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父亲

父爱如山!这是古来流传的一句话。父亲的爱是厚重的,坚实的,象山一样,重不可移!

我的父亲亦如此。

父亲忠厚老实,祖父母面前尽着儿子的本分;弟,妹面前尽着兄长的本分;母亲面前,尽着丈夫的本分;儿女面前尽着父亲的本分;亲戚朋友面前尽着善良的本分。

我从小体弱,还和阎罗王会过面呢。那次我生病,恰逢父亲和别人结伴去了天津买蒲子,买回来母亲砌蒲垫卖钱。也是当时的一种小幅业。其实父亲走时我就病了,父亲本不愿去,但同伴说只是普通的发烧感冒,烧退了就好了。没想到的是,高烧不退,用母亲的话说就是翻白眼了。父亲买了很多的蒲子,捆绑在自行车的两边。准备第二天一早回来。夜里父亲梦到我病的严重,快不行了。父亲惊醒,连夜往回赶,半路上自行车的后带破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好步行往回赶。天亮的时候,父亲赶回了家,把车子一扔就奔向屋里,急急地问着母亲,我怎样了。说也奇怪,我的烧竟然奇迹般退了下来。父亲摸到我的额头凉凉的,一下子瘫坐到床边。母亲看到,父亲的脚底磨得都是血泡。

说起来惭愧,我小时候记事比较晚。有很多的人,有很多的事,比我小三岁的弟弟记得一清二楚,我却丝毫没有印象。姐姐下面有了我,我比姐姐差两年,接下来又过了三年多弟弟出生了。在七零年代,老人们多是重男轻女。再加上弟弟也是家里小的成员,本来应该最受爱。在我们家却没有这种现象。每次父亲买回好吃的东西,或是去外婆家,去大姨家走亲戚,带回一些零食,总是我们三个均摊了来吃。渐渐地长大了,姐姐让着我和弟弟,弟弟却紧着我。在一家人眼里,我比较娇弱,也就从小被大家着,惯着。

有一次,我和弟弟过家家,打破了一个碗。要知道,那时家里仅有几个破了边的青瓷碗啊!弟弟看着我害怕的样子连忙把碗片收拾着倒了,什么都没说。父母下地回来了,姐姐做熟了饭。盛饭的时候,母亲发现少了一个碗,询问的看着我们。我低下头,弟弟站起来说是他不小心打破的。父亲看着我的表情,已经猜到了是我的杰作。他和颜悦色的看了看我,语重心长的说,没关系,打破碗肯定是不小心,只要承认了错误就好。碗可以再买,但有些东西是买不回来的。说完,他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鼓足勇气站起来,承认了是我打破的。虽然当时我不知道父亲说的"有些东西是买不回的",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弟弟比我都强!父亲笑了。他告诉我们,做人要诚实。那年,我八岁,弟弟五岁。

上了小学,父亲每次出车回来,(那时家里养车)都会给我们带书。父亲说,他小时候没条件上学,现在一定要尽全力供我们姐弟三人读书。只要肯读,能读,他就供。不用我们考虑供三个学生读书得用多少钱,钱有多难挣。父亲虽然没上过学,但可以说是自学成才,认识很多的字,写的字也很漂亮。手也很巧,电焊,维修,什么都会。

我念初中的时候,中午要带饭盒,学校有几个大笼屉给我们熥热。母亲身子虚,父亲就早起给我炒饼带着。他说,炒了菜,菜和馒头放在一起掺合了,馒头泡了没法吃。炒饼则不同,放点油,放点菜,放点盐,干粮和菜都有了,吃了也挡饱,下午不会饿。父亲就是这么心细,什么都考虑得很周全。

一直到我嫁人,父亲默默的关心着我,疼爱着我。

结婚后第一次回娘家,我下厨做饭。父亲津津有味的吃着我烧的菜,委屈的说,闺女啊,你再不来,爸就被你妈饿死了。看着父亲好久没吃过饭的样子,我觉得心里暖暖的。母亲说,你爸就是想你了,总说我做的饭不好吃。父亲的意思我明白,他想说,在他的心里,我有多重。每次我把发表的文章带给父亲,他总是读了又读,有时祖母在,就读给祖母听,读给小侄子听,这一老一小哪里听得懂,父亲的脸上都是自豪的表情。他的表情告诉大家,我,是他的骄傲。尽管,我是那么的普通,那么的微不足道。

母亲得病了,父亲和我们都明白,这是一种什么病。我们都瞒着母亲。中药很苦,父亲像哄孩子一样,哄着母亲喝药。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母亲笑着对父亲说,不是嫌我做饭不好吃吗?以后就不用你受罪了,就吃你闺女做的吧!父亲说,哪有,还是你做的好吃,是吧?闺女?我们都点头,说,我爸那是逗您呢,他最爱吃您做的饭。吃过饭,我收拾碗筷的时候见到父亲一个人坐在母亲看不到的地方擦眼泪。母亲走了,父亲再也吃不到母亲做的饭。但,母亲做的饭是父亲最爱吃的饭。

父亲变得落寞,本来言语幽默,如今却变得不苟言笑。有些话只是和我说,但那些不能和女儿说的呢?又能和谁去说?父亲是孤独的。父亲节,我去看望父亲。亲手做了一桌子的菜,倒满酒,举起杯,我要告诉父亲:

爸,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您晚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