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不是我的大学 ---(我们都一样)

——如今,我们国家的教育制度日趋完善了,上大学对一般学生而言已不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了,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我这只不辨方向的鸟,竟连林子都飞错……所以,可悲可叹,我的大学,不是我的大学了。

——大学生活真的与想象中截然不同,在这里你会认识很多从未见过的人,知道很多从未听过的事……你会感到彷徨,感到迷茫,感到失望,当身边以为可以信任的朋友忽然让你感到陌生与疏远,你也就真的同他们疏远起来……于是你又回到了一个人的孤单。没关系,那本来就是你一贯的姿态,如今重复起来是那样的"娴熟",在心里面,仿佛觉得这一切都那样的理所当然……我并不会害怕孤单,真的。其实,一个人的时候我是最清醒的,记得有本书上写:只有孤独的时候,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我想是不错的,至少为自己活的定义是真的吧。跟别人在一起,总难免要换下原来真实的面具而戴上另外虚假的面具,演什么角色,说什么台词,做什么动作,都要随机应变而不可能事先精心策划,如果一时反应不够迅速发挥失常,那就极可能在人际交往中吃亏,走下坡路。"走下坡路",我恨极了这样的字眼,这种回忆对于我实在太真切太恐怖了!我曾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且一次失败就此"定命",导致次次失败,一直失败……所以我现在考到这所学校,选择这个专业,学习这些丝毫不感兴趣的学科……我本来是个文科生,之所以是文科生就是因为理科不行,害怕理科,故而逃避它,想在另一方面有所施展,有所建树,有所收获。本来以为上大学了,一切都有了一个新的起点,我会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我将得以发现并发展自己了,可是,老天爷,你竟然跟我开这样一个国际玩笑——学理科!?!

——我现在居然在学理科,数理、药理、生化、药化……一样不少。有些搞笑啊!我在心中无数次问自己,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我来上大学是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割弃过去那些托自己后腿的成分从而充分施展自己的才能吗?可结果呢?我却又重蹈初中、高中的覆辙了不是吗?我现在不是在自寻死路吗?真后悔啊!由于高考成绩不理想,当初连自己报考什么学校、选什么专业都漠不关心,填报志愿那段时间也仿佛置身事外,家人建议读药剂就填药剂,连药剂是什么意思、什么概念、什么职业都一无所知……此番回忆,叫人悔青了肝肠。

——现在后悔,为时已晚,我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鉴于这一点,我心里是很清楚的。

——大学同学,我的舍友,算是好的。但我们也只能越走越远,有时候我会突然发觉,自己与她们实在有太多的差异!我们的思维,接受的教育,生活的习性,最重要的是我们"背道而驰"的精神追求……我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来寻找一些哪怕一个能就得上是与自己志同道合或者趣味相投的人,我知道,也坚信,这样的人一定有,只不过很可惜,至今为止,我还是没有找到他(她)。

——追究起来,就发现自己的大学生活是如此凄凉惨淡,没有甜蜜恋情,没有贴心友情,没有学习热情,也没有得意心情!大概是一开始就把自己禁锢在"失意不得志"这个牢固窠臼里不晓得翻身的缘故罢,才会越发觉的:我的大学,不是我的大学!

——尽管事实这样不尽人意,我依然有自己的活法,"孤独是生命圆满的开始","没有与自己独处的经验,不会懂得和别人相处",蒋勋先生在《孤独六讲》里还说"生命里第一次爱恋的对象应该是自己,写诗给自己,与自己对话,在一个空间里安静下来,聆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他说他相信"这样的生命走出去时不会慌张。"联想我自己,恍然发觉,自己竟近乎实行得完全符合他的标准!

——失意归失意,生活还是要照常生活下去,我们就是要学会开掘出一种自身蓄积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能将当前所有的困窘和迷惘都转化成一块跷跷板,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借助这块跷跷板把自己送达预想的高度!我们都明白这很难,不错,这的确很难,但如果这很简单,我们的所谓失意、困窘、迷惘又还有什么意义? 厚积才能薄发,所以,让我们一起为了内心的高度而锻造修炼自己,现今所承受、忍受的一切,只是为了有朝一日那纵身一跳所驰骋的"雷"度,到了那一天,这一切,都将得到百分之一百的偿还!

——或许,我的大学不是我的大学,但,我的人生,绝对是我的人生!你,我,他,我们,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