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听雨的散文——【挑灯听夜雨】

挑灯听夜雨

高琳琳

中学时代最喜欢的一篇古文是归有光的《项脊轩志》,“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

每每读起这一段,仿佛就能看到作者挑灯夜读的场景,充满着浓浓的书卷气息,是我向往的书斋生活。我向往着一个像归有光式的书斋,它不必大,不必华丽,只要放满我所喜爱的书籍,构成我独一无二的精神世界即可。我忘乎所以地在里面或躺或卧,怡然自得,如果此时的夜空再下起一场不太大的雨,一切都显得那么完美。我爱雨,更爱听雨,也许与儿时的记忆有着莫大的关系。

小时候,每逢下雨,父亲就骑着家里的老式自行车去接我回家,我坐在前面的横梁上,手里高高地举着伞,父亲用双手正好圈着我,然后将自行车踩得飞快。那个时候,我的心里掺杂着几分刺激与骄傲,一把撑起的伞好像占有了一个独有的空间,令我安心,这是雨最初留给我的好印象。

高考前夕的那段日子,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教室里一个狭窄的座位里,每天晚上,与同学们在灯火通明的教室里安静地自习到深夜。如果不巧停了电,往往引来嘘声一片,不愿过早回去睡觉的同学们点起蜡烛,为了延长蜡烛的使用时间,同桌两个人的小脑袋就凑在一块看书,这反而拉近了同学间的友谊。有时,不其然间,同桌小心地拉拉我的袖子,轻声说:“你听,下雨了!”于是,我们支起耳朵细细地辨认那雨声,确认之后的心情不亚于盼望到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两张年轻的脸庞在烛光的映照下微微一笑,为默契也为那动听的雨声。许多年过去了,我总记得那时的烛光、满桌的书籍,还有流淌在同学间的友谊,那份友谊因为并肩奋斗而显得更加珍贵。

只有用心听过夜雨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种妙不可言的美好。躺在舒适的床上,听着小雨淅沥的声音,看着雨水在玻璃上蜿蜒而下,闻着泥土被打湿的气息,一切的杂念烦恼都烟消云散,心绪一下子飞出去好远。我甚至能联想到,诗人戴望舒《雨巷》里那个走在细雨中的温婉女子,民间艺人阿炳在雨中一边拉二胡一边自伤身世的黯然神情,才女李清照在斜风细雨的深院里写下“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场景。在那个时候,心境里既没有大悲也没有大喜,会情不自禁地追寻起自己生命的意义,才会明白,普天之下,并无新事,不管境遇如何,我们所要做的是让自己在这并不完美的世界里活得精彩一点就好,无论如何,不要在人群的裹挟中忘记了自己的方向。

人有了太多的欲望,就容易患得患失,在得失之间殚精竭虑。但是,夜雨就有那种神奇的功效,去平复你内心的焦灼与慌乱,它像一双无形的手,帮你抚平眉间的褶皱,帮你洗去心灵的尘埃。

在下着小雨的夜晚,不妨听一场夜雨,它是大自然馈赠给你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