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着夕阳归去

这是我曾洒下过青春欢笑的一片土地。再次路过,忍不住再次走近,找寻曾经的岁月足迹……

也许是那片果园的景色太美,也许是那时集体生产生活的凝聚力太让我留恋,又或许自己骨子里有着贴近自然修理地球的情结。对于那段岁月,每每回首,总感觉那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

十七岁的年龄,很单纯。光阴的时空里,总是充斥着太多的欢愉因子,梦幻的色彩。即便是与土地树木打交道,也会感觉那是自己最甜蜜的事业。

冬季的果园,很静美。鸟儿的鸣叫,是自然灵动的音符。人们修剪的剪锯音,是明快的节律。人与自然,合奏起果园最美的天籁弦音。

看见那行果树了吗?在那个冬季,我曾猴子一样,轻盈地在树干枝桠间攀行,在师傅的指导下给果树修枝整形。看见那个遒劲的枝干了吗?它的枝桠曾在我飞身下树时,钩住了我的小辫。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为了梦中的橄榄树,十八岁那年,我离开了这里。似水流年里,光阴的故事,不断丰富着人生的阅历。但心底里,从来不曾淡忘这片滋养了我,丰盈了我理想的土地。

夕阳西下,不得不再次与这片热土惜别……等着我,我一定会再来看望你。

我深深地爱着你,这片多情的土地。