我来说,我并不知道他玩的那些游戏的名字。少部分的时间他会看看电视剧,比如长达好几百集的《超人前传》。学校没限电那会儿,有时凌晨两三点醒来,还看得到他还专注地在读一篇网络小说,自从限电之后,胖子的就规律多了,准时十一点半上床,打开P4继续看电子书。要是遇到停电,这可要了他的命,在宿舍里简直是热锅上的蚂蚁,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将生命继续下去,终于在做了长时间激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